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医理探究 > 中西争鸣

潘德孚:一个白血病人痊愈后的思考

西医的诊断是与治疗分家的。也就是诊断正确,不一定能治好。因此,
其一、诊断对治疗来说是不存在必然的联系。
其二、抽骨髓检查,牺牲病人的部分造血功能,只是为了向病人证明不是医生治不好,而是因为病人得的是白血病。
其三、诊断的标准是幼稚白细胞占25%以上,就叫做白血病;24%就不是。

一、被误诊为白血病人的故事

自西方医学发明了白血病后,人们一听家中有人如果得了白血病,就被吓得全家痛哭。80年代,我的朋友魏小康任温州市农科所所长,当时所里有位27岁姓李的女干部,因发热住温州第一医院,注射的都是进口抗菌素。但不管使用的抗菌素如何高级,打针不仅退不了热,体温反而越来越高。医生用完各种检查方法,最后确诊为白血病。对医院的医生来说,他们已经花光智慧,得到结果了,也算对得起病人了。人们并不知道,当他们刚去医院的时候,为什么不被诊断为白血病。因为,在医院里已经多天挂液,血液里已经充满了抗菌素,造血功能被抗菌素污染,这样的情况再检验骨髓,说得的是白血病,怎么不想一想这可能就是生病的原因呢?

但是,这个确诊,对家属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一听到这消息后,全家如锅上蚂蚁,认为一定是诊断错误,其父母认为女儿本来健健康康的,怎么一下子会得这样的大病。于是要求农科所所长出马与一医打交道,要求他们请最好的专家来会诊。小康说自己被缠得毫无办法,家人为子女忧心如焚,这是情理中之事,小康素来是个老好人,当然满口答应,去一医商量。岂知一医的医生竟然坚决拒绝。院方的理由是:全市只有他们的血液科是最好的,设备与医生俱属一流,岂会有误诊的?到哪里能请到比本院更好的专家?

然而,家属总是执着地认为是误诊,把复原的希望寄托于误诊,并且东挖关系西打听,找到杭州某大医院有位表姐也是血液科工作的。于是,再来要求小康出面,请一医给转杭州诊断治疗。因为,那时候这些干部的医保经费,需要挂钩的医院同意才能报销。小康只得再次出马。所好,医院这次总算是勉强同意了。农科所便安排一位所里的医生送这女同志到杭州去。

那时候交通极不方便,从这里出院那里进院,要花四五天时间。几天后小康在食堂碰到这医生,心中很是奇怪,觉得这医生怎么擅自回家,连招呼也没打一个。于是上去问:“你怎么回来了?”医生说:“好了。”小康更是奇怪:“怎么说病就病说死就死了?”“好了”在一些时候的对话中,会被理解为“死了”或“完蛋”的意思。医生一看小康有点发呆,知道他理解错误,就再一次解释说:“三四天没打针吃药,体温就退了。现在她也回家了。”小康说,这女同志现在已经退休了。

现在很多人听到某家属患上了癌症,便火急火燎地寻找大医院治疗,晚一天也不行。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大家产生了这样的心态的。现在想想才知道是癌症分期论作的怪。将癌症分为早、中、晚三期,也不知道是那个人搞起来的,这个人真可以得诺贝尔医学发明奖。他把全世界所有的人都骗得团团转,这才是个真本事。因为根据我的研究,癌症说纯属子虚乌有,那么分期从哪里来?笔者从《医生没有告诉你的》一书上也看到美、英两国的宫颈癌、乳房癌早期筛检的调查,其中也说到了分期无依据,不禁拍手。一个毫无依据的设想,被人弄得毕真毕真的,而且让全世界的人上当而浑然不觉,不是应该让我们扳大姆指吗?无怪乎100年前,法国科学院院长弗朗科伊斯?马根迪,在一次欢迎他的聚会上说:“先生们,医学是一个高明的骗子。我知道它叫作科学,它确实叫作科学!它是无与伦比的科学。医生若不是骗子就是经验主义者。我们的无知依然如故。”马根迪确实是位伟大的医生,他是如此公开大胆地承认西方医学的无知。

二、退热为什么会退出白血病

把它称为是一次误诊吧!然而这样的、涉及生死的误诊,当然会引起许多不满,医院医生是怎么这样糊涂的?温州农科所里的一些干部,要求所长出面向一医提意见,告诫医生下次应该当心点。但另一些人则认为,所里的医保是与一医挂钩的,如果搞不好关系以后去看病会遭到刁难。小康只能不了了之。这里说明,这种医保制度实在好,它保护了医生因误诊被提意见,也保卫了西方医学伪科学的面目,免得遭受揭露。让人不懂的是,这个所里的干部都是大学毕业的,他们怎么不懂诊断错误涉及一个人的生死,为了搞好关系难道可以视若无睹?为什么这些干部想不到将来此事出在自己家中将会如何?

