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医理探究 > 中西争鸣

权威医疗机构揭露: 中国每年将有100万人死于超级病菌!

首医等4家医疗机构揭露中国抗生素滥用触目惊心!中国每年将有100万人死于超级病菌!(本文从网上转载) 参考消息网4月5日报道:外媒称,高盛公司资产管理部前主席、经济学家吉姆•

 首医等4家医疗机构揭露中国抗生素滥用触目惊心!中国每年将有100万人死于超级病菌!(本文从网上转载)

参考消息网45日报道:外媒称,高盛公司资产管理部前主席、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26日表示,中国到2050年将每年有100万人死于对抗生素具有耐药性的“超级病菌”,损失会高达20万亿美元。奥尼尔认为,这个威胁使“中国在过去十年里令人瞩目的经济成就和它巨大的未来发展潜力”处于危险境地。凤凰有声故事周刊的博客,201532日刊登文章指出:来自首都医科大学等4家医疗机构的研究者在发表了一项调查成果,揭露中国基层医疗机构的抗生素使用情况,业内医生的评价为“触目惊心”。


以下来源凤凰有声故事周刊的博客

中国人滥用了多少抗生素?


抗生素,是最常见也是最容易被滥用的药。过度使用抗生素会加速耐药细菌的蔓延,使我们在疾病面前渐渐变得不堪一击。

黄小洁的相亲再次宣告失败。这次又是对方拒绝,介绍人委婉的告诉她,对方的理由是“她的牙齿不健康”。

这已经是黄小洁的第N次相亲失败了,并且依然是同一个失败原因。作为护士的黄小洁拥有清秀的相貌和苗条的身材;影响她相亲结果的,是她一口灰黑色的牙齿,这样的牙齿是典型的“四环素牙”。

黄小洁只是千千万万个因小时候过多使用四环素来治病而导致“四环素牙”的受害者之一。从上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四环素在中国一度被当成了“万金油”在使用。

然而,随后更多种类抗生素的全民式滥用,留下的就不再只是如同“四环素牙”一样的简单印记,而是催生了具有强耐药能力、医生对它几乎束手无策的“超级细菌”。今天,具有强耐药能力的金黄色葡萄球菌在医院内感染的分离率已高达60%以上,抗生素滥用的结果是我们不得不付出生命的代价。

抗生素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医学发现,是人们常用的药物之一。长期以来由病原菌引起的各种传染病,如鼠疫、肺炎、结核病、天花、淋病等严重危害着人类的健康和生命。直至英国细菌学家弗莱明发现青霉菌会产生一种具有抗菌作用的物质——青霉素,人们在对付传染性疾病方面才有了重大突破。

抗生素是微生物在其生命活动过程中为了生存竞争需要而产生的一种具有杀死或抑制其他微生物的化学物质。弗莱明无意中在一个被污染的培养皿中发现了这种微生物之间的拮抗现象,原本打算培养的金黄色葡萄球菌,它的生长现象竟被一种青绿色的霉菌所抑制。弗莱明意识到青霉菌的分泌物应该具有抑制细菌生长的功效,他特地将此霉菌分离出来鉴定为点青霉菌,把培养液中的分泌物命名为青霉素。由于当时无法从青霉菌的粗培养液中将青霉素纯化出来,故在发表了几篇文章后,便停止了继续研究。但是这位科学先锋的发现为后人开辟了一种新的研究路线,导致了一场伟大的医学革命,刺激了后来大量能挽救生命抗生素的发现,这些物质可以杀死致病的微生物。


如果从弗莱明1929年发表《论青霉菌培养物的抗菌作用》论文算起,抗生素与人类疾病的作战已历80年。然而,当第14个世界防治结核病日来临之际,我们却得到了这样一组数据:目前全世界每年新增将近1000万个结核病病例,每年约有300万人死于结核病;单在中国,目前就有活动性肺结核病人450万。

曾经因为抗生素的杀菌威力而一度近乎绝迹的结核病卷土重来。更要命的是,今天的结核病病菌多数是具有强耐药能力的所谓“超级细菌”,我们仿佛又回到了无抗生素时代。

导致这一结果,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正是因为我们每一个人对抗生素的滥用,促使细菌进化至耐药;同时,曾经遥远的“超级细菌”现在已经与我们每一个人都极度接近。

2012年的春夏交接之际,吉林省长春人民广场上,一名扎辫子的男子戴着墨镜,扛着一根T字形的“墩布杆”,但“墩布杆”上并没有布条,取而代之的是30多个塑料输液瓶。连接塑料输液瓶的是输液针管,30多个输液瓶整齐地系在“墩布杆”上,随着他走动左右摇摆,男子沿着长春大街走到人民广场东侧的人行道上,引来20多人围观。见有人看他,男子干脆停下了脚步,霎时间引来了许多人的围观。

