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中医保健 > 中医故事

一代神针黄石屏及其针刺精要

黄石屏针术高明,当时上海《申报》等许多中外报刊均有报道,而且他医德高尚,志在四方,不好逢迎权势。袁世凯称帝时,约为御医;南京督军齐燮元、上海督军卢永祥等拟聘他为医官,石屏均婉言辞谢。更为可贵的是黄石屏的爱国热忱。他几次替洋人针好痼疾,为国争光;风次拒绝外人重金礼聘,维护国格。

黄灿(1850——1917年),号石屏,祖籍清江县大桥乡程坊村。父亲黄良楷是清道光元年(1821年)武举人,武艺高强,在山东做官三十余年,以平剿捻军“有功”,升迁泰武临道。

清端王默特贝勒曾偕御医聂厚生南下山东,为黄良楷庆“功”。聂厚生的儿子聂亮,是南北运河解饷镖师。他久闻黄良楷精通武术,就拜良楷为师。黄、聂两家因之过从甚密,结为莫逆之交。聂厚生御医精于针灸,遇有疑难病症,一针奏效。黄良楷深为敬佩,请聂授徒。聂厚生从良楷的十四个子侄中,选中最小的一个作为自己的徒弟,这就是黄石屏。黄良楷去后,黄石屏又先后得到圆觉长老等人的指点,武功和针术都日渐纯熟,具有较深的造诣。

据石屏的侄孙黄岁松撰的《黄氏家传针灸》手稿记载,师父教练时,先"劳其筋骨",将石屏牵于烈日或月亮之下,脱去衣服,倒提两脚乱抖,轰松全身骨节,然后摸擦周身皮肉,并用药水洗澡,以健肤体。稍长,教以内外少林气功,继而授以十八般武器,直至"擎千斤以一指,捻砖石而成泥",最后才学习针灸之术,六年之后,尽得其技。继而,石屏又习郭大刀等人的绝技,采各家之长而融会贯通,自成一格。

黄石屏蒙先人余荫,三十岁时,在淮阳富安任盐务官年十年。由于他生性恬淡豪爽,厌于官场迎送,反而乐意以金针济人。任职时,常常用针灸方便百姓,后来干脆弃官行医,在上海、扬州、南通一带以"江右金针黄石屏"挂牌治病。 黄石屏针法高超,举凡风劳、臌膈、耳聋、霍乱、痹症、癫症、调经、定胎、无嗣或绝育等等,无不应手奏效。苏、扬、沪求医者络绎不绝,有口皆碑。清末状元、实业家张謇患腿疾,经石屏一针一灸而霍然若失。窃国大盗袁世凯患偏头痛已经多年,群医束手无策。

民国二年,由张謇引荐,石屏到京以金针疗之见愈,深得袁世凯赏识,题"一指回春"匾相赠。黄石屏又曾用金针为著名武术大师霍元甲治过病(《霍元甲与神针黄》) 。福州谢叔元身患未疾五年,"全身牵掣,动时为难",历经中外名医诊治,均无效果。后来,请黄石屏到福州诊治,切脉辨证,连针三次,背渐直,立渐稳,行渐易,坐卧渐定,很快恢复了健康。谢叔元倾力相谢,酬金四万元并撰《江西黄石屏先生医德序》,广为印发,大加颂扬。

留居上海的英国商人李那路患下肢瘫痪,曾在伦敦费金五千求治,"患卒如故"。后闻石屏之名,登门求台。石屏以"一针起之",名震西欧。在福州不过十天,经石屏之手针治者四百余人,聋者聪,瞎者明,偻者直,跛者驰,咳者平,癫者立愈,无不感激涕零。

黄石屏针术高明,当时上海《申报》等许多中外报刊均有报道,而且他医德高尚,志在四方,不好逢迎权势。袁世凯称帝时,约为御医;南京督军齐燮元、上海督军卢永祥等拟聘他为医官,石屏均婉言辞谢。更为可贵的是黄石屏的爱国热忱。他几次替洋人针好痼疾,为国争光;风次拒绝外人重金礼聘,维护国格。

德国妇女黛利丝腰部长了一个碗大的赘疣。她素来相信中国医药的昌明,便请上海中国民医诊治,但民医都认为药力难以达到,建议她请外科手术摘除。黛利丝害怕开刀,问:“除开刀以外,有没有别的办法?割治有没有生命危险?”一位德国外科医生说:"根除这种赘疣,是非开刀不可的。至于有没有生命危险?这是另一个问题,那需要看手术情况才能断定。”黛利丝听了,拔腿便走。后来,黛利丝经人介绍,到黄石屏诊所询问能否诊治,是不是要开刀。黄石屏仔细诊察以后说不用开刀,甚至也不需要用药。黛利丝大喜过望,立即深深施礼,恳求石屏诊治。黄石屏切脉辨穴,在脾俞、痞根、委中诸穴留针三分钟。那明光溜滑的赘疣就慢慢慢可以看到皱纹,开始内消了。黛利丝一边看,一边用手抚摸,也感到变柔软了。第二天复诊,赘疣消了大半,只针三次就完全好了。黛利丝感激万分。

