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医理探究 > 思考中医

中医与伪科学

我建议我国的科学哲学家们走出自己的象牙塔,关注哲学和科学界发生的事情。以中医是否伪科学的争论为例。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当西方的科学家和药物公司对中医越来越感兴趣时,一些中国学者要求禁止中医,因为中医是“伪科学”。一位院士,物理学家何作庥先生声称,中医杀了他母亲②,并杀了《红楼梦》电影中扮演林黛玉的演员陈晓旭③。按照他的推理路线,也应该禁止西医,西医也是“伪科学”,因为它也杀了许多人。另一方面,中医的支持者强烈主张中医是科学,不仅不应该将“伪科学”的标签贴在中医上,而且应该取消“伪科学”一词。因此,科学、非科

我建议我国的科学哲学家们走出自己的象牙塔,关注哲学和科学界发生的事情。以中医是否伪科学的争论为例。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当西方的科学家和药物公司对中医越来越感兴趣时,一些中国学者要求禁止中医,因为中医是“伪科学”。一位院士,物理学家何作庥先生声称,中医杀了他母亲②,并杀了《红楼梦》电影中扮演林黛玉的演员陈晓旭③。按照他的推理路线,也应该禁止西医,西医也是“伪科学”,因为它也杀了许多人。另一方面,中医的支持者强烈主张中医是科学,不仅不应该将“伪科学”的标签贴在中医上,而且应该取消“伪科学”一词。因此,科学、非科学和伪科学之间的分界问题已经成为不仅是科学哲学界,而且是更为广泛的领域的话题。我国的科学哲学家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对分界问题进行更为详尽的阐释。

在哲学界,科学的概念是混淆的,更不用说在媒体和公众的了解中。我的同事,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著名的哲学家叶秀山先生在他最近的一本书中提出了“为什么哲学是科学?”这一问题,他回答说:因为哲学提供知识。那么,科学与哲学,以及提供知识的所有其他学问之间有没有区别,有哪些区别呢?他没有细究。我想(冒昧地说),他可能不太理解当我们谈论分界问题时意味着什么?按照他的推理路线,一切研究、学问都是科学,科学就是一切,科学是一把包罗一切的伞,将凡提供知识的一切都包括进去。那又为什么要用“科学”、“哲学”等不同的术语呢?它们是同义词吗?这种科学概念与公众的科学概念相呼应。在许多媒体和官员发言之中,科学就是好的、真的和美的一切。不管什么时候,他们要论证一个东西是好的,就说它是“科学”或“科学的”。这种泛科学化是科学主义的一种症状:我们面临的一切问题,社会问题,腐败问题,环境问题,贫富鸿沟问题,都只能依靠科学来解决,不能依靠任何别的东西。“科学决策”和“科学发展观”现在是官员们和媒体常用术语。“科学决策”这一术语意味着决定的作出和决策的过程是正确的、好的、对的、可行的和实际的。然而,在这个术语之下掩盖了作为好的决策基础的重要价值,例如公正、公平、尊重人权和尊严等等。同样,“科学发展观”包含了这样一些价值,例如保护环境,减少资源浪费,缩小贫富差距,缩小能力分割等。

为什么科学哲学要讨论科学与非科学、伪科学之间的分界呢?因为科学这门提供知识的学问与也提供知识的其他学问(比如哲学)有很重要的区别,弄清这个区别对科学对社会都非常重要的。科学家自己也要弄明白什么情况下他在从事科学活动,什么情况下他是科学活动之余的爱好。例如牛顿想必就很清楚,他一方面研究力学、万有引力,做出了历史性发现;另一方面他对占星术和基督教的神秘学说感兴趣,但他从未发表,也从未与他的科学家同事交流。科学与也提供知识的其他学问(例如哲学)之间的区别,归根结底是科学的陈述或科学的断言,不管它是全称的理论的,还是单称的预见的,都应该能够与我们的经验事实(观察或实验的结果)相比较。这种比较会影响到对预见或理论的评估,到达一定阶段就会证实或证伪它们。我们称这种特点为可检验性。正是由于这种特点,科学知识是脚踏实地的,以证据为基础的,受人类经验控制的,它能不断解决其提出的问题,修正过去不可避免产生的错误,提出新的理论,引发新的实验,如此不断推陈出新,发展进步。哲学知识与此不同,哲学知识很难以经验证据为基础,它的基本问题往往不是可以解决的,而是不断加深理解的,因此我们很难用进步来表述哲学知识的演化。我们可以比较一下二次大战以来科学与其他学问(例如哲学)就可以看出科学的发展进步是多么迅速!这就是因为科学的可检验性,立足于证据的特点使它可以比较迅速摆脱错误的束缚,选择出比较可靠的理论来指导其发展。了解科学区分于其他知识的这个特点,具有规范性意义。对年轻科学家来说,你要提出科学的主张或理论,应该是能够与经验比较,接受经验证据的检验。否则,就到哲学所去谋生。科学基金的申请人、评审人,都要求申请基金的研究方案,不但有根据充分的科学假说,而且有检验科学假说的方法。国家分配给科学研究的基金不能提供给不能接受经验检验的科研方案。而对申请社会科学基金的哲学研究方案,并没有与经验证据比较的要求,这是合适的,因为哲学理论或哲学主张并没有可检验性的特点。