这位行为艺术家叫张亚忠,他解释说:“我用这些输液瓶和输液针,就是为了提醒人们不要滥用抗生素,从而保持身体的健康。”

然而,在中国的另一边,湖南省湘乡市的一座县级市的公立医院和社区诊所,陈女士与她6岁的女儿今年已经输液超过10次。按照医生的描述,她们俩大多数时候只是感冒和发烧。但因为“看着孩子病得难受,发烧很难降下体温”,陈女士根据自身的经验,在就诊时直接要求医生“开头孢”和“输液”。

这只是中国大陆抗生素滥用的缩影。抗生素滥用不仅无端增加了医疗成本,还导致细菌迅速耐药,威胁未来抗感染药物的有效。尽管中国卫生部门近年一直试图加强管理,但按照学界最新的研究:抗生素滥用在中国内地医院,尤其是基层医疗机构,依旧问题严重。一场医患间抗生素开药与否的拉锯战仍在进行。

中国抗生素滥用的根本原因,是制度缺陷、监管不力。按照目前的态势发展,新的“超级细菌”还会陆续出现,1020年内,现在所有的抗生素对它们都将失去效力。

2009年春节后不久,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的主任医师刘正印碰到了一个棘手的病人。

患者是重症监护病房一名年仅21岁的女孩,刚刚接受了肺移植,但医生就在她的胸水和痰液中发现了高度耐药的鲍曼不动杆菌。

刘正印说:“它能抵抗我们手头的几乎所有抗生素”,这种微生物仅对一种名叫多粘菌素的药物敏感。多粘菌素是一种很老的抗生素,然而,由于它对肾脏有严重的损伤,早已退出市场。

事实上,即使能找到多粘菌素,刘正印也不敢用,因为病人恰巧患有肾功能衰竭。“拿到化验报告后,我边看还边问自己,还有什么办法能对付这种‘超级细菌’呢?”这位传染病专家回忆说。

所谓“超级细菌”,是指那些几乎对所有抗生素都有抵抗能力的细菌,它们的出现恰恰是因为抗生素的使用。

刘正印说,这名携带“超级细菌”的患者,在13岁时就被诊断出肺部囊性纤维化,这是一种极易受到细菌感染的疾病。因此,在过去的8年,“她一直在反反复复地使用各种抗生素”。大量的抗生素虽然杀死了无数试图侵蚀女孩的细菌,但也“锤炼”出了不再害怕它们的“超级细菌”。

这已不是刘正印第一次遇到“超级细菌”了。

如今“超级细菌”的名单越来越长,包括产超广谱酶大肠埃希菌、多重耐药铜绿假单胞菌、多重耐药结核杆菌。其中,最著名的一种是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

金黄色葡萄球菌是一种常见的病菌,可引起皮肤、肺部、血液、关节感染。当年,弗莱明偶然发现青霉素时,用来对付的正是这种病菌。

在抗生素发现之前,金黄色葡萄球菌是医院的主要杀手之一,医生拿它根本没有办法。青霉素的问世,使它的猖獗有所收敛。但随着青霉素的广泛使用,某些金黄色葡萄球菌开始出现了抵抗力,能产生青霉素酶,破坏青霉素。

为了对付耐药的金黄色葡萄球菌,科学家又研制出一种半合成青霉素,即甲氧西林。1959年应用于临床后,取得了很好的疗效。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仅仅时隔两年,在英国又出现了耐甲氧西林的金黄色葡萄球菌,简称MRSA

对许多抗生素都有耐药性,进化出来后,以惊人的速度在世界范围内蔓延。据估计,每年大约有数十万人因此而住院治疗。

中国尽管到了20世纪70年代才发现MRSA,但这种“超级细菌”蔓延的速度却十分惊人。1978年,医务人员在上海抽检了200株金黄色葡萄球菌,分离出的MRSA还不到5%。而现在,MRSA在医院内感染的分离率已高达60%以上。这意味着,在医院的病人体内,有超过六成的金黄色葡萄球菌是难以杀灭的。

MRSA同样具有强耐药性的泛耐药肺炎杆菌、泛耐药绿脓杆菌,则对所有已知的抗生素耐药,它们被称为“超级细菌”。

201410月,来自首都医科大学等4家医疗机构的研究者在《美国医学会内科杂志》上发表了一项调查成果,揭露中国基层医疗机构的抗生素使用情况,业内医生的评价为“触目惊心”。