意大利人雪罗右腹部生了一个赘疣,多方诊治无效,也怕开刀而没有动手术。她的丈夫本来是不相信中医的。一年之后,雪罗这赘疣逐渐长大了,她说服丈夫,向黄石屏求助。每次两针,一针左足三阴交,一针右腹天枢,仅四次,赘疣全消。雪罗的丈夫在事实面前不能不承认中国医术的高明,惊叹这是奇迹。

德国人毗亚那右脚瘘弊多年,外医难以治好,久闻黄石屏的名气而又不相信,后来亲见经石屏治好的患者,才同夫人及侍从人等,从德国远涉重洋,携重金来沪相访。一针见效,二次治愈,行走自如。他以重金聘黄石屏赴德国传授技艺,黄石屏说:“金针疗法是少林绝学,从来不传授给异国他人。我怎么能贪图财宝,为外国人张目,向他们去讲学传技,丧失我中华民族的人格呢!”了解这一情况的人没有不赞佩黄石屏的爱国精神的。

那时,在上海有一家德国人开的医院,院长中氏,得知黄石屏是武林强手,善于点穴,而且甚是高明,能叫人立死,也能使人立生。叶氏本来就怀疑这种点穴法,认为纯系欺人之谈,毫无科学根据。他愿意亲自试试,即使为之献身,而能探索中国点穴的原理,也很值得。经过多次商议以后,就来黄石屏诊所要求一试点穴。黄石屏说:"这是不好试验的,你我是朋友,怎么好拿你来做试验品!"叶氏道:“我们西洋人为研究学术而牺牲生命的事是常有的。为研究贵国的点穴道理,我是心甘情愿的,请先生不必顾虑。”叶氏再三请求,石屏见他态度诚恳,只好答应轻轻地试试,但须有律师作证,依照一定的办法行事。叶氏一一照办。第二天,叶氏院长偕同夫人及其医院的医师、翻译人员来到诊所,副总巡和两位律师也相继到齐。凭据证书写明:“被点穴之后,或伤或痛,甚至因伤病而死,完全出于本人自愿,决不使点穴人担负任何责任。”四人在证书上签名之后,叶氏院长恭恭敬敬将证书递给黄石屏。黄石屏无其事地同一干人等闲扯,却闭口不提点穴的事。叶氏忍耐不住,问道:“今天可以试验吗?”黄石屏说:“今天怎么不能试验!”叶氏问:“要脱衣吗?”黄石屏摇头说:“不必,我治病行针都不用脱衣,点穴为什么要脱衣!”叶氏于是走近前道:“请先生动手。”石屏笑道:“早已点过穴了。”叶氏大觉惊讶,问道:“我怎么没有感觉?什么时候点的?”黄石屏说:“记得刚才在桌上移动茶杯请你用茶吗?本来应该点重一些,让你有感觉,但是,考虑到你现在在外边,所以特意留了点儿机动时间,好让你回去。现在你体内没有特殊感觉,到下午就会感觉到不舒适,吃饭时就会不省人事了。到那时,请赶快到我这儿来解救。如果拖到第三天上午,那就没有办法可救了。”叶氏院长口里唯唯称是,内心却认为不过是胡吹而已。他回家后大吃大嚼了一顿午饭,若无其事。不久,果然感到身体不舒服,但还不放在心上。第二天早餐,真的不能饮食了,这才相信真的有了变化,便对妻子说:“假如我死了,不可求黄医生医治,应该设法解剖,好弄清点穴致死的原因。”挨到午后,叶氏院长就不省人事了。夫人焦急万分,立即驱车到黄石屏所求救。黄石屏伸手抚摸穴道,霎时间叶氏苏醒了。再用金针调剂,叶氏院长顿时感到周身舒适,张开眼来问道:“我怎么来到这里?”夫人以实情相告。叶氏不禁责怪妻子和同来的两位医生没有按照自己的叮嘱办事。但是,不容讳言。叶氏对中国点穴术的神妙却是深信不疑,对黄石屏的手法之精湛、功力之深厚已非常钦佩了。他对石屏说:“过去只听人说过点穴法,现在亲身试验了一次,确是深信不疑了!贵国医学对人体的认识,是我们所不及的,佩服,佩服。”一月之后,叶氏院长再次来到黄石屏诊所,竭诚求师,要求学习点穴法。黄石屏回答说:“点穴法不值得一学,没有一点益处。有道德的人学了,无益也不至于有害;没有道德的人学了,于人于己,害处很大。我国古人对于点穴决不轻易传人。如系品格高尚,学了也当无害。但你们西欧人最重实用,像这样极难学而又无用的方法,值得你学习吗?”叶氏院长只好作罢走了。