一个人被诊断为白血病后,为什么全家惊慌?因为这种诊断相当于判死刑了。这样一个案例,家属因不敢置信而要求会诊,谁都不会坦然接受的另一个道理,在于她还只有27岁,自我的人生航程正在扬帆,怎么认为得了必死无生的疾病呢?医院的血液科很自信,才不同意会诊,如果他们稍有疑义,难道会如此决然拒绝?他们认为检测数据实实在在,科学岂容怀疑?就像方舟子一样,只要相信科学数据就不会错。而不知道问一问这科学数据是来自何方,是干什么用的。这种自信来自他们的教育。所以,我说中国教育大失败,是因为我们培养出的都是像方舟子这样的人才。

他们认为,温州市最好的血液科专家已经都在这个医院里,在这个专业方面,没有比他们更好的医生了。这说明他们认为自己的书本知识,或者实验室的能力,都会比其他医院高。其他医院的医生,根本无法提出不同意见了。但是,实践却证明这些专家们所接受的知识有错。后来,有人把这些意见反映给他们,那位血液科专家却认为是他们打了很多的抗菌素起作用才退热的。

其实,这个错误很容易被想到的。现代医学的错误在它的对抗疗法。对抗疗法把病人的症状叫做病理,对抗的意思就是消除病理。例如发热的退热,腹泻的止泻,咳嗽的止咳……问题在于这些方法的治疗的思想基础是错误的。因为,现在西方体制外的研究已经知道,所有的病理现象,也就是生理现象,因此,采用对抗的做法,就是与生命对抗,而不是与疾病对抗。医学的目的本应是帮助病人治好疾病。而帮助病人治好彼的方法这才是现代医学成为人类生命威胁的原因。

首先是发热本就不应该退热,它看起来是病理现象,却是机体进行抗病的生理现象。发热白细胞升高是为了抵抗疾病,可是西医却要用退热药退热,用抗菌素降低白细胞。这么样做法的本意,不是治好疾病,而是在制造疾病。

医学博士曾志军说:“发烧是人体免疫力清除有害物质的信号,是人体自我改善的表现,是人体免疫系统对侵入人体内的病毒或滞留在人体的毒素发起战争的信号。在高温环境,外源侵入的细菌病毒无法正常复制,从而丧失大量繁殖的能力,这时是人体杀灭这些病毒的最好时机。另外,发烧还可以清除在骨骼中的毒素。发烧可以促使人体加快代谢速度,可将滞留在人体的毒素转变成能量,被人体所利用。骨质疏松的病人,甚至可以利用发烧的时机,大量补充钙等相关的营养素,可以增加骨质密度,改善骨质疏松的状况。”(《医生向左病人往右》第7页,广东花城出版社2007年2月)

体温升高,血检白细胞升高,都不是坏事,而是在抵抗疾病,或者是为了改善自己。那么退热,或者降低白细胞,岂不是不让病人进行自我改善?不让病人抵抗病毒或细菌?再强调:生命以发热来抵抗病毒、细菌,或者为了排除体内的毒物,来改善自己,医生怎么可以用药物来退热?也就是说,医生不是在帮助病人抵抗病毒、细菌,或者改善自己的做法,而是采用退热,因此引来了生命的进一步的反抗——体温不退,白细胞继续升高。医生没有追究自己错误的原因,而是在病人身上找原因。于是从骨髓中找到了幼稚白细胞,便把这种病称为白血病,意思是不是我治不好你的发烧,而是你得了白血病才退不了烧。究其实,这幼稚白细胞,是因为医生大量用药而牲出来的。接着,医生便把这种幼稚白细胞叫做癌细胞。因为有了这个名称,就可以拿化疗来杀灭这种癌细胞。这样一步又一步地导引病人进入深渊,走向死亡。