调查显示:中国基层医院的门诊处方中,抗菌药物的使用多达52.9%,其中60.6%没有必要。住院病人中77.5%使用了抗菌药物,其中75.4%属于滥用。此外,接近八成的感冒病人和超过九成的急性支气管炎患者使用了抗菌药物。


根据卫生部门2010年的数据,中国的基层医疗机构,包括一级医院、乡镇卫生院、诊所等一年接收约37.9亿的就诊人次,全国将近65%的病人在基层医疗机构就诊。这意味着,基层医疗机构也应该是最主要的抗生素使用者。

“中国的三级医院坐落在大城市,二级医院坐落在地区县市,它们的抗生素使用情况已经调查明了。而基层医疗机构虽然提供了主要的医疗服务,但它们的抗生素使用情况并不清楚。”上述研究者在文中称,要规范使用抗生素,就必须明确医疗机构使用抗生素的主要问题。

这项研究覆盖了中国6个经济发展程度不同的省份。它们分别是北京、吉林、山东、河南、江苏和浙江。研究者先是随机挑选了48家基层医疗机构,经过筛选并最终确定了39家,其中城镇23家、农村16家。通过选取这些医疗机构从2009年到2011年的数据,研究者作了回顾性调查。

在基于7311次门诊就诊记录和2888次入院治疗记录的大规模数据上可以得出一个重要结论:中国基层医疗单位的抗菌药物使用十分频繁,其中规范用药的比例在40%以下。换句话说,抗生素的滥用超过六成。

湖南省湘乡市一名来自基层医疗机构的医生透露:“这个结果并不奇怪。”从他了解的该市基层医疗机构情况来看,过度处方抗生素的情况确实比较普遍。作为一座县级城市,湘乡市最好的医疗机构是二级甲等医院。多数感冒或发烧患者趋于选择诊所。此外,病人到药店自主购买抗生素,药店随意出售的情况也比较普遍。

但该医生也认为:“与几年前相比,湘乡市医疗机构现在抗生素的使用状况应该有所改善。上述“滥用超过六成”的研究结果由于是基于2011年前的数据,可能有滞后性。不过,跟大城市或大医院相比,湘乡市这样的基层医疗机构抗生素滥用显然更为普遍。”

浙江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教授肖永红表示:“除了基层医疗单位,二级、三级医疗机构的抗菌药物使用也同样亟待规范。”近3年,卫生部开展的综合医院抗菌药物合理使用专项整治已经有所成效,大医院抗菌药物从使用量来看已有所减少,尽管使用中还存在诸多不合理情况。

肖永红所说的“卫生部专项整治”要追溯到2011年。当年,卫生部下发《关于做好全国抗菌药物临床应用专项整治活动的通知》,对全国各级各类医疗机构,重点是二级以上公立医院,实施抗生素专项整治。今年4月,卫生计生委再度发布了《关于做好2014年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工作的通知》。

2012年卫生部发布的《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被称为“史上最严”抗菌药物管制。其专项整治也设定了严格的抗菌药物管理指标。比如住院患者抗生素的使用率设定目标为60%。三级医院、二级医院的抗菌药物品种数也有严格限定。抗菌药物整治活动实行院长负责制。

2014年的中英细菌耐药高峰论坛上,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张文宝曾表示,中国抗菌药物使用率和使用强度还相对较高,但通过抗菌药物临床应用专项整治活动,从2012年的检测结果来看,相关指标有了很好的改善。

张文宝称,2009年全国住院患者抗菌药物使用率为68.9%,抗菌药物联合使用率为37%。通过整治活动,2012年全国住院患者抗菌药物使用率降低到49.2%,抗菌药物联合使用率降至21.6%。“中国医疗机构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制度逐步完善,医务人员用药行为得到进一步规范,特别是不合理医药费用得到了有效控制。”他强调,中国现在还面临着临床应用的抗菌药物品种较多、用药水平偏低以及不同地区存在较大差异等严峻形势。

在推动抗生素的合理使用上,各地卫生部门的手段和进展不一。2014年,北京市卫计委称,目前北京市已要求各医疗机构将抗菌药物使用纳入常态化管理,监测范围也从二、三级医院扩大到了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民办医疗机构,今后将逐步做到抗菌药物临床应用专项工作的全覆盖。

据北京市卫计委称,通过为期3年的抗菌药物临床应用专项整治工作,该市门诊抗菌药物使用率从2011年的14.97%,下降至2013年的9.29%,住院患者使用率从61.39%降至43.78%

北京市航空总医院的工作人员透露:“我们已经取消普通门诊静脉输液,并明确规定:门诊医生不得开具静脉用药处方。”为改善滥用抗生素现状,该院今年3月在北京率先作此规定。

