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中医保健 > 中医故事

人民日报:平乐郭氏正骨传奇

平乐郭氏正骨是我国骨伤科的一支重要学术流派,迄今已有200余年的历史。解放前,与天津罗氏正骨齐名,号“益元堂”,依靠中医、中药为病人接骨续筋,解除病痛。与洛阳牡丹、洛阳水席、龙门石窟并称为“洛阳四绝”。

平乐郭氏正骨是我国骨伤科的一支重要学术流派,迄今已有200余年的历史。解放前,与天津罗氏正骨齐名,号“益元堂”,依靠中医、中药为病人接骨续筋,解除病痛。与洛阳牡丹、洛阳水席、龙门石窟并称为“洛阳四绝”。

解放前的中华民国时期,平乐郭家大院从南到北依次排列着三座院落,高云峰在北院坐诊,郭式南在南院坐诊,郭宗正在中院坐诊。郭家门前的街道上整日车水马龙,好不热闹。看病的有当官的,有平民百姓,但是郭家不管富贵贫贱,看病一律不收钱还免费送药。后来人们就在郭家大院的门前放了一个大竹筐,来看病时带一些馒头,蔬菜,花生,水果,点心等礼品以表谢意。有时郭家的人吃不完这些东西,就拿到自家的杂货铺卖掉。当时的郭家做着很大的生意,在上海、武汉等地都有钱庄,商铺,郭家的人从附近收购棉花,集中后通过漕运沿洛河运往南方出售,收入相当可观,这就是当时的郭家为什么看病不要钱的原因。

平乐镇位于洛阳东郊,隶属孟津县。北靠邙山,东临白马寺,南望洛河,西接洛阳市区,地理位置相当重要。自古就是皇帝老子看中的地方,有“一半帝都在平乐”之说。东汉时,灵帝为了方便自己看戏,在帝都之西修建平乐观,自此有平乐之名。李白的将进酒就有“昔时陈王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陈王即陈留王曹植(曹操之子)。现在的平乐镇还有汉魏帝王陵墓群,北魏帝王陵墓群,隋唐帝王陵墓群等一大批帝王将相的陵墓,这些史迹充分显示了平乐悠久的历史和地理位置的重要性。

平乐郭氏正骨起源于清嘉庆年间的河南省孟津县平乐镇,创始人郭祥泰刻苦钻研,精心研究,博众学之所长,奠定了平乐郭氏正骨经久不衰的基业。正当郭祥泰功成名就的时候,40多岁他的膝下还无子嗣,为了使正骨医术继续造福于后代,为广大黎民百姓解除病痛。他经过慎重考虑,决定把自己的医术悉数传给已成年的侄子郭树信,可是当他把这一切都做好的时候,自己又晚年得子,兴奋不已的他又把自己的平生所学传给了儿子郭树楷,当郭树楷的医技稍有所成的时候,郭树信在当地及周边地区的影响已根深蒂固。这就是郭树信一系后来比郭树楷一系发展及影响相对较高的原因。

平乐郭氏正骨第二代传人郭树楷一系因医技和影响力不如郭树信一系,再加上后面的几代传人无子,开始收徒弟传授,但是徒弟必须改郭姓,因为郭氏的先祖留下了“传男不传女”的祖训,后来的徒弟们不愿改姓,加上其他各种原因,所以他这一系慢慢就失传了,这就是现在留下来的郭氏正骨大部分是郭树信一系的原因。第二代传人郭树信一系人丁兴旺,子孙满堂,逐渐成为平乐郭氏正骨的中流砥柱,比如第五代传人郭春园、郭灿若、高云峰、郭式南,第六代传人郭维淮、郭宗正、郭维新等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史载郭树信曾给左宗棠看过病,还为慈禧太后最宠的太监安德海看病,慈禧太后为其题匾“好好好”,并让其留在宫中为皇室看病,郭树信不想待在宫中也不愿做官,慈禧太后就赐予他从九品的官衔,让其回乡造福百姓了。

