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医理探究 > 中西争鸣

李传奇:带癌生存引发的思考

三年前,我听说,每年我国有200万癌症的发病率,当年被治死的达80%,也就是有160万人死于治疗。这些死亡的人中,有很多人不是应该立即治疗的,因急于治疗才死了;有人当然一定是很严重了,没办法治愈了,才死亡的。但这样的人有多少?我们需要搞清楚。为什么?为了少死人。我们本就应该大力宣传得了癌症不治疗,而现在民众的心理却是得癌症要马上治疗,不要挨了时间。操纵这种蛊惑人心的讲法背后的黑手应抓出来,而且应给以严惩。道理就在于它比杀人犯更坏,它所杀死的人更多。但它们却挂着救死扶伤的招牌。

人生下来就注定要死的,世上就没有不死者。死亡无法选择,但活着的人,生存质量是可以选择的。我的同学马大静,50岁的时候,得乳房癌,当然是做了手术加化疗,所好的她女儿是医院护士,那时医院对经济还不大讲究,术后叫她回家注射化疗药。大静回家注射了两次,就趁女儿上班,把药物统统扔到垃圾桶去了。女儿下班找不到药了,问妈妈,大静说:“要我化疗我宁可死。”女儿听后,两行眼泪挂了下来,她是想:“这下我母亲可没救了。”大静现在80多岁了,经常外出旅游,活得舒舒服服。

美国加州,有个琼斯教授,几十年来追踪调查癌症的治疗,得出结论:“不治疗者比治疗者,生存的希望高4倍。”这个结论,非常有意思。它告诉我们:“100个癌症患者,全部都去治疗的,死了80个;如果都不去治疗的,只死20个。”

三年前,我听说,每年我国有200万癌症的发病率,当年被治死的达80%,也就是有160万人死于治疗。这些死亡的人中,有很多人不是应该立即治疗的,因急于治疗才死了;有人当然一定是很严重了,没办法治愈了,才死亡的。但这样的人有多少?我们需要搞清楚。为什么?为了少死人。我们本就应该大力宣传得了癌症不治疗,而现在民众的心理却是得癌症要马上治疗,不要挨了时间。操纵这种蛊惑人心的讲法背后的黑手应抓出来,而且应给以严惩。道理就在于它比杀人犯更坏,它所杀死的人更多。但它们却挂着救死扶伤的招牌。

五年前,笔者曾经提出癌症患者必须要树立的三个观念,即“癌症不等于死亡”的观念,“带癌生存”的观念,“求医更要求己”的观念。为此,笔者曾经写了一篇“癌症患者必须树立带癌生存的观念”的文章。此文曾经被《抗癌乐园》等采用。

随着时间的推移,认识的加深,笔者越来越感悟到“带癌生存”观念的重要性。还有,在和我交流的癌症患者中间,带癌生存的患者很多。更重要的是,我爱人目前也是处于“带癌生存”这样一种状态,所以探究探索“带癌生存”问题,就显得尤其重要。

由于此问题重要性,而又因为此问题相当复杂,所以很有必要多费些笔墨。

第一个大问题:带癌生存现象相当普遍。下面是几则真实的案例。

第一个真实的案例:我爱人的有关情况:

1985年春节期间,任民办教师的爱人发现腹部肿块,大小如鸡蛋。因为忙于迎接县教育局的检查,所以一直推迟到5月15日才做手术,取出的肿瘤大小为7×9CM。根据一般情况推算,爱人带癌生存时间至少应该在一年以上。

1995年春节,发现爱人肝脏有一病灶,大小为10×9CM,由于开始怀疑为肝囊肿,所以一直到1998年2月17日才手术,从发现病灶到手术也有3年之久。至于带癌生存的时间应该更长,远远不只是3年。

