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中医发展 > 医史纵横

郭氏正骨:一枝奇花开平乐

随着电视剧《大国医》的热拍,随着深圳和洛阳相继将其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申报,平乐郭氏正骨,一种曾经誉满四方而后又被逐渐淡忘的中医妙技又出现在人们的视野。这株盛开在河洛大地肥沃泥土中的杏林奇葩,细究他200多年的成长史,竟然是那么的摇曳多姿,珊珊可爱。

随着电视剧《大国医》的热拍,随着深圳和洛阳相继将其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申报,平乐郭氏正骨,一种曾经誉满四方而后又被逐渐淡忘的中医妙技又出现在人们的视野。这株盛开在河洛大地肥沃泥土中的杏林奇葩,细究他200多年的成长史,竟然是那么的摇曳多姿,珊珊可爱。

正骨之花开平乐

自洛阳市区东花坛往东北出洛阳城,沿310国道至洛常路口,再沿洛常路往北,也就几公里的路程,到跃店往东拐,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孟津平乐镇平乐村。

这平乐,本身就不是个等闲的地儿。

且不说他曾是东汉、曹魏、西晋、北魏等朝代的都城所在地,王气粲然,惊天动地。只说汉时的的一座建筑平乐观,平乐观,当然是建在平乐了。这观可不一般,史载其华贵富丽,形制雄伟,但它不是道家修行的乐土,而是当时皇帝校阅三军,观看百戏的圣地。

汉和帝时兰台令史李尤作《平乐观赋》云:徒观平乐之制,郁崔嵬以离娄,赫岩岩其岑崟,纷电影以盘盱,弥平原之博敞,处金商之维陬,大厦累而鳞次,承岩峣之翠楼,过洞房之转闼,历金环之华铺。南切洛滨,北陵仓山,龟池泱漭,果林榛榛。

你看,是何等的雄伟雄壮,张狂张扬。据传平乐观上建有高台可供远眺,高台之下有宽敞华丽、层楼通阁的平乐馆,是达官贵人宴乐之处。李白有《将进酒》曰“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升恣欢谑。”说的就是平乐观的旧事,陈王是曹操的第三子曹植曹子建,诗意指的是他在平乐观作宴取乐,放荡无羁,豪情万丈。对此,曹子建自己有诗曰:“归来宴平乐,美酒斗十升......鸣俦啸匹侣,列坐竟长筵。连翩击鞠壤,巧捷惟万端。”

够了,不必再举太多的例子,这些已足以说明平乐曾经的风流和大气。风流大气地生风流大气人,风流大气地出风流大气事。

郭氏正骨的来历,一直众说纷纭。

一说是来自河南孟县(今孟州市)道人郭益元。据郭氏正骨第七代传人郭志中讲,1962年他在郑州骨科医生班上学时,他的11爷也就是郭氏正骨第五代传人,已故苍生大医郭春园在课堂上讲,益元道人原为明嘉靖时一起义军的军医,兵败被追,至平乐饥寒交迫,病倒路旁。郭家先人见而悯之,扶回家精心疗伤,管吃管住。伤好后,益元道人感激不尽,临走时,留下黄草书一本作为报答,里面载有治疗骨伤的秘技。

郭家先人收书后,虽然知道其为无价之宝,但因家庭殷实,衣丰食足,还不到行医施药借以谋生的地步,随将其深压箱底,秘不示人。后到清乾隆或是嘉庆年间,郭家第十七代先祖郭祥泰有了折枝杏林,普济众生的念头,随从箱底翻出此书,苦心钻研,一举成名,遂开平郭氏正骨的先河。

郭氏正骨出名后,为感戴益元道人的慷慨授业,将自家行医名号定为“益元堂”。郭志中回忆,他小时候,家里的桌子板凳上还刻有“益元堂”的字样。

二说来自同县道士祝尧民。祝尧民何许人也?据民国25年(1936年)所修的《洛阳县志.人物》(稿本)记载:祝尧民,字巢夫,本系一文人,后感伤明之亡,故弃举业为医,自号薛衣道人。曾得仙传疡医,凡诸恶疮,敷其药少许即愈。人或有断胫折臂者,延治无不效,时人比之华佗。

《洛阳县志》说得有点笼统,祝尧民医技到底如何?有例为证。《虞初新志》讲一故事:里有被贼断头者,头已殊,其子知其神,谓家人曰:祝巢夫,仙人也,速为我请来!家人曰:郎君何妄也?颈不连项矣,彼即有返魂丹,乌能合既离之形骸哉?其子固强之而后行。既至,尧民抚其胸曰:头断,身尚有暖气,暖气者生气也,有生气则尚可以治。急以银针纫其头于项,既合,涂以末药一刀圭,熨以炭火;少顷,煎人参汤,杂他药,启其齿灌之,须臾则鼻微有息矣;复以热酒灌之,逾一昼夜则出声矣;又一昼夜,则呼其子而语矣,乃进以糜粥;又一昼夜,则可举手足矣。七日而创合,半月而如故。举家拜谢,愿以产之半酬之,尧民不受。