上例患者,年仅27岁,这种年龄的人,因为过去一直没大病,家中父母怎么相信会突然患上不治之症呢?所以,认为诊断错误就是一种自我维护的自然反应。这才使他们不顾一切地寻找会诊的通道。其实,他们想不到的是西方医学是看本本的,只要符合本本上所说的,再无论如何的会诊,都无法证明医院医生是误诊了。所幸,他们的要求被拒绝。假设他们没有被拒绝,而是医院同意会诊,会诊的结论必然是医生诊断没错,那么,随之而来的化疗一定会送了她的性命。所以,这次活命是偶然的幸运,不是必然的结果。

三、中医的缓解与西医的缓解

机缘好在这个亲戚不是温州的血液专家,而是杭州血液科的,这才发生了停药几天的事件。就是因为这几天没用药,又加上患者年龄轻,新陈代谢能力强,新的毒物没进来,老的毒物一干净,就自然退烧了。这样的命不当绝,纯属偶然,而不是因为诊断错误被证明才死里逃生。实践证明白血病所检出的幼稚白细胞为癌细胞之说,纯是胡说八道。如果有癌细胞这回事,它们岂会因停药、停烧而消失,怎么说得通呢?孙起元先生也认为白血病是癌症之说没有科学根据,因为过去说得白血病是病毒感染,如今怎么会改说是癌症呢?西方医学之所以改口,其目的很明显,是为了推销化疗药物。因此我认为,为了保卫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国家安全局应该认真追究引进化疗药物的责任人。

因为,笔者查阅白血病痊愈率,却没有看到有痊愈的人,讲的都是“缓解率”。“缓解”的意思我很明白,就是暂时得到缓解。西医的“缓解”这的概念,不是讲患者的精神状态,而是讲显微镜下点起来的幼稚白细胞数目少了。假设患者躺在床上很痛苦,只要幼稚白细胞数目减少,便属于“缓解”,便会让医生高兴。西医指“缓解”的另一个意思是,什么时候病再次发作或突然死亡医生是不知道的。就中医的观点,是患者精神恢复是缓解,预后必定良好。因为危险期给渡过去了。对比西医“缓解”与中医“缓解”:西医“缓解”指的是显微镜下点出来的数据好起来,中医“缓解”是生活质量好起来。麦克塔格特在《医生没有告诉你的》中讲了一个笑话,说一个医生治死了一个癌症病人。但解剖了这个癌症病人后,医生发现癌肿块不见了,于是兴高采烈,因为,癌肿块给治没了,他成功了。

曾博士所说的发烧原因,对发烧的新解释都是现在的西方非主流医学的研究成果。因为,主流对这样的解释一定不满意——生意经给打断了!它说明现代医学的对抗疗法,走的是一条与人类健康相反的道路,是打着医学牌子反医学的道路。早在100年前,法国科学院院长弗朗科伊斯?马根迪医师说:“医学是一个高明的骗子,我知道它叫作科学,它确实叫作科学!它是无与伦比的科学。医生若不是骗子,就是经验主义者。我们的无知依然如故。”(《现代医疗批判》第131页)作为西医医师的马根迪先生说这种反西医的话,并从根子上否定西医学,是因为他已经行医多年,摸透了这个医学的反人类的性质。

那本救白血病人的书——《白血病人将获救》,却因在大陆出版有困难,而在台湾出版发行了。这证明,西方制药公司是一个嗜血的利益集团,他们无时不在想方设法阻碍中医治疗白血病的研究和治疗,使许多白血病人活活送命还倾家荡产。他们没治好一个人,却用“缓解率”来欺骗民众。这“缓解率”是指化疗后幼稚白细胞指标减少,或指输血后血液检测的各种指标上升,故谓之“缓解”。可是,许多病人没隔多久,其指标仍然下降,甚至比原来的更差。因为,化疗和输血,都会损害病人自身造血功能。可以认为,如此治疗及其检测指标无异于蒙骗!