2009年,具体时间已经忘记,爱人发现右肾脏附近有一肿块,开始,B超医师告诉我们是肾移位,所以没有引起重视,只到2010年发现肿块老是在长,所以才知道不是什么肾移位,而是腹部转移灶。于是接着进行中医治疗一年多,由于没能控制肿瘤生长,不得已才于2011年7月27日在北京协和医院做了腹部肿瘤切除术,从腹部摘除一个大小为17×12CM的肿瘤。由于肝部也有多发转移,其中大者直径为3CM左右,所以手术后接着做了肝部肿瘤的射频消融术。那时肺部也有多发病灶,但没有进行处理。

从2009年发现所谓的肾移位病灶,到2011年7月27日手术,中间时间长达2年之久。

手术三个月后复查,发现肝部那些小的病灶又增加到3CM大小,与射频消融前的大小相差无几。

2012年10月2日,我们又为爱人做了B超检查,发现肝、脾都有多发转移,或者说肝脾上的病灶都已经长满了。其中肝部的大者为:4.3×4.6CM。做B超的医师周长问我爱人,“你现在疼不疼”,爱人说“不疼”,问“有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没有”。周医师这时说:“你申报一下‘世界吉尼斯记录’吧,像你这样到现在还没有什么症状,饮食正常,真的没有,难以理解”。

目前,可以说我爱人肺部、肝部、脾脏都有多发病灶,加上我爱人1985年曾经做过胃部手术,2011年又做了一次腹部手术,估计现在五脏六腑恐怕都可能存有病灶,但她还活的好好的。我爱人的这种情况,和庄淑旗女士解剖的那位因交通事故死亡的男性基本上一样,都是五脏六腑到处都是病灶,可仍然都没有什么明显的机体症状。庄淑旗女士说的这位男性见后面的介绍。

如此,如果从1985年开始计算,1985年前后带癌生存不少于2年,1998年前后带癌生存不少于3年,最近这次带癌生存也不少于3年。三次带癌生存时间之和,不少于8年,甚至更长。在此带癌生存期间,爱人的日常生活基本上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而且在多数情况下根本没有什么影响。如果说有什么影响,我认为其中最大的影响就是,由此带给我们夫妇两人思想上的担心、困惑等。

第二个真实的案例。

笔者本人。笔者本人2004年10月多了贲门癌手术,2006年10月发现肝肺多发转移。2006年底至2007年初化疗6个周期,效果不理想。所以我自己主动提出,干脆出院,回家自己调养,半年后肝上的病灶消失,可肺上的病灶仍在,一直到去年10月我县教育局退休干部统一查体时被告知肺部还有一个小结节,就是现在肺部是否还有病灶,我也不清楚。总之,从2004年至今,都也可以说是带癌生存吧。

第三个真实的案例:

台湾癌症问题研究专家庄淑旗女士在《怎样生活不生气》一书33页谈到:“那是我在大学研究的时候,夜间送了一个交通事故受伤的男性。因为内脏已经破裂,急救无效不久就去世。这时候观察其内脏时,赫然发现所有的内脏器官,如胃、肝脏、肠已有癌的症状,而且已到无法治疗的程度,应该是无法过着正常生活。告别仪式后,他的太太告诉我死者的日常生活近况。她说:死者56岁,他们均不知患了癌症。未遇交通事故前,不但没有重大疾病,睡眠、胃口都很好,也没有感冒、便秘、泻肚子、肩膀、腰酸疼的现象,无疲劳如常地过着健康的生活。”

此书于中华民国七十九年出版。考虑到庄淑旗女士的认真、庄重的为人,以及所讲故事的时间、地点、年龄等都比较具体,此事不可能有假。

第四个真实的案例。

我国著名的肝癌外科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被称为医学大家、肝外科界的泰斗的汤钊猷老先生,在《消灭与改造并举》一书的第27页谈到这样一种情况:“西医关注肿瘤的大小,……传统中医则主要关注症状的改变、四诊的改变、生存质量(精神、饮食等)和生存期,而不十分介意肿瘤的变化。笔者20年前曾经遇到一位肺癌病人,经放疗和化疗后,肺部肿瘤消失,达到完全缓解的标准,但不到一年便死于广泛转移。而30年前遇到一位不能手术切除的肝癌病人,肿瘤在上腹部隆起如小山,只是用攻补兼施的中药治疗,加上每天外出活动数小时,3年后仍生存,而且一般情况比原先好,但肿瘤大小不变,仍如一座小山。”在这里,汤钊猷先生对带癌生存是肯定的,并为此感而到欣慰、高兴。