郭树信有二子,长子贯朝,次子贯田。

郭贯田有四子:长子登三,次子聘三,三子健三,四子九三。

郭聘三子灿若,妻高云峰。

当平乐郭氏正骨传至第五代时,发生了一件轰动整个郭氏家族的大事,传人郭灿若在38岁时患了一种叫做“鼓胀(就是现在所说的肝硬化腹水)”的病,他知道自己患的是绝症,自己虽为医生也无能为力,而儿子郭维淮尚处于幼年,所以他就打破了先祖留下的“传男不传女”的祖训,毅然把自己的正骨手法和祖传的秘方传给了妻子高云峰,并嘱其当儿子长大成人时再传给儿子。由于高云峰没读过书,一个字也不认识,学习起来相当困难,而郭灿若就很耐心的教她,直到她到学会为止。当他把这些事情做完后,就辞别妻儿,到当时医疗条件比较优越的上海去看病了。

郭灿若走后,郭家的这副重担就落在了高云峰的肩上,高云峰里里外外的大小事情都得操心,白天行医看病,夜里忙活全家的生计,这时的郭家家道已经中落,不如从前有那么多的钱庄和商铺,生计都有点困难,还为病人免费看病、送药,夜里她辗转反侧不能入睡,望着年幼的儿子,想着在远方求医的丈夫,再加上白天病人的无理取闹,她忍不住哭了。但是她必须振作起来,因为孩子、丈夫、病人和社会都需要她,更重要的是她身上还背负着丈夫对郭氏正骨的殷切希望。

1946年春天,一列火车缓缓停在了毗邻白马寺的陇海铁路上,随之从车上下来的是平乐郭氏正骨第五代传人郭灿若的遗体,当时的白马寺并无车站,传说是郭家的人买通了列车长,才停下来的。高云峰看到丈夫遗体的那一刻,她彻底崩溃了,她想到往日丈夫对她的千般好和一丝不苟的教于她郭氏正骨的手法和秘方时,她忍不住失声痛哭,还不到40岁的她从此再无依靠。那天晚上,群星闪耀,照亮平乐镇的上方,唯独北极星黯然无光,想必它也为郭灿若伤悲吧?郭灿若下葬那天,整个平乐镇哭声一片,大街小巷空无一人,全部都去哀送这位曾经救过他们的正骨奇才。

从此,高云峰以惊人的毅力,从一个目不识丁的裹脚农村妇女,到远近闻名的正骨泰斗,逐步撑起了郭家的整片天,并带领家人一道将平乐正骨推向了鼎盛。陈谢兵团进驻洛阳后,对平乐郭氏正骨严加保护,并下令全体官兵善待郭家的所有人,不允许任何人破坏。高云峰逐渐认识到共产党是一个开明的,值得信赖的,能为人民谋幸福的政府。解放后,高云峰和儿子郭维淮经商量后,决定将这门绝技和秘方一并无偿献给国家,使平乐郭氏正骨能为整个中国的病人解除病痛,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后来,高云峰在人民大会堂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毛主席对平乐郭氏正骨给予高度的评价和充分的肯定,并嘱高云峰多带徒弟,让平乐郭氏正骨为社会培养更多的人才。

于是,我国第一所专业正骨大学--平乐正骨学院1964年在白马寺西侧落成,由高云峰带领“正骨三杰”郭维淮、郭宗正、郭维新自己编书,自己授课,并创建了洛阳正骨医院(因东邻白马寺,人们俗称白马寺正骨医院),开始了平乐郭氏正骨发展的全新时代。后来,学院遭文化大革命的扰乱与破坏,暂停授课。高云峰及“正骨三杰”也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身心受到极大创伤,还被戴以“反革命”的帽子。高云峰不堪忍辱,加上各种疾病缠身,还没等到政府为她平反昭雪,已带着对平乐郭氏正骨的无限憧憬含冤而逝。 平乐正骨学院也因种种原因而停办,我国第一所正骨大学就这样夭折了。从此,郭灿若和高云峰夫妇的儿子郭维淮独自抗起郭氏正骨的这面大旗,在为人民服务的道路上越走越广。

上世纪90年代初,为了医院更好的发展,经院长郭维淮提议,洛阳正骨医院由白马寺西侧迁往地理位置比较优越的东花坛,郭维淮的长女也在这次搬迁中因交通事故而亡。从此,洛阳正骨医院开始了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次飞跃发展。