你想,连断头都能再续的人,他留下的技艺绝对非同一般,郭氏正骨“宜乎神技”,从此来说,也在情理之中。

郭家人又是如何与祝尧民结缘的呢?这又有传说,祝云游四方,到平乐时不幸染疾,这病他自己治不了,还是他已无力治病?现在不得而知。反正他病情危重,处境艰难。生死一瞬间,他遇到了郭祥泰,郭祥泰懂医懂药,经过他的精心诊治和悉心照料,祝尧民不久康复如初。临走,将正骨神术传于郭祥泰。

三是来自武林高僧,一位擅医骨伤的武林高僧,北上途中困于平乐,贫病交加,无以为生。困厄之中,郭祥泰将其收留,为其治病疗伤,照顾有加。病好后,高僧将正骨医术和医书传于郭祥泰,以示报答。

四是来自郭家先世郭伯丰,郭伯丰“弱冠入痒后,始习医书,深究医理,为乡邻爱戴并授徒传子,是为郭氏正骨术之创始人。”

你看,除了第四种来历,前三种非僧即道,说来说去竟有了金庸武侠小说的味道,这又为郭氏正骨平添了一份神秘和神奇。除了神秘和神奇,让人注意的还有郭家的“义”,救人于危难之中,援手于绝望之际,正是他们的义举,才换来被救者的义报。义举换义报,郭氏正骨出身磊落,注定要名扬四方。

不论僧道,撇开其他不谈,郭氏正骨术受授于人大约总是事实,只是可能刚开始没有那么的高超和神奇,它的真正扬名,应当是郭家历代正骨传人在行医实践中,苦心钻研,不断摸索,继承和发扬的结果。

郭家妙术初长成

在开始本文之前,让我们先讲两个故事,这两个发生在郭家人200多年行医生涯中再普通不过的事儿,可能会让你对郭氏正骨术有个更感性的认识。

先是其一,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李楼潘寨有一长工干活时不小心,弄了个腰脊椎骨折,叫苦连天,哼呀嗨呀得要死要活。当地医生治不了,遂将其抬至平乐。郭家先生一看,二话不说叫人拿绳子将骨折长工吊起来,而后拿起一根木棍,一脸怒容,“那年偷我骡子的就是你,今天可让我逮住你了,咋也不能轻饶了你。”说起挥起木棍拦腰抽去。被吊的长工莫名其妙,“我啥时候偷你家骡子啦?”可眼见木棍飞来,也容不得多想,下意识地一凹腰,只听“嘎蹦”一声脆响。先生手中的棍子就此停住,原来他是“虚晃一枪”,装腔作势吓人哩。“嘎蹦”一声响后,被吊的长工被放了下来,“走走试试”,先生微笑着鼓励。长工一走,嘿,不疼了,好了!

再说其二,发生年代不祥,说是附近三十里铺的一个病人坐马车到平乐看病。病人在家干活时摔到红薯窖里,腰疼得直不起来。到了郭家门口,先生问清病情,让病人从马车后慢慢下地,自己走到车前头马身边站着,并顺手将赶车的鞭子拿了起来。病人从车后慢慢往下挪,眼看双脚就要落地,先生扬起大鞭猛地一甩,驾车的马一惊,往前一窜,车尾的病人猝不及防,身子往后一仰,“扑通”一声,从车上掉下来,摔了个屁股墩儿。

先生走过来,“起来走吧,没事了。”咋可就没事了?大家伙纳闷了,病人也是半信半疑,“我能站起来吗?”结果,他真站起来了,拍拍屁股扭扭腰,不疼不痒没事了!先生解释,病人掉到红薯窖里,身子是向前倾跌倒受伤的,他刚才故意打鞭子惊马,病人从车上掉下的时候是往后仰,一正一反,错位的骨骼就复合了。

故事讲到这里,该郭氏正骨的开山祖师,郭家第十七代先祖郭祥泰隆重登场了。

《郭氏家谱》对这位平乐正骨术的开创者是这样描述的:居心平易,赋性谦逊,幼读书即好岐伯之学,缮练揣摩,专精于正骨,凡有病投者,触手即愈,数十年无遇一症而模糊,亦无一治而不痊者,富贵贫贱一以待之。

除了家谱中这了了几句,郭祥泰的行医事迹,流传后世很少。后人知道最多的,是他的外号叫“老八先儿”,“先儿”是旧时农村对医生的尊称,如此亲切崇敬的一声唤,足可见郭祥泰的德高望重和仁心妙术。