第五个真实的案例。

庄淑旗女士在《怎样生活不生气》一书140页谈到:已经退休的日本元宫内廷事务次官白根先生,72岁时被医院确诊为胃癌,又因为白根的双亲都因为患有癌症死亡,所以思想极为消极。庄淑旗女士告诉他,“要首先先改变进食生活的律动,遵守早餐三、早餐二、晚餐一的量比例。尤其是晚餐要吃简单的蒸粥,绝对禁止夜食(吃宵夜)外,对于生活上的该注意的问题也详加讨论,要他暂时实施这种生活方式。”结果白根先生又健康地活了20多年,于1983年7月因为其他疾病去世,享年92岁。白根先生去世后做了解剖调查,结果发现白根先生的大肠和胃部都有癌症病灶。白根先生带癌生存的时间是20多年。

第六个真实的案例。

一位36年的左乳癌骨转移患者。

此故事见台湾张钊汉2011年6月在吉林的演讲第四讲的前15分钟。此人是一位女性左乳癌骨转移患者,当时79岁。1976年发现患有乳腺癌,并做了手术,术后发现骨转移。30多年来,她不去医院,不吃药,不打针,但是她却注意坚持锻炼,注意调整心态。这些情况是在左乳癌患者在让家张钊汉医师给她做原始点推揉时,她向张钊汉医师和广大听众简述的这些经历。读者如果要详细了解她的有关情况,可以观看张钊汉医师的视频。

第七个真实的案例。

癌症患者凌志军在他写的《重生手记》119页谈到这样一个真实的案例:

2005年,我的一个亲戚在例行检查是发现肝部肿瘤。当时浑身上下没有任何症状,能吃能喝,精力充沛,仍以健康良好的身体状态工作着。一旦发现肿瘤,我的这位亲戚以最快的速度进了手术室。他找到了当地最好的医院,请来了最好的医生操刀。医生以不容置疑的口味宣布手术成功,肝部肿瘤已被切除。可惜的是,病人很快就去世了,整个过程不到三个月。噩耗传来的那天,我在悲伤中前前后后仔细回想,最后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位医生的所谓“手术成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手术给这位病人带来了痛苦,还有很大可能是缩短了他的生命,至少没有延长病人的生命。

我县教育局家属院有好几位死于癌症的老同志,情况与此相似。他们平时也都没有任何不适,只是在一年一度的体检时发现了病灶。之后,接着进行手术、化疗、放疗,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在半年到一年内去世。

至于他们为什么死去,我的看法与凌志军的看法完全一样。同时我还认为,如果不是例行检查,因此而过早不发现病灶,他们活的时间可能会更长一些,其中有的人可能到现在都还活着呢。

这方面的实例还有很多很多,多到不可胜数。由于篇幅所限,就不再多举。

结论:上面几个真实案例一再告诉我们,带癌生存决不是个别现象,而是普遍现象,而且有相当一部分,或者说有一大部分患者,他们没有疼痛感,也没有其他不适。看来,病灶没有给这些患者带来痛苦,至少是不会使他们很快死亡。

第二个大问题:癌症患者到底是如何死的。

我们说人们带癌不会造成死亡,至少是有相当多的人带癌不会造成死亡,或者不会造成很快死亡,那多数癌症患者又是如何死的呢?

还是让我们看看以下事实吧!