现在,洛阳正骨医院及下属的洛正制药厂已不属于平乐郭氏家族的私有财产,全部归属于国家,全院医护人员正团结在以杜天信为院长的领导下,凭借先进的医疗设备和领先于国内的医疗技术,迈着坚定的步伐逐步走出国门,与世界接轨。

郭维淮现在仍担任正骨医院的名誉院长,荣获“白求恩奖章”,享受国务院津贴,已80多岁他现在还在医院坐诊,为病人看病。闲暇时,他的二女儿会陪他散步于洛阳这座古老而又新兴城市的朝霞中。

续:现在所说的平乐正骨学校位于郭氏正骨的发源地平乐镇,他与洛阳正骨医院毫无关系。他乃“正骨三杰”之一的郭宗正所建,郭宗正76岁时从洛阳正骨医院退休后,于1988年创办了平乐正骨学校,并担任校长。并在学校前面建立了学校的附属医院——宗正骨科医院,用于学生学习和教学,并担任医院的院长。郭宗正既是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又是医院的院长和医生,身兼多职,呕心沥血,任劳任怨。从此以后,他以瘦小的身躯和惊人的毅力带领儿子郭志忠(第七代传人),孙女郭元元,孙子郭宏涛,郭宏霄(第八代传人)等,和洛阳正骨医院一道担负起平乐郭氏正骨继续向前发展的重任。

现在,郭宗正先生仍以98岁的高龄在平乐正骨的发祥地平乐镇辛勤的工作着,还担任着学校的校长,每天坚持为病人看病,从不懈怠。当他看到重孙们在他跟前嬉闹玩耍,心里不由乐开了花:平乐郭氏正骨后继有人咦!

附文:揭秘平乐郭氏正骨“国宝”之路

文化部6月14日公布,经国务院批准,深圳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广东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项目——《平乐郭氏正骨医术》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从2006年初我市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工作以来,宝贵的“平乐郭氏正骨医术”经过文保工作者精心挖掘和整理,大放光芒。

跟西安、洛阳、广州、潮州这些可以将文化遗产信手拈来的历史文化名城相比,年轻的深圳似乎难觅传统文化的踪迹。但是经过两年多的普查,深圳的文化工作者挖掘出了不少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主要由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传承的“平乐郭氏正骨医术”就是其中之一。

但在众多申报项目的激烈竞争中,是什么样的底气让深圳全力以赴、志在必得地要将“平乐郭氏正骨医术”申报国家级“非遗”项目?又是什么样的原因,让深圳脱颖而出,如愿以偿?在两年多的申报之路上,记者一直在关注。

花落谁家之争

“平乐郭氏正骨”能代表深圳文化吗?

将“平乐郭氏正骨医术”作为深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来申报,从一开始就引发了激烈争论。

罗湖区文化馆馆长、区保护办主任符史安说:“即使在深圳也有学者曾质疑‘外来的文化能申报吗?’但是要让‘平乐郭氏正骨医术’项目向更高保护级别冲刺的信心,我们从来没有动摇过。事实上,我国对文化遗产的保护并没有一家独大的想法,比如凉茶、太极拳等均实行了发源地与传播地的‘捆绑’申报,旨在使传统文化在各地发扬光大”。

“平乐郭氏正骨医术”源于河南省洛阳市平乐村。自郭祥泰于1796年创立以来,历经郭树信、郭树楷、郭贯田、郭聘三等第二、三、四代传人,逐渐形成我国中医骨伤科的重要流派,其诊疗理论也日渐丰富、成熟。至民国后期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郭春园、郭维淮等郭氏第五、六代传人继承、创新“平乐郭氏正骨医术”,使得诊疗过程愈显奇效。

1985年,郭春园率弟子、学生来深圳创办了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因其医德高尚、医术高明、诊治骨伤患者的巨大数量和良好效果,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很快就在深港澳地区打响了名号,成为“平乐郭氏正骨”的重要分支。