郭祥泰故事流传不多,但他传下来的正骨神技却让后人受用不尽,更有“富贵贫贱一以待之”的高尚医风,200多年来激励和警惕着郭家后人发扬祖风,仁心行医。

郭祥泰“天鉴神佑,五旬后而获一子”,他的正骨术,除了传给自己年龄尚幼的儿子外,还传给了已经成年的侄子郭树信。尤其是郭树信这一脉,父传子、子传孙,流传不息,成了郭氏正骨的主力军。

郭树信,字敦甫,是平乐正骨的第二代传人,生于嘉庆25年(1820年),卒于光绪15年(1889年)。其孙辈郭聘三、郭建三曾于民国17年(1928年)为其树碑作记,碑中记载,他年轻时家境稍艰,经常到叔叔郭祥泰家,祥泰待之甚厚,并将郭氏正骨术悉心相授。

郭树信去世后,其长子郭贯田承继父业,成了郭氏正骨的第三代传人。 贯田字寸耕号心灰。《郭氏家谱》称其外科尤精,为人治病手到病除,“所谓生死而肉骨也。四方求医者车马填巷,门常如市,而不谄富不欺贫,当治病时恒以来到先后为序,瘳后绝不望酬,于是名声大噪。”

据《洛阳县志人物》(稿本)记载,郭贯田“多应外延请”,忙于外诊,连家中农桑之事亦无暇过问。较之先辈,他的事迹流传下来不少。其中精彩的,要属为河南府知府文悌的儿子看病了。

关于此事,郭家后人是这样描述的,光绪年间,文悌一子小腿骨折,闻名请郭贯田医治,贯田妙手回春,文子不久痊愈,小腿复好如初。文悌感激不尽,拿出堆满了一八仙的黄金元宝为郭贯田祝寿,郭坚辞不受。文悌过意不去,又提出把郭家的房子翻瓦翻瓦,郭贯田再次谢绝“这房子住着挺好的,不弄不弄”。两辞重谢,文悌大为感动,愈加敬重郭贯田的为人,最后“令两子父事之”。

除了文悌,还有一位按察使请郭贯田为其母诊病,病好后“以重资报”,郭贯田照样不受。

光绪26年,也就是公元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慈禧带光绪狼狈西逃,途中一位随行贝勒不慎从马背落下,动筋伤骨。经文悌推荐,郭贯田为其治骨疗伤,手到病除。这位贝勒十分感激,意欲提携贯田入仕为官,被其婉言谢绝。

我不是为求富贵而行医,“既以活人为事,即实以活人为心,于生无愧足矣”作为郭氏正骨第四代传人中的翘楚,郭聘三不但医德高尚,颂传四方,而且将祖传的正骨术发扬光大,郭氏正骨至他,已经登上了一个峰顶。

苍生大医郭聘三

说起郭聘三的时候,我被这样一个故事感动着。

有一个外地在平乐要饭的,腿断了,断腿的乞丐蜷缩在平乐北门口寨墙上的一个破窑洞里,饥寒交迫,原本孱弱的生命因为腿断不能行乞而更加岌岌可危,如失去遮挡的灯烛在明灭之间。也是老天有眼,乞丐命不该绝,他的事儿让郭聘三知道了,这个衣衫褴褛,浑身脏臭的断腿乞丐引起了一代名医的深深怜悯。郭聘三亲自跑到破窑里为乞丐看病,后来又将其接出来,管吃管住,一直到其断腿病好,行走如初。乞丐感激万分,“郭先儿,我啥也没有,就会编个油子(类似蟋蟀的一种昆虫)篓,我给您编一个吧”说完跑到地里,折下几根秫秆,用心编了个油子篓,恭恭敬敬地迪给了郭聘三。

郭聘三是轻易不收人东西的,民间流传,凡是患者拿来的礼物,除了酌情收一点玉米大豆之类的农产品外,其余一概却之,尤其是金钱之类,坚决拒绝,“无吝色”。

对金钱“无吝色”的郭聘三面对一位乞丐送来的几乎没一点价值也几乎没一点作用的油子篓却欣然笑纳。

欣然收下油子篓的郭聘三也欣然将一份高尚纯洁的医风医德留给了后人,这个施救者与被救者身份对比强烈的故事,每每被提起,总会有一种人品上的大善让人产生发自内心的感慨与感动。

郭聘三是郭贯田的二儿子,上面一个哥下面两个弟弟。综合各方面的资料和后人口述,他原来是跟着祖父郭树信学医的,但时间不长,祖父就病故了,父亲郭贯田忙于出外应诊,无暇顾及家事,哥哥和弟弟“性疏逸”的“性疏逸”,年幼的年幼。撑起家庭一片天的重担便落到了他的肩上,责无旁贷的郭聘三毅然弃医就耕,独立经营。直到“诸弟成立能事事”,才放下锄头,重新做起了医生。