我们先一下谈谈大概的情况。不少人都知道这样一句话:癌症患者有三分之一是吓死的,三分之一是治死的,三分之一是病死的。这种说法不但在癌症患者中间得到认同,而且得到业内很多知名专家的认同,就是过度治疗和恐惧加速了癌症患者的死亡。

一位名叫厄尔的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的肿瘤专家,在对1991--2000年的215488个癌症患者的最后治疗状况进行了一番调查之后指出,有超过百分之十的晚期癌症患者,在临终前两周还在接受化疗。在我国,癌症患者遭受的“过度治疗”比美国人更甚。

癌症患者凌志军在他写的《重生手记》一书的前言中的第一句话就谈到:“癌症患者中有很多人并不是死于自己的疾病,而是死于自己的恐惧和错误治疗。”

我想,这也许是作者凌志军患癌以后最重要的感受,也是作者要告诉我们的一个最重要的信息吧。

前面都是从宏观上讲的,现在再举一些具体的实例和一些较为普遍的现象。

凌志军在《重生手记》一书中举了这样一个例子:

我(凌志军)的一位同行不幸患了淋巴癌,那时候他正当壮年,有一个受人尊重的岗位。他格尽职守,有兢兢业业之心,无哗众取宠之意,所以在公众中享有很高的声誉。这样一个癌症患者,正好具备了医生下重手、出狠招的两个条件:有一副好身板,而且不缺钱。他进了最好的医院,请了有名望的医生,享有最好、最周到的医疗条件。于是,他开始接受一轮又一轮的化疗,就这样过了十个月。2009年夏,他在最后一次,也是“更大剂量的一次化疗”之后不久,就撒手西归。(见凌志军《重生手记》195页)。

秦兆虎在谈到癌症患者是如何死的时候说:

我补充一下,全世界都差不多,无论哪种癌症,最后死的结果,95%都死于一样症状,就是说,很少直接死于癌症。

为什么是这样情况?希望大家一定要记住:所有的癌症,什么肝癌、肺癌、什么白血病、什么脑癌、胃癌、肠癌、胰腺癌、胆囊癌、甚至皮肤癌、淋巴癌,他们最终大多数是一样的死法。因为,任何癌症到医院就是穿刺活检、开刀、化疗、放疗这一套。以开刀为例,开刀有两件事情必须做,一是止血,因为伤口不能让它出血。第二,用抗生素,就像我一样,撞了车。不给你挂抗生素怎么办?现代医学只有这条路,他认为你肯定要感染的,所以要挂抗生素。

那么,肺癌的前期往往是肺里面有阴影,我说实际上不是癌,但是医生就认为是癌,东西多了就说是弥漫性感染,里面分出什么条式状,腺癌等等,说了一大堆癌,然后毫无疑问,就先挂抗生素,消炎。那么,你无论肝癌、肺癌,其他癌,抗生素挂下去,加上穿刺、化疗、介入疗法,结果最后都会使真菌长起来。真菌长起来后,就会感觉胸闷。只要经过这些疗,后果都这样,胸闷、气喘,然后逐渐过渡到脑缺氧,然后眼睛看人看不清楚,然后人来了不认识,然后医生说,转移到脑了,大家准备送终了,最后哪里是死于癌啊,最后是缺氧性死亡。有的呢,医生给他加大加快用量,于是,呼吸更紧张,喘不过来,怎么办?医生就给他吸氧,氧气罩一罩,管子一插,死得更快。没几个套氧气罩的能逃脱掉。除了临时性的创伤性的,急救的。

凡是癌症病人,各种各样的癌症,医生最后都会给你套上氧气罩的,死的结果都一样,原因就是因为肺里面缺氧了嘛,都被所谓的癌细胞占满了。其实哪里是缺氧,哪里是癌细胞。你看吧!氧气罩罩上去,开始氧饱和度指标还能升到90以上,开始氧气拔掉还能坚持一会儿,到后来氧气一拔掉,一秒钟血氧饱和度就掉下来,再继续吸氧,血氧饱和度指标就掉到90,甚至到80几。因为里面根本没有可以存氧气的空间,指标是假的。