郭春园逝世后,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在黄明臣等医院负责人的带领下,弘扬大医精神,传承中华骨魂,为古老的“平乐郭氏正骨”注入了崭新内涵:其骨科诊疗病人量远远超过同级医疗机构,完成的手术难度以及微创新技术项目也达到三级甲等医院水平;其学科逐步细化为老年及股骨头坏死科、疼痛康复科、针灸理疗科、康复医学科、关节病科、矫形小儿骨科、手显微外科、复合创伤科、脊柱外科。其中老年及股骨头坏死科被列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十一五”重点专科专病建设单位,疼痛康复科和矫形小儿骨科分别为市级特色专科和重点专科。关节病科完成的关节手术量和高技术难度、手术疗效均居深圳前列。该院医患关系和谐,声名远播海外,吸引了一大批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印尼、毛里求斯等国的患者来深圳求医。

“平乐郭氏正骨医术”已经与深圳文化融为一体。这一点,不仅在广东省和深圳市文化界、医疗界形成共识,在申报晋级的过程中也得到了各级文化遗产研究专家的肯定。深圳对“平乐郭氏正骨医术”的挖掘和保护工作,也激发了河南省和洛阳市对该项目的重视。洛阳审时度势,与深圳同期将“平乐郭氏正骨医术”申报国家级“非遗”项目的力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这也才有了现在“花落两家”的双赢局面。

从2007年载入深圳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广东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到2008年6月载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拓展项目,“平乐郭氏正骨医术”成为深圳首批“国宝”级文化遗产的历程,是解放思想、开拓创新的具体实践,也体现了深圳这座移民城市海纳百川的胸怀。

历史见证价值

古老医术为何能脱颖而出?

谜底一

历史:源远流长

“平乐郭氏正骨医术”起源于清乾隆、嘉庆年间的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县平乐村,距今已有210多年悠久的历史。

据传,创始人郭祥泰初学正骨医术有三种由来。一说,其授业之师是明末清初的洛阳道士祝尧民。据民国35年《洛阳县志·人物》记载,祝尧民,字巢夫,因伤感明亡,故“弃举业为医”。二说是受业于河南孟人(今河南孟州市)同姓道人郭益元,郭祥泰后人行医名号为“益元堂”以示感戴,即是证明。三说是得传于路遇武林高僧。当时有一位擅医骨伤的武林高僧,欲经平乐北上,却因贫病交加,困于平乐,遇郭祥泰好心收留,热情照顾,病愈离别时,传授正骨医术和医书作为报答。郭祥泰潜心学习所得正骨医术,经过长期实践,成为远近闻名的正骨名医。

在“平乐郭氏正骨”的传人中,最有名气的要数第三代传人郭贯田(“大医”郭春园的祖父)。他曾为慈禧太后看过病,正骨医术可谓登峰造极。此后宫内又多次请郭贯田前往为宫人诊疗疾病。由于效果好,慈禧赏赐给郭贯田五品黄马褂。郭贯田除继承家传医术外并深研医理,总结经验,结合临床心得编写出“正骨手法略要”,创立了独特的平乐郭氏正骨医术,为平乐郭氏正骨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郭贯田有四子:登三、聘三、健三、九三,继承父业,均为当世名医,在民国到新中国成立时,为不少政界要人和名人诊疗过骨疾。后来一手创办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的郭春园,继承了父辈的医德医术并不断创新,成为“平乐郭氏正骨医术”第五代的代表性传承人。

谜底二

影响:播及海外

“平乐郭氏正骨”具有传奇性、科学性、系统性、实用性和传播范围广的特点,在国内占有重要地位,在国际上也有相当影响。

当年鼎盛时期,平乐村户户都设有临时病房。新疆、甘肃、四川等地的患者不远千里前去求医。淮海战役爆发后,刘邓大军曾在平乐村张贴布告,上书:“平乐郭氏正骨,相传数代,颇负盛誉,乃系祖国民间医学宝贵遗产,凡我将士均应加以保护,不得影响其行医疗疾。仰各周知。”由此可见,平乐郭氏正骨的影响之大,名声之远。

解放后,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郭氏后人以“平乐郭氏正骨医术”为支柱,分别在郑州、洛阳建立了郑州市骨科医院和洛阳正骨医院。郭春园在郑州,其嫂高云峰在洛阳,大力培养正骨专业人才。其中仅郭春园就亲自带徒197名。

1985年,“平乐郭氏正骨医术”在深圳扎根。郭春园等人创建的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如今已发展成为广东省首个中西医结合二级甲等专科医院。