不久,又有一位德国医生从德国来到上海,听到叶氏院长的介绍,慕名而求与黄石屏相识,并要求再试一试。黄石屏答应轻试,使人有感觉就行了。只见黄石屏手指微微一动,德国医生感到浑身不适,手臂不能举动,请求解脱。黄石屏笑道:“你信服了就行了,给你解开。”手指又动了几次,德国医生便恢复正常了。从此,他对黄石屏先生就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据黄岁松《黄氏家传针灸》一书介绍,石屏针法特点有:其一,必须精少林拳术和内外气功,才能将全身精、气、神三宝运于二指之上,施于患者患处,而有不可思议之妙。其二,纯用金针,因金光滑而不生锈;其性软,不伤筋骨;其味甜,能祛风败毒,补羸填虚,调和气血,疏通经络,较之铁石,截然不同。黄氏用针,软细而长,最长的达一尺三寸,最短的也有四寸,非用阴劲不能入穴。其三,取穴配穴,略有不同。深浅、补泻、随迎、缓急、主客、上下、左右、腹背、脏腑、经络、辨脉等等,凡下针前必慎重。可针不可针,可灸不可灸的,则反复审察。黄岁松回忆石屏治病时的情景说:"必先临证切脉,沉吟良久,立眉目,生杀气,将左右两手握拳运力,只闻手指骨喇喇作响。然后操针在手,擦磨数次,将针缠于手指上,复将伸直者数次,衔于口内,手如握虎,势如擒龙,聚精会神,先以左手大指在患者身上按穴,右手持针在按定穴位处于点数处,将针慢慢以阴劲送入肌肉内,病者有觉痛苦,直达病所,而疾霍然。可见石屏先生医疗态度是何等严肃认真。

黄石屏先生久居扬州,极少回乡。家乡但称为"二四老爷",并有许多传奇色彩相当浓厚的故事流传。其中有一则是说,有一次,石屏在厅堂里闲坐吸烟,一个大盗翻墙进入,埋伏在天井上静听,见没有他人在场,就取出一支镖枪,抬手一扬,那镖紧擦石屏的头顶,直直地插在石屏背后的柱上。石屏端坐不动,待吸罢一袋水烟,一口喷息纸媒,回手将纸媒往身后一掷,只见那纸媒不偏不倚恰恰打在那支镖上,使其"当"的一声掉在地上。强盗大惊失色,翻身下来。直伏在石屏面前谢罪。

民国六年(1917年),石屏先生病逝于扬州,终年六十七岁。

黄石屏,江西清江人。民国名医。精针灸,著有《针灸诠述》。

《针灸诠述》主讲石屏公之临床经验。石屏公为人诊病,必查气血脉络变化,手之所下,气随以行。病人毫不觉苦。病则立除。故时人称之为神针。

石屏公认为,针灸有如下优点:无毒、无味、便利。

对于药物灸法,他认为优点如下:培元气、宣滞瘀、助排泄。

石屏公用针的经验,总结之后,精简版如下:

【中风】中风偏枯阳证:百会、头临泣、曲池、肩髃、肩井、上廉、天井、风市、悬钟、环跳、委中、跗阳、大巨

其二:囟会、风门、风池、合谷、上廉、腕骨、足三里、委中、昆仑、解溪

其三:命门、气海、神阙、风府、天窗、听会、承浆、下廉、大横

中风暴喑:膻中、百会、承浆、曲鬓、风府、风池、鱼际、通谷

【咳证】咳证通取穴位:列缺、经渠、尺泽、鱼际、少泽、前谷、昆仑、足三里、解溪、肺俞、膻中

伤风脉洪而咳,病在风:中府、列缺、风府、大杼、肺俞、膈俞、玉堂、天突

受寒脉沉紧而咳,病在寒:阳溪、水突、气舍、缺盆、库房、气户、屋翳、乳根、风门、云门、不容、腹结、孔最、膻中、商阳

饮食味重脉洪数而咳,病在火:聚泉、紫宫、廉泉、列缺、合谷、太渊、天泉、天井、膻中、肝俞、浮白、窍阴、天溪

【痹证】

周身骨节痛,为周痹:肩外俞、膈俞、天井、曲池、足三里、委中、足临泣

痛无常处,湿随风走,为行痹:百会、天井、曲池、肩井、侠溪、足临泣、阳辅、三阴交

寒邪来袭,则无处不痛,为痛痹:京门、居髎、府舍、大都、天井、太白、商丘、足三里

其二:大杼、膈关、肘髎、臂髎、天髎、天宗、委中、环跳、足三里、太冲

风寒聚于湿重处,痛点集中,为著痹:肾俞、下廉、照海、交信、太冲

其二:至阳、屋翳、天井、肩贞、下巨虚、支正、光明、足临泣

四肢寒极,为皮痹:内庭、大都、上巨虚、阴市、伸脉、太溪、阳交、液门、尺泽、下廉、肩外俞、极泉

四肢不举,为骨痹:臂臑、巨骨、青灵、养老、合阳、承筋、然谷、光明

霍乱:中脘、人迎、足三里、天枢、府舍、阳陵泉、仆参、巨阙

其二:头窍阴、人迎、条口、阴交、太冲、官使、关冲、足窍阴

其三:胃俞、督俞、承山、至阴、乳根、水分、内庭

夏秋因气候变化而吐泻者:中脘、支沟、尺泽、关冲、太白、太溪、足三里

行针补泻论上手法

内经“徐而疾则实,疾而徐则虚”两语乃言疾徐关系虚实,界非言虚实凭持疾徐间也。尝就经文核之,既曰徐而疾则实者,徐出针而疾按之也;疾而徐则虚者,疾出针而徐按之也。又曰徐而疾则实者,言徐内而疾出也;疾而徐则虚者,言疾内而徐出也。由前一说是以徐出为实,而疾出为虚,由后一说是以疾出为实而徐出为虚。必执疾徐以分虚实,其说何以通乎?试以后一说为主而屈前说以就之,当解之曰:疾出原为实,加一徐按而变为虚;徐出原为虚,加一疾按则变为实。注重按字立说于医理上殊觉难通,则曲解而非正解也明矣。试以前一说为主而曲后说以就之,当解之曰:徐从内出针而疾按之于既出是为实;疾从内出针而徐按之于既出是为虚。内字不作纳字读,于文理上殊觉不顺,则臆解而非确解也审矣。杨继洲谓疾徐之字一解作缓急之义,一解作久速之义,不过名词变换而究无所发明,非远而从针法求之意,乌足以阐圣经之旨哉。今夫补之使实,泻之使虚,其法皆就行针时为之,而非专持乎出针之徐疾者也。从转左转右候气法,留针俟阳气至而针下热为补,义取舒而涨。留针俟阴气至而针下寒为泻,义取促而缩。凡物徐舒而疾促,此种补针而出必徐,阳主乎舒故也。此种泻针而出必疾,阴主乎促故也。然舒防驰而促防塞,继之疾按徐按,爰为徐出疾出竞其功,是内经前一说之旨也。从用圆用方导穴法,随呼旋入随吸径出为补,义取坚而收,随吸径入随呼旋出为泻,义取松而泄。凡物疾紧而徐松。此种补针而出必疾紧以收之故也。此种泻针而出必徐松以泄之故也,然紧防骤而松防懈,先之以徐内疾内俨为疾出徐出蓄其势。是内经后一说之旨也。按左右候气一法,重在全脉贯通,较取诸本穴者为巨,即所谓巨刺例而经病宜之。方圆导穴一法,重在本穴辟阖与取诸全脉者相缪,即所谓缪刺例而络病宜之。然手法之疾徐递用,一判诸出与按之际,一判诸内与出之间。术不同而所同者理尔,道妙不以一端囿,神明变化应用无方,夫岂盲于针理者所能窥其奥哉。