2007年11月到2008年1月,我(秦兆虎--笔者注)连续几次到北京去治疗一位首长,他得的是肺癌,在最有名的医院治,说快不行了。我去北京把他治得好起来了,就回来了,那边又动员他放疗,放的不行了,又要我赶过去,如此反复。第三次去,我一看,糟糕!肺里又都满满的了,这样下去不行,我把他调整得好一些后,他就下决心同我一起坐火车到杭州。病人、家属都一起来了,如果不是前几个月的几次我用中药治疗,让他感觉到有明显效果,这样一级的高干,是不会主动要跟来杭州的。

(关于如何对待吸氧问题,网友风中叮咛阅后谈了她自己的看法:

我公公今年五月份由于肺心病,脑梗,肺心功能衰竭,大小便失禁,医院报了病危,让拉回家,终日依靠氧气罩喘气,中医也说没几天了,随时可能过去。公公出院后拉到了大姐家(风景优美的湖边),大小便不能自理,公公自行拉掉了氧气罩(可能不想活了),每天在大家轮番劝导下只喝一点粥,躺在床上整天一动都不动,机体功能居然慢慢有所恢复,现在大半年过去了,公公大小便基本能够自理,三餐大多喝粥,还能下床走一会儿,各方面都大有好转。大概氧气罩只能救急,绝不能一直戴着。)

董草原医生在谈到癌症死亡的原因时说:

在我看来,导致癌症患者死亡的原因总的来说有三种。第一种是癌毒致死,表现为癌疼致死。第二种是机体并发症致死。第三种是机体功能衰竭而死。而后者大都是治疗所致。

癌毒作用的肯定是痛死,并发症肯定有腹水、发黄等症状,只有因衰竭死亡的不痛,没有明显的痛苦的感觉。而最容易引起衰竭的,就是使用现代医学的止痛针,大量使用止痛药麻痹神经。可是有没有想到这样一点,人之所以能感觉到癌痛,说明神经还有感觉,如果感受不到疼痛,情况就更严重了。因为止痛针不是去掉疼痛的根本方法,只是麻痹神经,疼痛其实还在,而且继续加重,只不过患者自己不知道罢了。好多患者都是这样,有感觉的人还有得救,麻木了就很危险了。最后呢,大量使用止痛药的癌症病人虽然痛止了,人也跟着就没了,神经已经麻痹死了。

需要说明的是,著名疼痛专家、台湾的张钊汉医师却认为,癌症疼痛是他处筋伤所致,与病灶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所这样就排除了癌症患者由于病灶疼痛直接致死这样第一种情况。

自学成才的按摩师陈玉琴也说过:你可以到医院问一问医生,癌症患者真正死于癌症的很少,大都是死于并发症。

这些天来,笔者也进行了较长时间的回忆,发现癌症患者死亡时的具体情况分别是:

1、直接死于手术,最近几年,这样的情的确大大减少。

2、因为化疗等治疗使患者的血象太低,体质下降,因此直接死在医院,或者回家后不久就死亡。这样的情况倒是不少。

3、还有一些患者后期出现腹水,就住在医院,或者间断地住在医院,医院的治疗方法绝大多数是抽水,吃西药利水,结果不久死亡。需要说明的是,癌症患者一旦出现腹水,情况已经比较严重,但也不是不可救药,但多数需要求救好的中医。

(网友风中叮咛谈了她对腹水问题的认识。她说:

近期有两位病友离开,离开前都是出现了腹水,且很难控制。

黄金昶治腹水,是用药物敷脐+长时间艾炙,取得了好的效果(但我的这两位病友都用了一次,但没什么效果)。慢性病人与其出现腹水之后的亡羊补牢,手忙脚乱,不如未雨绸缪。第一就是保护脾胃,可选的方法有刘太医的开胃汤,秦兆虎的吃保和丸,我们目前是多喝山楂水,常服鸡内金山药粉。第二是保持大小便畅通,每天关注大小便的数量和质量,保护肾脏膀胱系统,方法有膀胱经艾炙,拉筋,还有李老师的膀胱经拔罐等等,我们还有常吃枸杞子,黑芝麻丸。第三也是最关键的,保护肝脏,如果肝脏不行了,再补蛋白还容易造成肝昏迷。对于肝脏来说,最大限度的减轻负担,也许就是最好的保护,方法就是平和喜悦,不生气,高质量睡眠,尽可能不吊液体,绝对不用抗生素,尽量不用有毒中药,还有多喝红枣水,我们也用了郭林气功及糊涂医的卧床内视肝脏,及三申道人的木棍相击传导胆部的方法。)