那些谴责中医“伪科学”的那些人,只是指中医没有用、无效、不好。然而,许多科学理论也是没有用,不能提供说明,不简单,不美,不好等。然而,中医并不是像他们所想像的那样没有用、无效。中医是世界上仅有的,平行于和独立于西医的医学体系。中医是治疗理论和治疗技术的系统,不能简单地贴上科学和伪科学的标签。正如对亚里士多德的知识学问体系,我们能简单地给它贴科学和伪科学的标签吗?或者我们能够简单地给盖伦或阿维辛纳的医学体系简单地贴上科学和伪科学的标签吗?我们可以问:某个可鉴定的具体的理论或断言是否是科学的,还是非科学的(例如哲学的),而一个体系往往其中既有可检验的科学理论或断言,又有不可检验的非科学(例如哲学)的理论或断言。中医中的阴阳和五行理论是哲学理论,与其他哲学理论一样,是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的。然而,不是所有不能证实或证伪的理论或断言都是无用的或无意义的,应该被扔进垃圾堆。中医是2000年来积累的医药经验库,从中引出可检验的科学假说是有可能的,而且许多科学家已经实际上这样做了。阴阳五行学说是构成中医整体论的概念框架,在其基础上的脏象学说提供了一个疾病和健康中的网络因果模型,这比西医古典的单因和线性因果模型更为接近现代。中医诞生于2000年以前,它的发展没有必要戴上“科学”的桂冠,它的主要代表人物也从未谋求这顶桂冠,那有什么根据将它贴上“伪科学”的标签呢?

另一方面,中医的支持者在反驳中医是伪科学的论点时,试图论证中医是科学,并进一步要求禁止“伪科学”一词。为屹立2000年的中医辩护无需“科学”这顶桂冠。事实胜于雄辩。在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承认中医的治疗力量,并且接受它。科学家努力在中医中寻找单一化学物质来有效治疗某种疾病,例如青蒿素目前治疗疟疾最有效。现在许多人正在用随机对照方法研究比较中医与西医的疗效。一个十分有希望的发展是,系统生物学也许可以将中医和西医结合在一起。系统生物学研究蛋白质、基因、代谢物以及细胞或机体组成部分之间相互作用,这可提供一条途径来理解中医的整体论治疗方法。大概1/3中国人以及越来越多的西方人选择看中医,因为这些病人厌倦了西医的还原论的、以疾病为中心、过分依赖机器的和心身二元的治疗方法,转而选用整体论的、以病人为中心的和更为人性的中医方法。语言是约定俗成,“伪科学”这个词已被全世界科学哲学界接受为讨论分界问题的主要术语。如何能被一个国家禁用呢?请设想一下,今年8月9-5日在北京举行第13届国际逻辑学、方法论和科学哲学大会,来自世界各地的数百名科学哲学家参加这一盛会,谁能与他们协商劝他们同意禁用“伪科学”这一术语。这不是有点太天真了吗?

① 本文是作者在2007年8月11日在第13届国际逻辑学、方法论和科学哲学大会“科学哲学从西方到东方:Robert S Cohen和中国”研讨会上发言的一部分。

② 我未经查证。

③ 据报道,陈晓旭患晚期癌症。

关键字:中医,伪科学,非科学,科学家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百家合符

网友评论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的心情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