郭聘三是个孝子,也许是“父母在,不远游”的古训已经在思想意识里扎下了根,复出为医的他依依父母膝下,只在平乐北门家中行医,轻易不外出,偶尔受人延请,不得已离家出诊,也是“医出必治,既治而退,曾不吝情去留。”

这也是好事,免去路途的奔波和人事的周旋,就能腾出更多的时间治病救人,就能有更多的时间静下心来,心无旁骛,钻研术业。有灵性的郭聘三除了在实践中发扬光大祖上留下的正骨术外,又研究起了《灵枢》,《素问》,两者合起,就是后称《黄帝内经》的中医经典之作。

祖传的正骨术加上祖国医学的无上经典,在郭聘三不断的学习和实践中,两者逐渐融合,而后在一定的时刻合而为一,像一个练武之人打通了全身关节后功力大增,集合了祖传和国传神技的郭聘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其医学成就远远超过了祖先,“为中外所独有”的郭氏正骨体系也在这个时候逐渐形成。

郭聘三的医术已经到了一代宗师的程度。据《龙嘴山馆文集.郭礼尹先生墓道碑》记载,他对人体的骨骼和筋脉关节,无不清楚明白,“抚摸而不差纤毫”。他给人看病,不用麻醉药,不用手术刀,而是“揉之、捏之、推之、筑之、拳曲之、攀之、拽之、俯仰左右之,或伸之、正之、平齐之、垫支之”,而后“内服汤液,外敷丹膏,裹以布,围以批竹。”

细读下来,这是一幅多么美妙的场景啊,这哪里是在治病,分明是在进行一种医术的舞蹈,行云流水,酣畅淋漓,治病救人到如此境界,非国医大手绝不能为之。

在郭聘三的故事里,还有一则是给美国人治病,关于这个故事的版本,我们听到的不少,抛去小说家的渲染和描述,这个中医让西医臣服为国争光的事儿,听起来确是让人荡气回肠,志气大涨。

郑州有一个教堂,教堂里有一个美国医生,美国医生儿子骑马时从马上坠下,摔断了胫股。美国医生一检查,有点傻眼了,这病要按西医的治法,非得截肢不可,可眼前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美国医生迟迟下不了刀,但也没有别的办法,焦急彷徨中,有人向他推荐,你找平乐的郭聘三试试。美国医生带儿子找到郭聘三,郭聘三一看,动啥手术呢,不截肢一点事都没有。他用郭氏正骨法为病人治疗,一个月后,美国医生的儿子病好如初,腿也保住了。当爹的美国医生感慨万端,忍不住惊叹“中国技法,西医不敢望”。

其实,郭氏正骨第五代传人中的佼佼者,除了郭灿若高云峰夫妻,还有曾经为蒋介石、熊式辉等看过病的郭式南和几年前刚刚去世,深圳平乐正骨医院的创办者,被誉为“苍生大医”的郭春园。但与他们相比,郭灿若和高云峰的珠联壁合更加引人注目。

一门三国手 两代皆风流(上)

我见过郭灿若的照片,照片上的这位郭氏正骨第五代传人咋着也得有1米8多,国字型的脸庞堂堂正正,器宇轩昂,是个不折不扣的美男子。

《孟津县志》对郭灿若是这样介绍的“平乐正骨高手郭聘三之子,民国期间,继承父业在平乐行医。他医德高尚,造福乡里,平时只要有病人登门,无论逢年过节,都能做到有求必应。郭在正骨医术方面,继承祖传骨科的宝贵遗产,参考其他医本医案,对治疗风湿、疔毒等疾病,有独到之处。另外他还兼用揉药治疗骨病,也有特效。”

郭灿若继承了祖辈的神奇医术和高尚医德,但他在为人行事方面似乎又更高一筹,这一点突出的表现就是将郭氏正骨术传给妻子高云峰。

高云峰是郭灿若的第三任妻子,他的前两任妻子先后去世,没有留下一男半女。作为一个有孝心的儿子,作为身怀绝技的一代大师,无论从传宗接代还是绝技的传承考虑,郭灿若再娶一任妻子已是迫在眉睫。

1926年,高云峰走进了郭家,这一年,她20岁,郭灿若31岁,3年后,他们的儿子郭维淮降生。

高云峰年轻时候的照片,我也见过,抛去旧式的打扮和小脚,她实在是一个称得上美女的人。照片上的她富态,端庄,双目炯炯有神。这样的神态让人读出一种坚毅,一种沉稳,一种不卑不亢的凛然大气。