最近,有不少腹水患者求救,问如何治疗腹水。看来此问题需要认真对待。

4、还有一些患者出现低烧或者高烧,因此住进医院或不住进医院,由于发烧不退,就老是用消炎药等,结果不久死亡。

(网友风中叮咛看后,对如何对待发烧颇有感触,她说:发烧是机体发挥自身机能,启动自愈机能,对外邪抵抗时出现的症状。对于发烧,要深入思考发烧的原因,用退烧药是最愚蠢的做法,如果患者能发烧,说明机体还有抵抗力,一般即刻退烧最简单的就是热敷风门、风府、泡脚,喝热姜葱白葱须汤,捂被子发汗。大汗淋漓后,对于久病体虚的,还要再喝黄芪乌梅汤,敛阳补虚。)

5、还有一些癌症患者因为出现癌痛住进医院,由于患者多用西医的方法止疼,而这些方法治标不治本,即不能去除造成疼痛的原因,所以因为疼痛为诱因死亡的不是太少。但据台湾张钊汉医师所说,病灶不是疼痛的原因,筋缩才是造成疼痛原因。按照中医的“不通则痛”的说法,大都是经络不通造成的,也不是直接因为病灶过大而致患者死亡的。

(网友风中叮咛看后补充说:疼一定要止,疼痛使患者生活质量低下,无心抵抗病邪,是癌症患者想求速死最主要的原因。不同原因的疼痛,有不同的治疗方法,张钊汉的原始点,针炙止疼,拔罐止疼,吃董有本的消疼丸止疼,董洪涛还介绍过一个方子也能止疼。)

结论:不管是医生等专业人士承认,还是笔者自己回忆,真正直接因为肿瘤过大而死亡的例子,真的不多;而死于“过度治疗”和错误治疗的,倒是不少。

第三个大问题:癌症患者为什么可以带癌生存。

还是先让我们听听一些治癌专家的意见吧。

(网友风中叮咛看后说:只要癌症没有攻克,就没有什么名副其实的治癌专家。)

1、潘德孚医生的“河有淤积仍可流水”说。

潘德孚医生在“天下无癌”一文中说:

生命只是一个时空段,就像一条溪流,从源头出发流至大海,也就是从生到死走完一个时空过程。癌就像这溪流夹带的泥沙而形成的瘀积。这瘀积逐渐增大占了溪流的道道,也就是占位性病变。可想而知:在溪流里有瘀积占位,溪流不会中止它的行程,必继续流向大海;在生命运行的道路上有瘀积占位,生命也不会停下它的“脚步”迈向天年。溪流清理了上游,水流因而加速,冲毁瘀积直流大海,这就是癌肿块自然消失的道理;即使冲不垮也能绕道而走流到大海,这就叫带癌生存。如果不是这样,那么现代的病理学家如何解释许多癌肿块自然消失或带癌生存的机理呢?可以这么说,人体上有瘀积也决不会死亡。只要生命还在,它的自组织能力仍然在“指挥”着流向大海,瘀积无法威胁生命。人的生命之流水,有着十分完善的自组织能力,难道就会在发生病变之后坐着等待死亡的来临?治理溪流不应该是去挖掉形成的瘀积,而应该是清理上游的水土流失,让流水慢慢冲刷瘀积;治理生命因运行而产生的肿块(顽痰、瘀血)岂可采用挖掉(手术切除)的方法?即使不理会癌的存在,人也可以活到天年。我这里有个朋友,体检结论说他血液中发现癌细胞,他十分惊恐来请教我,我嘱千万不要用化疗杀癌细胞。我告诉他这个道理:泥沙堵塞河道能发大水,但是河水中有泥沙说能发大水就是胡说八道。他听后恍然大悟。数年过去了,身体健健康康,一点事也没有。