20148月,安徽省卫计委曾专门公布“53种不需要输液”的疾病清单。清单中包括上呼吸道感染,以及体温38摄氏度以下的急性气管支气管炎,都明确可以不用抗生素输液。安徽省卫计委还要求,该省医疗机构要遵循“能口服就不注射,能肌肉注射就不静脉注射”的用药原则。

20149月,中国细菌耐药性监测网2013年的监测结果在《中国感染与化疗杂志》上公布。该监测网由来自各省的十多所知名综合性医院建成,每年都有各医院的研究者撰文,公开上年细菌耐药性监测网的监测结果。

新一期的《2013年中国细菌耐药性监测》报告显示:北京协和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等国内16家知名医院中,临床常见致病菌之一的金黄色葡萄球菌,对抗生素甲氧西林的耐药率高达45.2%;引起腹腔感染、尿路感染等疾病的大肠埃希菌,对抗生素庆大霉素和哌拉西林的耐药性达到约50%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副院长俞云松说:“现在的患者对一些抗生素已经产生了耐药性,这点让人很头疼。”他发现,年龄大的患者特别容易患尿路感染和腹腔感染,“一般急性尿路感染使用抗生素三天后就会痊愈,但导致这一疾病的大肠杆菌对抗生素的耐药性正在增加,我们只有提前做好细菌培养,才能知道结果并对症下药。”

“随着抗菌药物在临床的广泛应用,多重耐药和泛耐药菌株日益增多,已成为公共卫生领域的严重问题。”《2013年中国细菌耐药性监测》报告结论称:“细菌耐药性仍呈增长趋势,多重耐药和广泛耐药菌株在某些病区内的流行播散对临床构成严重威胁,应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并采取有效的感控措施”。

2014年,世界卫生组织发布首份全球抗生素耐药报告称,抗生素耐药性已对全球公共卫生构成重大威胁。如果不采取紧急协调行动,世界将迈向后抗生素时代,多年来可治疗的常见感染和轻微伤痛可再一次置人于死地。

该报告搜集了114个国家的数据,记载了全世界所有地区抗生素耐药的情况,重点关注造成败血症、腹泻、肺炎、尿道感染和淋病等常见严重疾病的七种不同细菌对抗生素的耐药性。


报告列举称,氟喹诺酮类药物作为最广泛用于治疗大肠杆菌引起的尿道感染的抗菌药物之一,1980年代刚开始采用时,耐药性几乎为零,如今在许多国家,这种治疗对半数以上的患者无效。

世界卫生组织卫生安全事务助理总干事福田敬二博士表示:“有效的抗生素一直是使我们能够延长寿命、更健康地生活和受益于现代医学的支柱之一。除非我们采取显著行动,加强努力预防感染并改变我们生产、发放和使用抗生素的方法,否则世界将失去越来越多的全球公共卫生产品,其影响将是灾难性的

作为世界上滥用抗生素问题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中国的情况一直不容乐观。早在2011年,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杨莉领衔的一项调查研究就显示,中国医院的抗生素不合理使用比例远超50%

造成中国抗生素滥用问题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据各方所言:其中既有医生和患者素养的问题,也有为预防医疗纠纷,医生预防性用药的缘故。此外,“以药养医、以药补医”的现状也是医疗机构不合理使用抗生素的重要原因。

2014年的报告中,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公众:只有当医生开出处方时才使用抗生素;即使感觉有所好转,也要服完处方的所有药物;决不与其他人分享抗生素或使用以前剩下的处方药等。只有通过这些措施,才能尽可能降低抗生素耐药带来的重大威胁。

 

 


跟着百家合符学中医,

做自己及家人健康的主人!

 

学习人体经络、腧穴的知识,掌握艾灸、拔罐、刮痧、推拿等中医外治方法,学习小儿推拿,中医脉诊、辨证论治等知识,为您和家人的健康保驾护航!

【北京小儿班】74511日两天半,费用1280

报名联系:黄老师13811771751 微信号:hdm13811771751

【上海脉诊班】7月1114日,四天,费用1280

报名联系:刘老师18910178380 微信号:lll18910178380

【北京辨证论治班】7月2529日,五天,费用1980

报名联系:李老师15811037694 微信号:bjhf_lzl

【广州】普及班72326日,四天,费用1680小儿班72829日两天,费用1280

报名联系:黄老师13811771751 微信号:hdm13811771751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课程详情

 

 

百家合符

微信号:bajiahefu

 

长按图片 [识别图中的二维码] 快速关注

微信平台个人号:bjhf_lzl

 

绿色健康新生活: anhesiji

关键字: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百家合符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的心情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