行针补泻论下穴道

疾徐手法也,行针之有补泻关乎手法者,犹后关乎穴道者。最先穴道昧,斯手法无所施,故针师以辨穴为首务焉。其在十二经,虚则补其母,实则泻其子,如手太阳补后溪而泻小海,手阳明补曲池而泻二间,手少阳补中渚而泻天井,手太阴补太渊而泻尺泽,手厥阴补中冲而泻大陵,手少阴补少冲而泻神门,足太阳补至阴而泻束骨,足阳明补解溪而泻厉兑,足少阳补侠溪而泻阳辅,足太阴补大都而泻商丘,足厥阴补曲泉而泻行间足少阴补复溜而泻涌泉是也,然有母子不从直取而取所克者之母子,如肺疾内损唾血补尺泽而泻鱼际,肾病房劳淋癃补涌泉而泻太溪。正不皆以板法泥其在十五络,并取傍通之径(经)原为辅,自任络屏翳、督络长强、脾络大包可就独穴补泻。外如在手列缺与合谷并取,内关与阳池并取,通里与腕骨并取;如在足三阳络飞扬与太溪并取,丰隆与太白并取,光明与太冲并取;如足三阴络公孙与冲阳并取,蠡沟与丘墟并取,大钟与京骨并取。经络互为主客,凡主经用平针,必以客经之络辅之,即主络用补针泻针,亦必以客经之原辅之,其理实相通也。有时就一穴而或补或泻,如急惊泻印堂,慢惊补印堂,赤带泻中极,白带补中极,热疟疾泻后溪,寒疟补后溪,腰痛泻申脉,腰酸补申脉,两额角疼泻头维,眩晕补头维,手足红肿泻阳陵泉,麻木补阳陵泉是也。有时就一穴而补泻兼施,如喉痹之取曲池,阴痒之取横户,头痛之取承浆,鼻渊之取上星,并先泻后补。中风之取百会,腿痛之取梁丘,疝气之取中腕(疑为脘字),喘证之取气海,并先补后泻,以及先热后寒之症,曲池则先补后泻,绝骨则先泻后补是也。有时就两穴而补泻分施,如傴补曲池而泻人中,偻补风池而泻绝骨,目昏补肝俞而泻手三里,耳聋补头临泣而泻金门,脚痛补环跳而泻行间,腿疼补腕骨而泻足三里,以及肝受肾邪泻曲泉而补涌泉,肾受肺邪泻复溜而补尺泽,肺受脾邪,泻太渊而补商邱,脾受心邪泻大都而补神门,心受肝邪,泻少冲而补行间是也。有时就两穴而补泻互异,如多汗泻虎口而补复溜,少汗补虎口而补复溜,筋缩泻足临泣而补照海,踝肿补足临泣而泻照海,安胎泻合谷而补三阴交,难产补合谷而泻三阴交,霍乱吐泻泻太溪而补太仓,干霍乱补太溪泻太仓是也。有时专补而不兼泻,如乳乏补少泽,溲多补关元,腹泻补天枢,精滑补志室,肝虚补客络之丘墟与肝俞,心虚补客经之阳池与心俞,脾虚补客经之冲阳与脾俞,肺虚补客经之合谷与肺俞,肾虚补客经之京骨与肾俞。固不徒足三里之苏针晕,补足以救泻之穷也。有时专泻而不兼补,如十二井以泻风,十三针以泻邪,五十七穴以泻水,五十九穴俞以泻热,以及脑昏泻攒竹,膊痛泻巨骨,盗汗泻阴郗,劳嗽泻魄户之类,更属不一而足,昔唐甄权针两刺史病,库狄嵚患风痹刺肩髃而愈,成君绰患颔肿刺少商而瘥,此纯乎用泻者也。凡此皆非精研穴道不可,而岂徒随而济之,从卫取气,迎而夺之,从荣置气遂足尽补泻之能事哉。

黄老的功力,今人难望其项背。针灸往往是以功力胜出的。古人的证治歌诀,并没有骗咱们,只是咱们做不到而已。共勉!

(一)头风 袁总统身体素来甚好,其思想与记忆力亦远过常人。冬日不怕寒,头更不畏冷,在小站练兵时,于溯风凛烈之中,常光头出外。初不以为意,后因受风过久,时觉头痛,一遇思想太过即发。民国初年,遇有不如意事更甚,但不过数日即瘥。三年之春,因某项事逆意,而痛增剧至三十余日不愈。南通张季直先生电保石屏先师,力言可愈此疾。得京电复时,适慎庵在沪,师嘱随行。其病系前后脑痛,第一日针百会,第二日针风池、风府,皆以泄风泄热为主。每一针刺入,袁即感觉脑中发有大声冲墙倒壁而出,再针如服巴豆、大黄直扶肠胃而下。师曰:此即风散热降之象,应手而愈。袁总统称奇不置,厚谢而归。

(二)阳痿 南通张涩老,中年即痿而不兴,其时尚未生子。病原由于幼年用脑过度,可见性与脑最有关系,不尽由于性病也。耳石屏师名,情托请治。其时石屏师为富安场盐大使,情不可却。为针肾俞、关元、气海、中极数穴,即日见效。后每觉疲劳时,必延往治。石屏师罢官后,常驻于通,皆涩老为东道主也。一次随师往,见其仅针关元一穴。因询一针足乎?师曰:此补精而活其气,不宜太过,过之则兴奋,过甚反于年老阳强阴弱之体不宜。予亦承赐一联(能以金针引痾起 曾从黄石受书来),并长跋于侧,今尚什袭藏之耳。

(三)中风 戊辰之秋,张盛全病中风不语。在中西医束手之时,余为之针百会一穴而苏,其时人皆以余为善治中风。其实中国之针,何病不可治。己巳春,枥城曹幼珊先生,忽中风而神昏不语,由张盛全急邀余往,脉已停止,两目紧闭,呼之不应。询其家人知病发仅一小时,数日前已觉口眼歪斜。此乃实症,不可误认为虚,乃为针肩井、三里等处,其脉立出,口已能言。询其本人,则云四肢麻甚。余复针头之风府。足之涌泉,三日即能起坐。复刺口角之地仓而口正,刺目眦之睛明而眼不斜,七日即康复如常。八年来体健身轻,虽七十有一,视之如五十许人也。曾以神针寿我四字为赠。