他在此文的另一处再次谈到:

生命像一道溪流,从山顶流到大海,去完成一个时空过程。溪流夹带的泥沙形成了瘀积,像人体内的毒物形成的肿块。任何一种瘀积都无法阻挡生命的流水流向大海,与任何肿块都无法使生命停止呼吸是一样的道理。如果认为发现癌细胞能预测生命的危险,岂不像认为发现流水中的泥沙,就能知道河流必将发大水一样的没有道理吗?

2、庄淑旗女士的“大树中空仍可存活”说。

庄淑旗女士在《怎样生活不生气》一书第130页说过这样一段话:

明治神宫内有一颗中空腐蚀的巨木。这一课巨大的树木不但活着,而且翠绿的叶子生机怏然。人类的身体也是如此,虽然身体的一部分有些组织的变化,但如果日日过着有规律的生活,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生活上与自然的节奏相协和,那么癌也不必惧怕。怕的是不顾及会造成癌的自己的生活样式。而一听到癌,就想即刻动手术,这好像有点过于性急。重要的是改善造成癌的生活方式,要建立不使癌异常发达的环境,才是真正的癌的治疗。

3、台湾张钊汉医师的出现病灶是“筋缩和体质变寒讯号说”。

张钊汉医师在他的《原始点疗法》这本小册子中,是这样介绍癌症的:(原文)

癌症不可怕,它只是因体质变寒所产生的讯号,就像水太冷了会结冰一样,也是提醒我们体内的代谢变差了,生活习惯该改变了,不是来要我们的命的。而且癌细胞是与生俱来的,是生命不可切割的一部分,并非要处理的对象。

可是当癌症被医学不断的夸大,变成是一种恶疾,是要命的东西,甚至医师会以威胁、恐吓式的语言告诉病人说:如果你不接受手术或化疗,癌症会迅速恶化,最多只能活几个月或者几年等云云,让病人吓得半死,生活在死亡的阴影下。这并非找回健康的开始,根本就是噩梦的开始,从此一生也注定与幸福、快乐无缘。

……

癌细胞本来就是一个讯号,如报警器一样,是不该被处理的,处理反而是灾难的开始。而且癌细胞也是生命的一部分,如果破坏性的处理,无疑是破坏了自己的生命。所以癌症患者应该从饮食、运动、作息、心情开始调整起,真正能救你的是你自己,而不是有病急乱投医,最好拒绝医院任何的检查与威胁。只要愿意乐观地面对生命,积极去生活,把体力调整好,我们不但可以活得很自在,而且又可以延年益寿,何乐而不为呢?

癌症患者可透过原始点的按推,及善用内、外热源,不但可以节省大量的医疗费用,又可以解决很多症状,让病人面对癌症不再恐惧,重新站起来,迅速找回自信与快乐。

张钊汉医师给癌症患者开出的处方是:1、改善体质,做四个方面的调养:少吃寒凉、适当运动、起居有常、调整心态。2、坚持原始点按推,同时利用好内、外热源,祛除各种症状。如此,癌症患者不但可以带癌生存,而且可以活得更好。

4、潘德孚等多人的“癌肿块是生命自身的排毒装置”说

潘德孚医生在《天下无癌》的第四个问题中说:生命在身体中各种循环(血液、淋巴液、水液)中产生的瘀积,影响了生命信息的运行,生命的自组织能力就把它集中安排在某个信息点上等待排出,这样才产生了肿块。这样的肿块, 与其说是癌细胞不听指挥任意增大,不如说是生命本身的一种为排毒自救的有意安排。所谓的癌细胞,实即是生命准备把它们作为牺牲的脓化细胞,因而才胀大异常,在显微镜下有异于正常的细胞。脓化细胞表现各异是因为每个生命的自组织能力不一样。

关键字:癌症,化疗,带癌生存,治疗,西医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百家合符

网友评论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的心情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