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医理探究 > 思考中医

当我们遇上治不了的病时怎么办

做医生最大的能耐不是断病人生死,而是即使面对死亡,也能让病人心平静下来。小病找医生看,大病要找自己看。境由心生,心灵是引导身体的。心扭曲恐惧,身体就随着扭曲恐惧,小病变大,心淡定从容,身体就跟着淡定从容,重病变轻。

  2014年武当山的重阳节,别有一番滋味。这可是武当山六百年大兴的盛会,全国各地不少喜好佛道之人,纷纷来武当山,观看这道家最大的罗天大醮盛会。武当山从九月初一到重阳九月初九,一连九天热闹非凡。

 

  而我们任之堂看的病人也相当多,很多病人来任之堂都是看病加游武当山的。这次从各地来参访武当山的道人也不少,还有从终南山下来的一些长者。

 

  今天晚上,老师给我们讲他拜访贾老的经历,贾老八十多岁,生活自理,眼不花,耳不聋,背不驼。不是医生却有着医者的胸怀,不入佛门道家,佛道的见识却相当深刻。

 

  老师说他拜访贾老最大的收获不是医术上的精进,不是医道上的开悟,而是收获到从所未有的淡定。

 

  贾老说,我虚度八十多个春秋,见过人世间种种,总而言之,人这一生,忙忙碌碌,若失去了心头的淡定,一切都不再受用。

 

  老师问贾老说,遇到治不了的病怎么办?

 

  贾老从容地说,小病找医生看,大病要找自己看。

 

  老师问道,找自己看?怎么看?

 

  贾老想了一下说,有句话叫“小病从医,大病从死”,人这一辈子谁都会经历过生老病死,生死把病老都包括进去了。你要是能看淡生死,那大病小病,早衰晚衰,都不算是什么事儿了。

 

  贾老反问一句,你一天要看多少病人?

 

  老师说,曾有术士给我算了下说,一排长凳三十六人最宜。现在经常都超出这个数目。

 

  贾老笑着说,在我看来,你每天每年都在看两个病人。

 

  老师沉思,贾老说,病有千般,不离阴阳。人有万种,总是名利。《伤寒论》上说:“竞逐荣势,企踵权豪,孜孜汲汲,为名利是务。”这病看来看去,不是名病就是利病,也没啥搞头。在我看来,治名利病比治身体病要重要些。

 

  贾老说完,哈哈大笑。

 

  我们听了后,也警醒不少。想到我们学医的人都知道《伤寒论》,都会用到里面的方子,可又有多少人能真正把《伤寒论》的序言读懂读透呢?张仲景当时就在悲叹:“趋世之士,驰尽浮华,不固根本,忘躯徇物,危若冰谷。”张仲景乃“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感伤的可不是表浅的生死,而是人心的沦丧,以及世风的难救。

 

  老师说,我看最多的病人就是年轻的时候,长期身体透支过度的。现在医疗保健应该说是相当好的,从古到今很难有现在这么好的卫生条件,但病却越来越难治。经常有五六十岁的人来找我开壮阳酒,有颠倒昼夜脸上长满痘的人来找我开美容方,有三高却经常应酬于歌舞厅的老板来找我开降三高的药,甚至还有常年喝酒抽烟的病人来找我开清肺护肝的中药,甚至还有父母买着油辣条给小孩子一边吃一边找我治疗食积。当然还有暴饮暴食,无肉不欢,乃至身体吃走形的贵妇来找我开减肥茶……

 

  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医术每年都在长进,但却发觉到很多疾病根本已经远远超出药物的治疗范围。难道我们医药这条路子走错了?

 

  贾老听完后说,这条路没错!他们会病,是因为他们被身体的欲望牵住,他们知道来找医生,是因为他们恐惧死亡,害怕因为身体的病痛而失去享受各种快乐。我早年也做过多种工作,也曾经因为工作而严重透支身体,后来想想,工作是为了生活,生活是为了舒适安定,但拼命地工作,不就反而事与愿违了吗?为工作而工作,反倒失去了原有的安定。这样,追求的东西,跟原本安定生活的方向越来越远。正如下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年轻人都很迷糊,等到了我们这个年纪,有些清醒了,才知道所做皆非,虚度光阴,这样的觉悟,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永远都是来得太迟啊。

 

  老师又说,找来任之堂看病的很多病人都不容易,他们有些找遍全国名医,眼神里充满焦急恐惧与不安。我可以肯定这眼神里面病痛不会超过三成,另外七成都是对疾病与死亡的恐惧。

 

  贾老说,没错!境由心生,心灵是引导身体的。心扭曲恐惧,身体就随着扭曲恐惧,小病变大,心淡定从容,身体就跟着淡定从容,重病变轻。

 

  老师说,贾老的意思是生病的人比平常人更需要淡定,医生最好不仅能给病人医药关怀,还能让病人减少病死的恐惧。

 

  贾老点头继续说道,医生要修口,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任何物质的帮助都比不上一颗真心的关怀,在真心的关怀下,去做任何一件事情,都会让人得到真正的温暖。如果医生跟病人只是在做利益交换,那么医生跟病人之间的矛盾就会越来越大,最后大家都是输家。

 

  从一生来看,每个人都会死,死的方式都不同。有很多人荡尽家产,希望活下来,结果发现不过是加速了死亡的速度。我一个朋友食道癌,在医院里面医生说活不过三个月了,这老朋友家属也没有跟他说是得重病,只是拿了点药回家,回老家跟他说,没啥大事,吃吃药就行了。这七十多岁的老人家,也是蒙在鼓里,天天还下田地里干活,结果三年以后仍然健在,搞得医院都很难堪。也在怀疑是不是下错诊断了。倒是很多根本没有食道癌那么可怕的病,这些人反而被吓得魂飞魄散。

 

  所以做医生最大的能耐不是断病人生死,而是即使面对死亡,也能让病人心平静下来。自然界有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植物只要保护好自己的根,在冬天霜雪过后,来年的春天依然能抽出嫩芽,夏季仍然能枝繁叶茂。人啊!能保持住自己不生不灭的元神,那么肉身的腐朽,不过跟草木一春一秋一样,又有什么可惧的呢?

 

  老师说,智者不惑,贾老在对待生死病苦是真正不惑的智者啊!贾老你能给我们后辈一些淡定的智慧吗?

 

  贾老说,种地的农民知道有来年,就会留下来年播种的谷。人们若知道有来生,那就会修来生的福,且修福去吧!

 

  贾老后来交代我们学医的人都应该去读读《无常经》这部经典,里面有看破放下淡定从容的智慧。我们不妨来看这句偈:

 

  生者皆归死,容颜尽变衰。

  强力病所侵,无能免斯苦。

  假使妙高山,劫尽皆坏散。

  大海深无底,亦复皆枯竭。

  大地及日月,时至皆归尽。

  未尝有一事,不被无常吞。

关键字:疾病,清净心,养心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百家合符

网友评论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的心情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