(四)臂痛 臂痛不能举,在医理上缘因甚多,虚实寒热皆可使其病也。初起人不留意,后至半身不遂,全体不用,大病造成,治之已迟,此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也。褚德彝先生之夫人,臂痛经年,中西杂治,百药无灵,最后就诊于余。其右手不能平肩,日夜酸楚无宁息,断为肺络之痰阻滞血脉。为针曲池、合谷,应手而瘥。是以褚先生赠联(疢石名言徵吕览 针俞神术阐仓公),有一针而愈之跋,所以纪实也。

(五)手麻 吴兴陆连奎先生体健无疾,惟左手常麻,曾经中西杂治而不效,皆云防作风疾。前年其夫人因患偏头风痛为余治愈。而信金针必可疗斯疾,针手三里即愈。是以本书序文中曾道及也。凡手足微麻,人都不在意,而不知风症之初多有此类现状。如不即早图之,引起他症以至不救者甚多,如脑充血、脑裂、心脏病等。在中医医理上追本穷源,皆中风一症之分门别类也。

(六)盲肠炎 庚午冬,余受苏州朱姓之请,频行有竺氏者来延治盲肠炎,有急不待缓之势。而朱姓之中风又不能略迟,不得已允以当夜归来。夜返申时,在站为其迎往。病人年三十许,服务于沪宁铁路。道其家人曾患盲肠炎剖腹而死。其父羲庵先生年七十有八,见其子病而焦灼,惶急之象,溢于言表。病象在右少腹奇痛,右足不能伸。予只针归来、三里、气海数穴,其痛立时即止,足亦能直。三次后即行走如常,来寓就诊,五日其病如失。羲庵先生仁和旺族,善绘事而能诗。因其子鹿奇先生之疾,即写竹屏四幅,中有一诗,“横截风烟竹两竿,黄山白岳出群看,金针度尽人间厄,太乙真传不用丹”之句,乃见其子大病之愈出乎意外,极其高兴,故诗画皆生气勃勃也。

(七)中风 师君兰亭老而健,某年来沪,寓于浦应仙家。夜半睡醒,忽口眼歪斜,语言难出而半身肢体同时麻痹。延西医王某治之,谓此病西法并无专药。如延余诊,当有效。师仍游疑,复请某国医博士,多方疗治,犹不见轻,乃请余治。予谓病在少阴,痱症也。为针气海、环跳、肾俞等穴。顷刻之间,麻痹半身即能自行转侧,十日即完全告愈。某西医闻之曰奇矣。师君时已六十有三,次年又生一子。

(八)肠癖 书家颜二民患肠癖十余年,其苦万状,中西医治终未能愈。乙丑余由陕军谢职归,遇于邗上,殷殷求治。为针手阳明数穴,以泻其热而通其壅,数日而愈。颜书一联(铁骑威边徼 金针度世人)以志感谢。肠癖之症,虚实并有,颜乃实,故效速。如属虚症,则养阴补脾,清胃固脱,缺一不可。甚矣,同一用针,同一治病,而其难易相差如此。是故学针易,识症难也。

(九)脚面毒瘀 甲戌春,往上海某医院,为某姓治第四期梅毒入络。因其心脏衰弱,该院无法疗治,而由某君求余针之,是以间日必一往。一日闻女病室中,有北方口音之女子,嘤嘤作泣。余问故,某君谓此是警局董队长之妻,今将锯腿,是以悲泣。询其病状,则云脚面红肿而痛,已住院六月不瘥。某君怂恿予为之设法,余怜此妇如无足几等于死,即往详询病情,始知由郁热而兼外感,邪留经络,中西杂治,药石乱投。断以温补之剂,邪不能出,下注于足,以致红肿大痛,气上冲心,日夜不安,寝食俱废者数月。余谓此病无需锯腿,可用别法以救之。而该院之某医,谓君能愈此病乎?余云中西医皆能愈,独君不识此症耳。先以提毒散瘀外治之法,即在委中放毒血盈升,针三里、悬钟、三阴交等穴,次日即安,十日大愈。节至中天,惠我角黍金丸,夫妻同来,叩谢再生之恩也。

(十)肩背痛 叶氏媪,六十又三,患肩背痛,由颈循督脉而下七八寸,转侧不能,因此两臂亦痛不能举,日夜呼号,惨不忍闻。诊其脉沉迟,舌绛滑。《灵枢》云气胜有余肩背痛,适在督脉之上,肺实可知。先泻其肺俞,当夜即能安睡,再针肩井、肩髃、曲池而愈。