但是,因“缓解率”的发明,并利用“缓解率”而得诺贝尔奖的却实有其人。奇就奇在缓解率不是治好病,而只是显微镜下的观察就可以,这是不是有点便宜?也就是说,只发明从显微镜下看幼稚白细胞减少的方法,而没有因这种方法治好一个白血病患者的人,也可得医学奖,这只能算发明奖而不应该是医学奖。从这样的诺贝尔医学奖的情况来看,医药利益集团的黑手,已经伸得很远很深了。笔者此说,不是否定在西方医学中这些获奖者个人的研究成就,而是觉得很多人的成就被居心不良的医药财团利用了。例如“骨髓移植术”与“干细胞移植术”的发明者获得诺贝尔奖,但医疗上运用该术治疗者仍然无一人获救,存活数十年的。因为,运用该术首先必须用化疗消灭人体排异能力(医生在告诉病人的话则又变成:用化疗杀死癌细胞)。西方医学一系列的方法实际只是在推销化疗药物,因为,它是利润最高的。

四、幼稚白细胞不是癌细胞论

我有个患者朱剑霜,说自己12岁时一次感冒发烧,在当地诊所挂液(加抗菌素)一周,体温不退,转附二医治疗。做了骨穿,医生诊断为白血病。因缴不起高昂的费用,医生给天开几帖中药回家。只服了一帖,觉得不舒服,就不再用了。隔壁的堂伯母给了她3帖草药(有忍冬藤等),服后就痊愈了。到底是草药灵验,还是与上例一样停止了西药的使用?不管是草药灵验,还是停药后没有了外来毒素的输入,西医诊断学都没有什么颜面可辨白。白血病之名,已经把无数人的生命送进坟墓,西方制药公司却因此大发横财。

西医的这种压制疗法——即发热用的退热法,实际就是在压制生命的生理现象,因为它遭到生命的反抗,于是体温才会不断升高。白细胞当然会跟着升高。但是,病人之所以称为病人,当然是因为身体不好,他需要白细胞升高,但制造出来的白细胞必然有一些不成熟,就好比工厂制作的模具不好,压出来的东西是次品一样。这就叫“幼稚”。可想而知,幼稚白细胞不是什么会吃掉正常细胞的癌细胞,也不是什么病毒感染,而是“厂方偷工减料的产品”。处理的方法只要维护机体平衡,使生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就行。

幼稚白细胞应该说只是白细胞中的次品,现代医学把它解释为癌细胞,还说它会吃掉正常细胞。这种说法的目的,是为了制造癌恐怖,给使用化疗药物做依据。因此,只有根据笔者所写的才能真正会讲得明白。否则,上例如的痊愈和很多白血病人不治疗反痊愈的,没理由好说。

现在的法院对死刑判决为什么极其谨慎,因为,这是事关一个人的生死判断。当白血病给制造出来后,人们相信医院的医生判断,却不知道这个背后插一把科学大旗的医生是在胡说八道。现在一医的医生如此决然不同意会诊,说明他们相信检查数据已经“很科学”地被掌握,证据掷地有声,这还有什么错的?说白血病就是白血病,决不怕人家闲话。事实是怎么样的呢?没用药三四天,热退了,白血病也没有了。错在哪里?我们当然就应该追究这白血病是从哪里来的?因为,白血病就是杀人凶手。它已经杀了不少人了。我们要追究的目的是因为仍有很多人发热到医学,医生使用药物而烧退不了成为白血病的病人,千万不要再来信医生的白血病诊断,而且应该拒绝做骨穿。因为这种骨穿,对患者的损害,远远大于发热造成的损害。

确定白血病的条件是:单位白细胞升高,倍于正常数,幼稚白细胞超过25%,当然,24%就不能算了。这个比例,从某种意义上讲,不只是不科学,简直是草菅人命了。因为,判人死刑只差了1%。死活之差怎么只1%呢?也就是说,血液中含有的幼稚白细胞如果低于25%,那就叫正常细胞;如果超过25%,那就叫癌细胞。杠杠划到25%这个标准从哪里来?这是没有人知道的。不相信者请你们去任何一个大医院的血液科,寻那些顶尖的专家问一问,看他们怎么答复。他们的论据是:幼稚白细胞就是癌细胞,会吃掉红细胞的。所以,应该用化疗药物杀死它们。这不是天大的谎言吗?要是说,25头狼成群结队了会吃人,24头狼就不会吃人,你相信吗?