创建于1958年的河南平乐正骨学院被誉为“新中国正骨学界的黄埔军校,”由于种种原因,该院于1962年8月撤销。但直至20世纪90年代,我国主要中医院校骨伤病学科和中医院骨伤科的业务骨干70%都是“平乐”出身。

在21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平乐郭氏正骨医术”由分散集结为一体,由私传转为公学,由治病救人的朴素医技上升为造福人类的骨伤科学,最终确立了国内医学界公认的“中医正骨主流学派”地位。

谜底三

医技:独一无二

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自创建起,治疗技术就一直采用“平乐郭氏正骨医术”。在郭春园的言传身教下,医院始终坚持老院长制定的“能吃药的不打针,能保守治疗的不开刀,能开小口的不开大口”的治疗原则。

在这一治疗原则的指导下,医生们对平乐郭氏正骨八法、巧力四法、平乐中药等的运用可谓炉火纯青。正骨八法即:辨症法、定槎法、压棉法、缚理法、摔置法、砌砖法、托拿法、推按法。巧力四法即:提接法、折业法、推转法、撬入法。

在运用“平乐郭氏正骨”的基础上,医务人员还不断学习吸收和引进骨科领域先进的治疗技术,形成了一套中西医结合治疗骨伤疾病的科学疗法,如:手法复位+闭合钢针固定术。这种疗法不开刀、损伤小、疗程短、恢复快,已成为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治疗四肢骨折的常规方法。

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广泛用于治疗骨伤、骨病的13种纯中药制剂,是郭春园无私捐献的秘方。这是郭春园在祖传正骨秘方的基础上,根据60余年的临床经验不断改进的科学配方。13种纯中药制剂为《红桃消肿合剂》、《归芎养骨合剂》、《熟地壮骨合剂》、《熟地强筋合剂》、《川芎行气洗剂》、《归芍通络合剂》、《归原疏筋合剂》、《黄芪胜湿合剂》、《葛根祛湿合剂》、《当归活血合剂》、《独活除湿合剂》、《赤芍化瘀合剂》、《桑生除痹合剂》,根据骨伤骨病早中晚不同时期的特点,对症用药,形成系列。

13种中药制剂作为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的“镇院之宝”,其疗效在建院20多年间得到了充分证实,2004年5月经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并获得《医疗机构制剂许可证》。

谜底四

医德:仁爱清廉

平乐郭氏正骨的发源地平乐村,地处洛阳白马寺以北仅30多公里。而洛阳是道教的起源地和中国佛教的“祖庭”、“释源”。中国早期宗教对中医骨伤学的特殊贡献,决定了洛阳与中医骨伤学的诞生和发展有着密切的关系。加之中原地区自古以来战乱不断,中医正骨医术在这里有着深厚的土壤。

自“平乐郭氏正骨医术”诞生以来,为穷人看病不收钱,“用富人的钱给穷人看病”,是平乐正骨医术精湛之外的一大鲜明特点。除了源自民间,这与其长期受儒家、道家思想熏陶不无关系。郭氏在传承方面秉持“传男不传女”或“宁传媳妇不传女”的祖训。新中国成立后,郭氏传人响应党和国家号召,开始传授女弟子、女学员,这方面的祖训就此打破。但郭氏几代传人对“医者父母心”这一祖训的秉承,即使是在今天的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仍能时时感受到。

在210余年的传承中,“平乐郭氏正骨”技法愈发精湛,具有疗效显著、康复期短、用具简便、患者费用较低等特点。这是郭氏传人把“治病救人”放在第一位,孜孜以求的结果。以郭春园为例,他毕生都在找寻更好的疗法挽救生命、减少痛苦。2005年2月,郭春园去世,国家卫生部、中医药管理局追授其“人民健康好卫士”荣誉称号,中共广东省委追授郭春园“广东省模范共产党员”称号,深圳市委市政府授予其“一心为民的好医生”称号。

从一首歌曲的创作 到申报之路

罗湖区文化馆的韦晓东,是最早提出将“平乐郭氏正骨医术”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进行挖掘和研究的专家。