其实,从了解了郭氏正骨的第一天起,我就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高云蜂嫁给郭灿若,与其说是媒灼之言父母之命,倒不如说是上天对郭家的一种恩赐,是郭家历代妙手仁心感天动地后得到的丰厚回报。上天有意让这样一个奇女子嫁到郭家,并让她在以后接扛起郭氏正骨的大旗,大旗迎风招展,烈烈作响。郭氏正骨也从高云峰始,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走出平乐,走向全国,当然,这是后话。

有了贤惠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生活和睦美满,绝技后继有人,我想,郭灿若当时的心情肯定是少有的轻松和快乐,但灾难却在3年后降临了。

1930年左右,郭灿若突然患上一种叫鼓症的重症。痛苦重又袭上他的心头,这种痛苦不但来自病魔,也来自他自身的一种深深忧虑,他要是去了,郭家的正骨术咋办?儿子郭维淮当时还不到1岁。

经过深思熟虑后,郭灿若决定将正骨术传给妻子高云峰。现在看来,这是个具有远见卓识的决定。而在当时,做出这样的决定是需要付出巨大勇气,甚至还带有一点赌博的味道。在郭灿若做出决定前的无数个不眠之夜里,曾经困扰他的不只有“传男不传女”的祖训,肯定还会有高云峰能不能学会、掌握并发扬光大郭氏正骨的忧虑。而从另一个层面说,高云峰敢于接受郭灿若的决定,需要付出比郭灿若更大的勇气,因为,她毕竟是一个大字不识的小脚农村妇女。

高云峰开始了艰难的学医经历,对于这段经历,郭氏正骨第六代传人,原洛阳正骨医院院长郭维淮在回忆文章中这样描述“母亲白天在父亲旁边当助手,晚上父亲把常用的中草药‘黄芪’、‘川芑’、‘当归’等写成大字,手把手地教母亲模仿临摹。老天不负有心人,不懈的努力,执着的信念,几年后母亲不仅学会了识字,背会了药方,还逐步掌握了郭氏正骨医术的精髓,能单独为患者诊病开方。”

这个时期,关于高云峰医术神奇的传说,莫过于给时任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官卫立煌的母亲看病了。

卫母患的是腰椎积压性骨折。卫立煌四处请名医,高云峰也在被请之列,但卫立煌见到她时却有强烈的鄙视感,一个衣着普通的小脚妇女,会有多高的水平呢。

虽然看不起高云峰,但出于礼貌,在请几位名医开过药方后,卫立煌还是请她为母亲看病。高云峰二话不说,拿起笔来,在处方纸上歪歪扭扭地写了几行字,告辞而去。为卫立煌送几位名医出门时,她已经给卫母把过脉问过诊了。

卫母吃完了几位名医开的药,病情不见丝毫好转。无奈,卫立煌拿起高云峰的药方按方买药,卫母服后,一剂病情大减,两剂身体康复。老卫这下服了“高云峰真是神医啊!”

1948年,解放军进攻洛阳之际,因为在看病的过程中结交了许多国民党高官,可能是害怕共产党会对其采取措施,郭灿若决定到上海避避风头。

就在郭灿若呆在上海忐忑不安时,进攻洛阳的陈谢兵团的一纸文告贴到了平乐村的十字街上“平乐郭氏正骨,相传数代,颇负盛誉,乃系祖国民间医学宝贵之遗产,凡我将士均应加以保护,不得影响其行医疗疾。仰各周知!”

高云峰扛起了郭氏正骨的大旗,奋然前行,大旗迎风招展,烈烈作响。一个个有志于中医正骨的男男女女聚集在这面大旗下,人流滚滚,浩浩荡荡。平乐郭氏正骨,成了中国中医正骨的黄埔军校,高云峰,是当仁不让的首任校长。

一门三国手 两代皆风流(中)

确切地说,高云峰的“校长”生涯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但也与她高人一筹的见识有关,与她的深明大义和对时势的洞察有关。假如她不把郭家的秘方献出来,假如她没有到北京参加政协会议受到毛泽东的接见,借如没有她的一系列爱国举动引起政府的关注和赞赏,郭氏正骨,也许现在还蜷缩在平乐村的一隅,踽踽独行。

1952年,解放后一直在平乐村安静行医的高云峰作出了一个决定,把郭氏正骨的秘方献出来,献给人民,献给国家。当然,这个决定遭到了郭氏族人的反对,“郭家的秘方献出去了,人人都知道了,那郭家人还指啥生活?”族人的反对是激烈的,但他们显然低估了这个郭家媳妇的决心和胆量,她既然敢以一个目不识丁小脚农村妇女的身份接过郭氏正骨的大旗,那她就有勇气做经过深思熟虑的任何事儿。

