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医理探究 > 中西争鸣

【中医故事·潘德孚】救救孩子,拒绝可怕的治疗

百家合符·青青(微信号lll18910178380)感言
看了前文真的很心痛也觉得很可怕,腰穿、激素,看下来胆战心惊,这还是个孩子啊。我们是不是应该反思?所幸孩子碰到了潘老,转向了中医治疗。所以,古人所云:为人父母者不知医为不慈,为人子女者不知医为不孝。作为炎黄子孙,我们守着祖先留下来的那么多宝贵的中医智慧,真的是非常需要传承的。曾经毛主席希望:六亿神州尽舜尧,我想中医知识也该普及到“六亿神州”。

 受尽了种种痛苦与折磨,在接触潘爷爷之后,终于见到了太阳,生命中出现了彩虹。

2014615日,一个宁静的夜晚,却发生了不宁静的事。一个小女孩在床上拼命打滚,用手不停地往自己脑袋上敲,那个可怜的小女孩就是我。那时的我己经咳嗽了十几天,每天半夜咳的厉害。(现在才知道那是百日咳),因为没有发烧,长辈就让我吃止咳糖浆,吃感冒药,可是不见好转不说,还越来越难受,晚上咳的睡不着觉。在15日晚上吃了一顿烧烤后,晚上烧到了38.6度,而且咽喉也开始疼痛,半夜头疼欲裂,才出现了上面那一幕。

爷爷奶奶于是带我到村里的卫生室,医生一看,第一句话就是"给她做皮试",第二句话是"好,挂上盐水",他开了张单子,扔在一边。紧接着,我就被扎上了针,挂上了盐水。打吊针打了一个星期左右,我还是没有好转,一直发低烧。

622日,到一家大些的医院验了一下血,说白细胞偏高,得加消炎药,这样又吊了三天针,更加厉害了,吃啥吐啥!爷爷奶奶决定带我去丽水市中心医院看病。到了市医院,又开了一大堆单子:验血、挂盐水、做核磁共振……下午可怕的事来了,我从来也没听说过:腰穿脑脊液。迷迷糊糊中只听到了医生说的几个字:把她抱过来。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蜷缩着身体,只见爷爷奶奶用力拉住我,随后,我感受到了一阵巨痛,无法形容,无法忍受,撕心裂肺,又好似千万根针扎进我的身体……

那时我第一次领悟到什么是真正的痛苦。做完后,奶奶告诉我“刚刚好像第一次没抽出来,抽了两次”那时候,我痛的都无力反抗了。接着是一天到晚挂盐水,腰穿的第二天,上厕所时,发现拉小便特别困难,坐在马桶上要七`八分钟才能拉出来,后来几天,不仅小便难拉,脖子也僵硬不能动弹了,问医生是不是做腰穿引起,而医生说腰穿不会影响,(后来问潘爷爷才知道是腰穿对身体的伤害引起了那些症状。)

这样过了5天,妈妈从北京赶回来了,她问医生病情,医生也不能确定。刚入院时诊断为"病毒性脑膜脑炎,急性扁桃体炎",住了5天院,做了两次腰穿,花了将近6千元,出院的诊断为"病毒性脑膜脑炎,急性扁桃体炎,播散性脑脊髓炎待排”,多了一个病不说,出院时小便困难,脖子不能动弹。而且医生只是说"可能、大概、也许"之类的话,根本不能确定是什么情况。

于是630月,妈妈带我到杭州儿童医院治疗,医生看了检查,又做了胸片(本来还要让我做胸穿,我死活不肯做,才逃过一劫),最后医生说我得的是"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说比脑炎更严重,必须大量用激素,前五天,每天激素药物量是300mg,接下来每天是30mg,就这样我住了十九天的医院,花了二万多元后出院了,出院后,医生让我每天吃30mg的激素,一周后吃10mg的激素,结果不到10天,我又出现了住院前的症状,发低烧,头晕头疼,恶心,小便难排。妈妈马上又带我回杭州儿童医院。一回去,我知道准没好事。果然,又让做腰穿,又是打吊针(每天300mg的激素药物),又治疗了半个月,花了二万多元,最可怕的是用了激素后,我胃口大的惊人,在短期內发胖10公斤,特别是脸像吹气球一样鼓起来,脾气很不好,忍不住就哭,也不知哭了多少回,而且一下蹲,骨头咯吱咯吱响,那种摩擦声,让我的內心多么煎熬。爸爸妈妈也知道这激素很伤身体,所以找了一位中医医生帮我用中药调理,从1119日开始,慢慢的把激素从4颗减到1颗,128日,激素全部停掉,我那时真的很高兴,以为自己全好了。人也没那么胖了。

我没想到腰穿和激素的治疗伤害那么大1227日,我的左眼视力模糊,第二天就感觉不到光了。爸爸妈妈急坏了,赶紧又把我送到杭州儿童医院,这次本来中医医生提醒我父母千万别做腰穿,可是医院医生说不做腰穿不给治病。无可奈何,我又含着眼泪进去了,最后又做了腰穿,而且查不出原因,原来的脑脊髓炎己经好了。

没有办法,又找人到浙二眼科诊断,说可能是左眼视神经炎;多发性硬化?只能用更大量的激素治疗,2o1512日开始连输5500mg激素药物,之后每天15mg激素,加各种营养素。这次19天的住院治疗,花了爸爸妈妈3万多元。122日,终于从儿童医院出来,每天得吃30mg激素,我看着那药,头皮都发麻,这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什么时候才是头呀!

老天有眼,经过朱老师的介绍,我遇见了温州的潘爷爷。26日,我到潘爷爷家看病,潘爷爷和蔼可亲,虽然己经80多岁,头发有些花白,但整天腰背挺直,忙着帮助病人。我觉得特别亲切,潘爷爷知道我这病是治坏了的病,很难治,但看我才12岁,很心疼我,最后还是帮我用中药治,非常感恩!现在服潘爷爷的中药快三个月了,激素马上要全部停了,身体也苗条很多,脸也没那么肿了。真的非常感谢上苍,使我在最无助的时候遇见了潘爷爷,他简直是我生命中的天使。我相信阳光总在风雨后,生命一定会出现彩虹。

也希望潘爷爷继续帮助我,让我从魔洞中走出来,我相信中医,相信潘爷爷,也相信自己的自愈力!

 

 

 


手把手教艾灸等中医方法,做名副其实的家庭保健员

【普及班】

家庭中医保健普及班,学习人体经络、腧穴的知识,掌握艾灸、拔罐、刮痧、推拿等中医外治方法,为您和家人的健康保驾护航!费用1680元/人。

【小儿班】

学习小儿推拿手法及小儿常见病治疗,中医绿色健康疗法护佑孩子的健康!宝宝再也不打针了!费用1280元/人。

 

期数

时间

地点

联系人

第44期家庭中医保健普及班

5月11—15日五天

北京

永泰庄

田老师15811316951

第45期家庭中医保健普及班

5月30、31,6月6、7、13日五天

北京

永泰庄

黄老师13811771751(微信号hdm13811771751)

第46期家庭中医保健普及班

6月19-22日四天

上海

徐汇区

刘老师18910178380(微信号lll18910178380)

第18期家庭中医小儿保健班

6月24、25日两天

上海

徐汇区

刘老师18910178380(微信号lll18910178380)

 

关键字: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百家合符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的心情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