(十一)胸痛 朱右,年四十二,体素弱,中脘常隐隐作痛已十余年,时发时愈。近月连痛不已,甚且至于昏厥。初以手按之,痛可暂止,继则拒按,似觉有一气块由下而上,如至鸠尾处则大痛,再至咽间则厥矣。脉大而数,舌黄黑且垢腻,断为浊阴之气结于胃脘不散。为针中脘、三里而痛渐止,再刺关元、照海,即下黑色如栗之矢若干粒而愈。

(十二)子宫岩 老友解梅生兄之夫人,少腹中硬痛拒按,某西医谓为子宫生岩。一再检验,确定无疑,舍解剖之外更无生理,以此病商之余。余谓子宫岩乃新病名,其实乃气血所凝,到处皆可成岩,不独子宫,宜以气化之。为针气海、肾俞诸穴,当日痛止,更数日而块消。凡有形之病,皆宜设法消散为上策,实在不能消散,再设他法以解之。去块之法甚多,有急治,有缓治,病实无妨用猛剂以攻之,病虚亦有助其中气,使其辅正祛邪,亦可渐收大效。

(十三)肾不纳气 南海莫君敏庄,侨居燕北有年,平生喜藏金石,是以搜罗甚富。庚午以臂痛不举,向余求治。见其行动即喘,脉大而空,两尺尤少力,入夜则口渴咽干,小溲频数。余告以君之本病,乃肾气不能收纳,其臂痛不举,乃标症也。如不根本治之,花甲之年,岂有肾虚而能延寿者。即针肾俞、关元等穴,并书专门补敛肾气之方为丸治之。二月之后,本标各病全愈。莫君以其收藏之历代帝王玉玺印成四屏,并跋予为治病经过以留记念云。

(十四)臂痛 宋子良先生患左臂痛,连带至手,延至三年,百方医治而无效。后由某外医为之解剖,先后六次,痛势仍不少减,且不能确指此症究属何病。最后延余治之,身强体壮,一望而知为康健之体,脉亦坚实,饮食起居,无一不好。惟右手掌背之肌肉瘦削异常,仅余皮骨,以虎口萎缩尤甚。多处穴道,无法下针,只好先针曲池,去针以后,云甚松快。次日告余曰:往日多为痛醒,今晨居然醒而不痛。计针三日,痛势全愈。惜合谷一穴,因肌肉缩尽,仅余上下二层皮,无受针之余地。盖解剖之术只能施之于有形,可以割而弃之。若经络之气为邪所伤,无形无影,于此而加以剖割,此在高明之西医或可优为之,而在中医之治法中,则殊不能赞一词也。

(十五)心痒 丙寅春,余来游沪,时下榻同益公。其司账何绍全,邗人也,素有心痒病,闻余至,欣然向予求治。自述病起于八年前,初觉痒时,异常难受,百治不效。后为痒所逼,狂奔多时,居然痒止。起初二三月一发,后即愈来愈勤,现在一日一夜之中亦屡发不止。虽严冬亦不暇着衣,痒发时,非速奔不快。予谓此乃心气郁结,血液过腻所致。狂奔则结气解散,血亦转清,此所以有效也。为针肺经云门,心包络天池、内关各穴,专用泻气散血之法。二次以后,痒不复发,此亦奇疾之一也。

(十六)腰痛 甘镜先律师,留欧美有年,饮食起居皆有西洋化,以致遇有疾病,亦无不用外医。一日其夫人病腰痛不能辗转,注射电疗诸法无不用尽,终归无效。余素与甘友善,甘乃询以斯疾足下金针能愈否。余答金针无病不治,何况区区腰痛。乃刺肾俞,一补而瘥,镜先以神术目之。夫腰痛之起因甚多,虚实寒热皆有,须看准病原,自然发无虚射。甘夫人乃肾虚腰痛,如认为实症,用力去邪,殆矣。如孙东吴俞逸芬诸子,皆患此病,无不病随针去,而针法亦各不同。盖皆按照各人病原针之,不是千篇一律也。

(十七)膈食 姚守仁先生之夫人,肝木不和,体又素弱,于归十载,未经生育,以此肝脾之病影响于胃,发生膈症。三年来不能进粒米,仅以流汁度其生命,咽中如有物窒塞,腹虽觉饥而不能下咽,夜来必有潮热,经亦不调而多带。细思非舒肝和脾,不能开其生机,徒治胃病,如以石投水。乃先刺期门,再针膈俞、白环俞、中脘、中极等穴,食欲大增,升能经调带止。今年已育麟儿,此乃病理中应有之效,并非出乎意外也。

(十八)胃病 曾则生任沪保安处副处长时,曾病胃疾,食不甘味,中脘作痛,日渐瘦削,卧床数月,几无生理。解震皋先生与则生有师生之谊,往探其病,而则生泪出,以为生机绝望。震皋先生以其侄梅生兄曾有痼疾,为余所愈,令延予治之。询其经过,中西杂治,补泻兼施,终无起色。予只为针中脘、关元诸穴,其疾良已。盖曾君之病,不过胃阳不足,消化不良,以致失其营养。治法虽多,毫不中病,诛伐无过,安得生机。予不过为之拨动机关,令其胃阳畅遂而已,岂有其他妙巧哉!