谈起自己是如何慧眼识珠,韦晓东回忆说,向“国宝”进军之路是从3年前一首歌曲的创作开始。

2005年,韦晓东从媒体的大篇幅报道中认识了“平乐郭氏正骨”的第五代传人郭春园。尤其是看到一代名医躺在床上,艰难地吸着氧气仍坚持为患者把脉诊病的画面,韦晓东的眼睛湿润了:老院长的双手没有被金钱杀伤,却因为救治伤患长期暴露在X光下以致被射线灼伤罹患癌症。文艺工作者的敏感使韦晓东收藏起了相关报纸。

2005年2月,郭春园与世长辞。韦晓东很快创作出歌颂郭春园的剧本《大医之手》。当年5月初,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深圳电台就播出了这个广播剧。从北京回到深圳后,韦晓东又为配合开展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创作了歌曲《苍生大医郭春园》。在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采风期间,“平乐郭氏正骨”的流派、传人和技术特点给韦晓东留下了深刻印象。

2006年,深圳部署在全国范围内进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普查。韦晓东作为区保护办的专干,首次提出将“平乐郭氏正骨医术”作为重点项目来申报。他认为这个项目完全符合国家关于“非遗”代表作的申报标准。这项工作也得到了深圳市“非遗”保护中心的有力支持。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也给予了积极配合。

韦晓东说,自己经历过“文革”那个只知“破四旧”、知识横遭践踏的年代。年少时的他对读书异常饥渴。曾在燕京大学学医的舅舅应他的请求寄来过一批中医书籍,他如获至宝,研读之余感觉自己仿佛已能行医。这段在特殊年代积累的中医知识,对他在几十年后开展“平乐郭氏正骨医术”的保护项目申报工作帮助很大。国家有关专家也对这个项目的申报水平给予了积极评价。

机遇和危机 保护的步子 要越走越坚定

申报国家级“非遗”有一条“规定”:项目对维系中华民族的文化传承具有重要意义,同时因社会变革或缺乏保护措施而面临消失的危险。

韦晓东说,“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个闪亮的光环,也时刻提醒我们,被保护的这些遗产恰恰是传统文化中最脆弱的部分。在评选中,专家们也有这样的共识,“平乐郭氏正骨医术”的发展经历在一定程度上契合中医中药的发展脉络,是值得认真研究、倾力保护的祖国珍贵文化遗产。而该流派如今面临的一些困境,也亟待引起国家和地方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

在深圳,“平乐郭氏正骨”最主要的传承载体是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20余年来,该院作为一家公立医院、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救治了深圳及周边地区数以百万的骨伤病患者。而这些工作量,是在没有一分钱国家财政拨款、没有一寸土地划拨的情况下,克服重重困难完成的。随着近年来该院病人量的不断增长,医院的发展渐渐陷入瓶颈。

韦晓东告诉记者,在收集申报资料的过程中,他曾亲赴洛阳探访平乐村。当地人对平乐郭氏正骨医术的深厚感情,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但郭家老宅年久失修、满目凋零的情景,也对他的内心形成了强大冲击。回到深圳后,他看到“平乐郭氏正骨医术”在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深受患者欢迎,更感到保护和弘扬工作之迫切。

“平乐郭氏正骨医术”能够传承下来,除了患者需求和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自身发展的需要之外,被实践证实具有良好的效果,这才是该项医术绵延210余年不竭之生命力所在。在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郭春园中医发展基金”和“人才风险管理基金”的扶持下,一批年富力强的中西医结合骨伤医学工作者正成为中坚人才。他们有扎实的基本功,有爱岗敬业的奉献精神。但是,医疗、授业场地的局促,无疑将挫伤他们的热情,影响他们的作为。

韦晓东和一批有关专家坚信,只要深圳市政府给予政策倾斜,扶持医院突破场地和业务用房的瓶颈,5年内,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一定能够做大做强,成长为国内甚至亚洲一流的骨伤中心。而“平乐郭氏正骨医术”在实现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这个新的大跨步之后,也定能造福深圳及南方地区更多的患者。

根据《办法》,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的项目,必须提出切实可行的10年保护计划。从这一点来说,解放思想,对深圳平乐骨伤科医院作再大的规划和扶持都不为过。

关键字:平乐,郭氏正骨,传奇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百家合符

网友评论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的心情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