再如说,用化疗药物治白血病到底救了几个人,迄今为止,还拿不出几个治好的数字来。那么,这种治疗方法能让人相信吗?骨髓移植建造起一个巨大的血库,同样也拿不出治好几个人的数据。现在,骨髓移植改换做干细胞移植了,同样也没有听说治好几个人的。一个世纪过去了,死于白血病治疗者数不胜数,未见从治疗中生还者,却见到了治疗方法的花样翻新。更多的是让人见到了“不治疗者比治疗者生存的希望要大”。这些人之所以死里逃生,是因为他们有各种原因而没有治疗。一种是因为没钱,医院的医生不愿意给他们治疗;二是因为他们没有相信现代医学的判断,而是吃中草药痊愈了;三是与上面说的一样,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他们避免了治疗而却痊愈了。然而几乎绝大多数人却仍然执迷不悟,认为“生了病就应该去医院”,却不知道这是送死的原由。我认为,专拿白血病来说,死了多少人?美国政府应向全世界人民谢罪。

纽约医师、外科医学院教授阿朗索.克拉克教授说:“尽管满腔热忱地做好事,但医师却造成了许多损害。他们匆匆忙忙地把成千上万的人送进了坟墓。本来,若把这些人留给大自然来治疗,他们就会康复的。”(《现代医疗批判》第129页)克拉克教授不明白的是,这些医生自认为在努力做好事。但他们的这种好事后面是许多人被送走了生命。如果他们不是这生满腔热忱,而是磨洋工,那么活着的人会更多。大多数人之所以死亡,是因为他们接受了“科学医学”的教育,并且毕恭毕敬、必规必矩的去执行。因此,笔者认为,不怪医生,要怪那“科学医学”。它就像一台大机器,有着很强的自组织能力,把所有的利益者卷了进来,然后有序地分配到每个岗位,每个人在其中,只是一个微细的零件,自觉或不自觉地执行它所布置的任务。

五、中医、中药能救部分白血病人

上海的长海医院亦即上海海军总医院,规模很大,十年中所收治的白血病人当然很多,就是没一例获救。只有一例姓马的患者,因拒绝化疗,完全吃中药而康复。这说明中医中药可以使部分白血病人获救。因此,孙起元先生生前就专门从事于中医中药治疗白血病的攻克研究,著成《白血病人将获救》和《白血病医疗宝鉴》两书,对白血病的治疗做出了重大贡献。很多人经孙先生的治疗而恢复健康。

医学的本质是一种个人艺术,靠医生个人的学识和悟性治病救人,而不是靠现代的“科学”。所谓“科学医学”,是指一种统一的标准,统一的格式,统一的用药治疗。而这种“科学”,违背了生命的个体特异性,忽视了生命自身的抗病能力。究其实,病人生病是靠他自身的抗病能力还是靠医生的治疗方法和药物?可以认为,病人自身如果没有抗病能力,得病也就不能产生症状;如果病人没有这种能力了,即使医生是神仙,也救不了的。因此,做医生的诊治方法,凡是有利于病人抗病能力的,便是正确的方法;凡是不利于病人抗病能力的,便是不正确的方法,也就是不科学的方法。说穿了,医生治病,在于维护病人生命的抗病能力,而不是削弱这种能力。诊断白血病用抽骨髓的方法,和治疗白血病用化疗,之所以不仅无效而且有害,是因为它在破坏人体自身的抗病能力。其方法用药如此之不科学,哪能治好病人?!

2011年1月份,我接受过四个白血病人,一个7岁的男孩,一个3岁的男孩,一个9岁的女孩,都做过化疗,都是外地来的,没有住温州观察,脸色和精神都不好,开始都有通讯联络,后来就没跟我联系了。我相信,他们的预后一定不好。只有一个35岁的女人,我问她为什么不做化疗,她说没钱,连一次的化疗费都无法缴。我说,幸好你没钱,也许救了你。至今,已治疗8个月,其中有一段时间已经减用中药,每两天吃一帖药。但最近进展不快,我也为此伤脑筋。后来了解到这女人环境不好,丈夫从来不理睬她,使她心情抑郁。住在母亲家周围又都是小作坊,有毒的气体经常随风光临。现在的天气暑热湿重,她便经常发热。我相信如果她能换个环境,一定会很快健康起来。可是我只是个医生,没有能力帮助她换个环境。