一大批郭家的秘方被公开了,“接骨丹”、“展筋丹”、“加味益气丸”、“接骨膏药”、外洗药、外敷药,林林总总30多个。30多个正骨秘方被贴在洛阳老城的十字街头,任人观看。据说秘方公布的那天,现场热闹隆重,既有领导讲话,又有文艺宣传队演出助兴,扭秧歌,舞狮子,跑旱船。。。。。。跟过年景象差不了多少。

单从场面的宏大,就可看出郭家正骨秘方的神奇和人们对它的推崇。记者在平乐采访,听到过这样一个传说,有好事者为了验证郭接骨药的疗效,到庄稼地里折段一根秫秆,而后在断处敷上接骨药,用绳子捆扎好,几天后又到地里,解开绳子一看,断处愈合,秫秆挺拔如初。

1954年,高云峰先后当选为伊川县、孟津县和河南省一、二、三届人民代表。

1956年,作为特邀代表,高云峰到北京参加了全国政协二次会议,受到了毛泽东和周恩来的接见,关于主席接见的场景,高云峰后来这样叙述:“毛主席热情地接见了我,他说:‘啊!你就是平乐的接骨专家!’他抬起前臂说:‘就是这里断了,你能接上?’我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喉咙里好像棉花塞住了似的,用了很大劲,才说出了‘能’字,他老人家笑着说:‘神法要公开呀,多传人,为人民服务!’我用坚定的语气回答:‘技术一定要公开,一定多传人!’”

1956年9月,也就是高云峰参加全国政协会议回来8个月后,河南省政府、洛阳专署政府拨款1。5万元,在平乐村建立了洛阳专区正骨医院,1958年,又建立河南省平乐正骨学院,正骨医院更名为河南平乐正骨学院附属医院。1958年正骨学院第一批大专班开始招生,1959年,本科班开始招生。1962年,因受三年自然灾害的影响,正骨学院停办,更名为河南平乐正骨研究所,原正骨学院附属医院更名为正骨研究所附属医院,高云峰既是所长又是院长。

从洛阳专区正骨医院成立伊始,高云峰就忙得不可开交,既要给病人看病,又要给学生上课,但她也忙得愉快充实,心甘情愿,郭氏正骨在她的带领下,正在走向一条开放、进步的康庄大道。

有人作过统计,从洛阳专区正骨医院成立到文化大革命爆发的10年时间里,高云峰共带徒弟21人,办正骨学习班13期,培训91人,培养正骨本科生134人,专科生101人。

这些“平乐系”又师带徒,徒带孙,子子孙孙无穷焉,到上世纪90年代,全国各大正骨医院、综合医院正骨科、中医学院的正骨专业负责人或业务骨干,70%都是平乐出身,或直接或间接,都是高云峰的门下。

除了贡献秘方和广带徒弟,高云峰还将郭氏正骨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整体辩证,手法整复,夹板固定,内外用药,筋骨并重,动静结合,功能锻炼,一套完善完整的正骨治疗体系在她的手中形成。而她自己的技艺更是达到了炉火纯青,游刃有余的地步,她能在没有透视诊断的情况下,单凭一双手就能准确地正复各种骨折的脱位,即便是难度很大的陈旧性肩、腕关节脱位。时人赞曰“天下骨病一石,云峰能医八斗”。

文革开始了,高云峰的厄运来了,60岁白发苍苍的小脚老太太,被挂上了“反动学术权威”,“地主分子”的黑牌,一次次地遭到批斗。在一次坐“喷气式”中,她的一只胳膊被扭断了,断了的胳膊又不许治疗,她的伤势更重了,她偏瘫了,终于有一天,她撑不住了。

《洛阳正骨传奇》有关高云峰临终的一段文字描写让人不忍卒读,潸然泪下。“奶奶(高云峰)说:‘我一生治好了千千万万断胳膊断腿的伤残病人,而自己却拖着一只断臂去你你爷爷、老祖宗,他们会怎么说我呢?’郭艳幸(高云峰的孙女)安慰奶奶说:‘你不要太伤心,我爷爷,还有咱们郭家的那些老祖宗都是正骨高手,他们一定会把你的胳膊接好的。’”

1976年6月3日,一代大医高云峰含冤离开人世。

在郭氏正骨的黄埔军校里,年轻的郭维淮是母亲高云峰的得力助手,这个尽心尽责的“教官”,白天上课,晚上还得加班写教材,每天都要忙到很晚才能睡觉。自此以后的几十年里,忙碌就一直伴随着他,鞭策着他,让他在治病救人和发展祖传正骨术的道路上奔跑不息。

一门三国手 两代皆风流(下)