(十九)蛇蛊 蛊症江浙不多见,余随宦在川滇及游历两广,曾有闻见放蛊害人之说。谓由五毒蛊合而为一,饮食起居坐卧之地,皆能传毒,此齐东野语,不见经传之谈。然亦有受山岚瘴气,腹中便尔成形,或水土不宜,初到水远山遥之地,体质与风土不合,亦易发生此病。庚午,奥人陈姓,肢痛治愈后,其家一区姓媪云有胃疾,余以为普通胃病,嘱其来寓针之可也。越日媪来求治,自云病已七年,而中脘坟起,腹饥则痛,多吃不易消化之物则安。七年来,日渐加重,人则奇瘦,其脉大小不一,顷刻异状,其舌满布红白相间,杂之小点,而如蒙以一层灰白之薄苔,断为蛊症无疑,试针数处。次日再来,云不针尚可,针后虽多食而痛不能止。即为再针中脘,不十分钟而狂呼大痛,欲自拔其针,禁之则云要吐,口即喷出奇臭之水,随出一物,类似蛇形,长逾一尺。蠕蠕而动。同时诊室中之病者,皆带针而逃,一时秩序大乱,而区媪晕矣。顷刻即苏,七年痼疾,经此一针,病根全去,良深快慰。怜其贫困,乃以药物助其调理,不久即平复如常。

(二十)干血 曹女年十七,忽停经九月,人渐瘦,脉沉实,舌白,口渴心烧,中脘痛,少腹左胁下痛而拒按,夜来潮热盗汗,便结溲少而热,微咳无痰,皮肤枯燥,肌如甲错,无一不是干血痨之症状。但室女停经与妇人稍异,治法亦各有不同,较之曾经生育之妇人尤为棘手。乃一方用去瘀之法,刺其肝脾各经之穴,其腹痛拒按之状渐解,一方又以培养新血之法,从期门等穴启其生机,心烧潮热等症亦退。前后月余,其经复至,诸病霍然。

(二十一)死脉 一日在蒋某家治疾,有附诊者一。三十许之妇人,云日来偶觉胃纳不健,请书一开胃方剂,按其脉大异之。询其有无他状,云无。余未书方而告其家人曰:殆矣。其脉二十至必一停,停后不能复还,继而复动,则与前后不能接续。经云一息不运则生机穷。此在脉法中谓之代脉,虽无大病,必难久存。蒋某以余故神其说,未之信。十余日后,忽患气塞而没,是乃气脱,非真窒塞也。至此方信余言之不谬。

(二十二)小肠气 名画师金健吾,乙丑春病小肠气,左囊肿大,寒热交作,转侧不能者有日矣。余因嗜画,耳其名,由友人之请托而往诊。乃为针归来、肾俞、气海诸穴,数日即愈,今已十余年而未一发。夫小肠气之病,虽似有形,而实为气所结,其气一散,其形立消。今之医家,误认为实。在有形之病,可以割而弃之,岂知此等病朝割去而夕复生,屡生屡割,不死不止。不揣其本而齐其末,即在他事,且犹不可,况病关生死,岂可草率从动,用剖割草菅人命。因论小肠气,而可悟其他类似之病状治法矣。

(二十三)齿痛 黄金荣先生病齿痛二十余日,遍服清泻苦降之剂,始终不效,寝食为之不安。余适有他事往谒,问此病针法能治否?余谓舍蛀齿外皆可治也。即为针合谷、吕细等穴,针去痛除。先生云金针治病如此神速,悔不早用之,致多受二十余日之痛楚云。

(二十四)腰痛 中外医家商讨金针医学时,有同文书院院长大内畅三先生在坐,询及金针能治年久腰痛否?余曰可。间日邀诊,谓余年六十有二,病已十又三年,平日起居坐卧均感不便,惟阴雨之先,节气之前,不但不能转侧,且腰部肤冷如冰。中西杂治,终未离去痛苦。前曾一度归国,请其国中著名针灸家治之,亦无大效。言次即以手臂腰腿等处之灸疤出视。余谓《内经》云太阳所至为腰痛。太阳,膀胱府也。又云腰为肾之府,转侧不能,肾将惫矣。今既不能转摇,而腰部肌肉又异常觉冷,其为肾阳衰败无疑,宜温通肾府,以去寒湿而助元阳。即针肾俞,腰部立觉奇暖,去针后即起立如常,谓十余年之痛苦去于一针,何神速乃尔,即书东亚神术四字为赠。

关键字:神针,针灸,黄石屏,武术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百家合符

网友评论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的心情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