这四人得白血病的原因,都起于发热,然后去作退热治疗,因热退不了,便不断用药,最后检查认为得了白血病。我真奇怪,为什么没人质疑:这白血病是否是药物用出来的?(后来这女人因发热不退,一亲戚出钱把她拉到医院里去治疗后,挂液退了热,10月8日再诊,白细胞降到了0.58,红细胞降为1.24,血红蛋白降为35,血小板降为48(10月5日测)。此后如何会难说,但已10个月过去了,我仍在继续观察,这样的生活质量,没有化疗的痛苦,总比西医治疗要好。

六、白血病的诊断标准是最不科学的

医院的医生对治不好的发热,叫住院的目的就是做骨穿。骨穿如果检查不出什么病,那就白给抽了骨髓;如果能检查出来的,那不是白血病,就是骨髓异常增生综合征(就是造血功能障碍症),两种病都是必死之症,对孩子治疗来说,检查没一点实质性的意义。治病不是为了检查,而检查是为了治病。现在的骨穿检查,不是为了治好发热,而是为了知道是什么病却不知道怎么治。这样做骨穿,有什么意义?

我见过好几个因发热在医院退不了热的患者,医生便给他做了骨穿,然后告诉他此病无药可治。他们是走进医院的,做了骨穿后下肢痿软被抬了出来,不能走了。为了知道是不是一个不能治好的病名,医生拿病人的下肢痿软为代价,这像话吗?依我的看法,这样做,医生不是在治病,而只是为了告诉你为什么退不了烧,意思是说明白:不是我治不好你的病,而是你得的病无法治。

白血病的诊断,可谓是最不科学的。首先说它的诊断方法,是用抽病人的骨髓才能做出诊断。病人骨髓是造血用的器官,即白细胞、红细胞皆由它来制造。如今用损害造血的器官,来证明是不是它生毛病,实在有些可笑。假设你向一间新房子的主人说:你的房子是个破房子。那主人一定会很生气,他会要你拿证明。你说,把这房子捣个大洞,不就证明是个破房子吗?现代医学就在不断地制造这样的笑话。

西医的诊断是与治疗分家的。也就是诊断正确,不一定能治好。因此,

其一、诊断对治疗来说是不存在必然的联系。医生诊断用的是病名,治疗用的是症状。症状主要来自病人的感觉,病名却来源于仪器的检查。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做外科手术,诊断出来的病名对治疗来说就毫无用处。那么,很多用伤害病人的检查方法,就有可能会使病情进一步恶化,易治的就会变成难治的;轻病变成了重病甚至死亡。

其二、抽骨髓检查,牺牲病人的部分造血功能,只是为了向病人证明不是医生治不好,而是因为病人得的是白血病。为医生洗责,不是为了治病。白血病西医就是治不好的。治不好——只是证明西医治不好的,现在还活着,还可以找别的治疗方法;如果你认为治不好还是要治,那就只能用化疗送命。君不见,上海的长海医院,十年收治的病人无一获救的事实吗?

既然这样的治疗方法无一获救,人命关天,老早就应该改弦易辙,另砌炉灶才是,现在几十年过去,西医为什么还守着这个老行当?原来是西方制药公司造药不容易。一种药物从研究到生产,到批准上市,要很长的时间。加上把白血病这个名称造出来到普及,也需要很长的时间。如果把这个病名废掉,再起一个新名称,又需要很长的时间;再加上这支靠白血病治疗死人受益的,从专家到生产到销售的队伍,建立又是这么的不容易。反正,西方的内科医疗是靠不断圆谎而获利的。再继续把这个谎圆下去,直到无法再圆为止,那也不是个大问题了。

其三、诊断的标准是幼稚白细胞占25%以上,就叫做白血病;24%就不是。这说明幼稚白细胞是正常存在的:占25%以上的就称为癌细胞,只有24%的就不是癌细胞,这个根据从哪里来?西医说癌细胞会吃掉红细胞,造成恶性贫血,才叫白血病。难道25%就会吃掉红细胞,只有24%就不会吃了?25头狼会吃人,24头狼就不会吃人,这个道理能成立吗?

2011年8月12日

关键字:白血病,检测,治疗,西医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百家合符

网友评论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的心情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