1945年的郭维淮,本意是要考大学,将来做名科名医的,那年他在沁阳高中读书,成绩优异,通过学习眼界大开的16岁少年心里憧憬中一个更加阳光灿烂的未来。

对于儿子的这种想法,父亲郭灿若是严重不同意的,已经患上“鼓症”深知“来日方短”的他坚决要求儿子辍学回家,跟着他和妻子学习正骨。 郭维淮坚决上学,父子俩在坚决中对对峙着,但这种对峙很快就被郭灿若突患半身不遂打破。有孝心的郭维淮怕再抗下去会让父亲病情加重,便答应了父亲,退学在家,一门心思学起了正骨。

这个郭氏正骨的第六代传人,一学习便显示出了与众不同的聪颖和慧悟,有一天,他竟然从乱坟岗上背回一具无主尸体,刚结婚的妻子吓得不敢看,母亲也讨厌,“脏天污地的,赶紧扔出去。”

郭维淮不听,洗洗刷刷上笼蒸,末了将处理干净的尸骨用铁丝串起来,做成了一架人体骨骼标本,拉上母亲一齐研究了起来。

跟儿子一起观察标本的那一刻,我相信小脚老太高云峰的心里肯定是乐开了花的,有这样肯下功夫,聪明懂事的儿子,郭氏正骨后继绝对有人!

1952年,23岁的郭维淮参加工作,为骨科医生。1958年9月,河南省平乐正骨学院在白马寺西侧成立,他被调回学院协助母亲高云峰进行教学工作。从1958年到1965年,他参与了正骨学院4个本科班、3个专科班的骨科教学工作,教过的学生达230多人。

文革期间,郭维淮和母亲一道受到批判和打击。他人生和医学上的春天,是从文革结束后担任洛阳正骨医院院长开始的。

就像一条被困在河沟里的鱼,一只被关在笼中的鸟,突然间屏障没了,桎梏去了,眼前的天地变得透明广阔无边无际了。在晴朗自由的医学天空里,在一碧万顷的正骨大海里,郭维淮飞得意气风发,游得畅快淋漓。

关于郭维淮的医德医术,他对洛阳正骨医院发展立下的汗马功劳以及对中国正骨所做的贡献,几十年里,不断有海内外的媒体进行报道,这里不再赘述。作为对他国医楷模的回报,1995年1月,国家人事部、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颁给郭维淮全国卫生系统最高荣誉奖“白求恩奖章”。

名医通政,在郭家历代传人中,都有给国家政要治病的经历,这是一种荣耀,也是一种肯定。

郭维淮的行医生涯中,也有多次赴北京给李先念、彭真、胡启立、胡乔木等领导人治病的经历。而给时任国家主席的李先念治病,他是这样给一位媒体记者说的,“那时李先念同志动着很困难(劳伤气亏腰疼),已经治了几个月了,哪个专家都看了。我用平乐正骨的方法给他治,一天一次,一个星期大见轻,一个多月后,好了。”

叹服从心底发出,倒不是为郭维淮的神技,从采访郭氏正骨至今,类似的例子我们已了解很多,叹服是为他的心胸和襟怀。给李主席治病是1983年的2月,可身边人知道这件事却是在1987年,就是在时隔4年之后,这事儿也不是郭维淮主动说出的,而是由洛阳正骨医院建院30年李先念主席来信相贺引出的。虽然给国家领导人治病有保密的规定,但保密到连自己的子女和妻子都不知道的程度,而且一保就是4年,非有一颗大的平常心不能为之。

11月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记者到正骨医院拜访郭维淮老人,79岁的他因患重病已经在医院的贵宾病房呆了三个月了。我们进去的时候,老人的鼻子里还插着管子,正在医护人员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练习着走步。

采访已经无法进行,我们只有静静地看着这个像孩子一样蹒跚的老人,老人的表情是平和的,目光是孩子一般的无邪和明净,从目光里读他,读出的是纯粹和心无旁骛,读出的是一心为医。

护士很客气地要我们告别了,“有外人在,郭院长会一直提着精神,以为你在找他看病,这对他的休养不利。”我们抱着歉意告别,快到门口时,已经坐到轮椅上的老人竟然费力地给我们挥了挥手,脸上露出粲然的笑。

那一笑,如九月的天空,澄澈高远。

40年前的河南省平乐正骨学院里,因为艺高人好讲课精彩,三个叔伯兄弟郭宗正、郭维淮、郭维新被称为“正骨三杰”。40年后的今天,郭维淮在洛阳,郭维新在三门峡,郭宗正在平乐老家。从洛阳正骨医院退休回家的他办起了正骨学校,开起了正骨医院,在平乐这片钟灵毓秀的土地上继续演绎着郭氏正骨200多年来的神奇与传奇。

妙手仁心郭宗正

郭宗正,字维纯,1913年农历12月初六出生在平乐郭家大院,祖父郭九三是郭聘三的弟弟,父亲郭景仰是郭灿若的堂弟。

郭宗正的少年在私塾师从名师,13岁考上开封省立一中,在开封学习期间,开始系统学习中医理论。15岁考上洛阳师范学校,学习之余,跟着前辈学习正骨。毕业后在平乐一带任教十年。十年间,一边继续学习中医理论知识,一边临床行医。1948年,36岁的郭宗正决心秉承家学,遂辞去教师职务,跟随前辈学习正骨。

不管有意还是无心,郭宗正这样的从医经历一直被人啧啧称道,先打下知识的基本功,再专于行医的实践,渊博的知识促成技艺的突飞猛进。这是个明智的选择,是一个水到渠成的选择,这个选择注定了他要成为郭氏正骨一颗耀眼的新星。

那时的平乐村北门里郭家大院里,从东到西依次并排着的三个大车门下,东边坐诊的是郭宗正的六叔郭景耀,西边坐诊的是郭宗正的三娘高云峰,中间坐诊的,就是比高云峰小了7岁的郭宗正。三个大车门下,一样的门厅若市。

还是在解放前,国民党一个姓陈的医官救治了郭家的一个前辈,为报答,依照当时农村的惯例,郭家人将郭宗正的儿子郭志忠认在陈医官膝下,作了干儿子。

郭宗正和陈医官的干亲关系让他受解放后历次的革命运动中受尽折磨。不管是教学还是行医,他在政治上都成了“靠边站”,尽管他有高超的医术,尽管他有高尚的医德。

让往事如烟飘散,让时间跨到1984年,郭宗正从洛阳正骨医院退休,时年73岁,为了欢迎他的归来,平乐村干部群众集资10万元,将村卫生室扩建为平乐正骨医院并推举他为院长。1988年,在平乐正骨医院行医4年并留下许多救死扶伤佳话的郭宗正创办洛阳平乐正骨学校,又一个郭氏正骨的“黄埔军校”成立了,校长郭宗正时年77岁。19年来,洛阳平乐正骨学校共培养出近2000名正骨医生。全国除台湾和西藏外,其他各地都有从平乐正骨学校走出来的正骨传人,这些传人,大都成了当地的正骨名医。

郭宗正,是平乐郭氏正骨的又一个集大成者。

郭氏正骨有三绝,中药、手法、小夹板。中药治本,手法复形,小夹板固位。

郭宗正的手法已经毋庸置疑,不说在全国,只说在洛阳周围,关于他复位神奇的故事就多有流传。但他更为人称道的是中药,多少的疑难杂症,经他望闻问切开出方剂,药到病除;看似普普通通的中草药,经他一排列组合熬成汤汁,化平常为神奇,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来了。

还是举例来说明吧。

郑州一女子,遭遇车祸四肢严重受伤。花巨款在郑州截去一个下肢后,本以为能保住一双胳膊,留个动手的功能,不料医院告诉他,同样花巨款治疗几次的上肢伤口仍未愈合,他们已无能为力,只有把胳膊也截掉一只,不然连性命也难保。

跑遍郑州各大医院,又到天津北京求治,结果都是一个:一只胳膊得截掉。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女子的丈夫带着她来到了洛阳,最后经人指点来到了平乐。

郭宗正问过病情,看了片子,安慰女子“别怕,不用截肢,我能给你治好。”

手法加中药,郭氏正骨绝技在女子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一个月后,女子的那只胳膊好了,夫妻俩千恩万谢,妻子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丈夫走到正骨学校的课堂上,以自家的亲身经历向学生们讲述了郭氏正骨的神奇。

1999年,当地一干部因股骨头坏死,一条腿被北京一家医院判处“死刑”并被要求截肢,眼看到北京挨刀的日期临近,这位干部心乱如麻,这腿真的就保不住了吗?煎熬中去北京截肢的日期到了,进京的那天上午,鬼使神差般,他由去洛阳坐车改道去了平乐,找到了正在给学生上课的郭宗正。

郭宗正问过病情,看过片子,开出了药方,30幅中药吃完,这位干部明显感觉腿疼不很了,走路不太瘸了,上楼不那么麻烦了;50幅中药吃完,被宣判“死刑”的的腿“无罪释放”了。

写到这里,记者有了发议论的冲动,为医者治病救人,不但需要高超的技术,更需要一颗大慈大悲的心。有心无术干着急,有术无心坑害人。妙手仁心,郭家老祖宗传下来的宝贵遗产,在郭宗正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诠释。

94岁高龄的郭宗正如今仍在平乐老家看病行医。教学育人,老骥伏枥,志在千厘,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在这株长青树下的荫庇下,一大批子辈、孙辈的郭氏正骨传人破土而出,茁壮成长。

加上散落在其他地方的子孙后代,郭氏正骨,再一次花开灿烂,香飘四方!(完)

关键字:郭氏正骨,传奇,平乐正骨,历史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百家合符

网友评论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的心情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