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中医发展 > 医史纵横

少林伤科学派剖析

中国少林伤科源远流长,其早期与释家伤科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可以这样说,少林伤科是释家伤科的发展,释家伤科是少林伤科形成的基础。早在南朝宋齐年间,释深道人所著《僧源药方》便有关于跌外伤损之处方用药,是中国释家医学首论骨伤疾患之方书。骨伤科大师蔺道人所撰《仙授理伤续断秘方》为释家骨伤流派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宋代外科大家陈自明曾经总结出伤科的形成与“下甲人”有关,所谓“下甲人”即来源于士兵、拳师、武僧等下等人群的医生。这些靠师授家传医术的下甲人疗伤于民间,治创于军营。这种医技具有武功治伤救治与正骨特色,而这些下甲人既能舞刀弄枪,又能疗伤正骨,故在医疗界别具一格。

唐、宋、元年间,伤科治伤经验多以秘本相互传抄,或以师授。其间大量的疗伤接骨方药,如矿石类、虫类、膏丸散剂型,多流落于江湖民间游方郎中,或居山隐士、僧人、异人。(我们从异远真人这个名号就可以明晓陈自明总结的精辟。赵廷海在《救伤秘旨》序中就提到其少好勇,缉此书时,曾向不少民间武术家请教。)

释家伤科起初仅流传在僧侣之间,以治习武所伤或野兽所创,后因释家以慈悲为怀,广施医术救人,从而使技击家兼治伤病,逐渐形成武术伤科。历代因战争动乱,大批伤员需要救治,唐后历代军营中,多崇少林武术,如宋太祖的洪拳,岳武穆王的岳家枪均源自少林武术。军中医家亦多属少林伤科,从而促进了少林伤科学派的形成。

中国少林伤科源远流长,其早期与释家伤科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可以这样说,少林伤科是释家伤科的发展,释家伤科是少林伤科形成的基础。早在南朝宋齐年间,释深道人所著《僧源药方》便有关于跌外伤损之处方用药,是中国释家医学首论骨伤疾患之方书。骨伤科大师蔺道人所撰《仙授理伤续断秘方》为释家骨伤流派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传人彭叟以《理伤续断方》所载方药疗病,屡治屡验,活人甚众。由于该书乃蔺氏集前人和自己多年临床经验之结晶,“毋传非人”。故该方书在宋代作为秘方、仙方流传民间。然而从元代医书中同样可以看出蔺氏的学术思想对后人的影响,元代李仲南《永类钤方》几乎全部载录了《理伤续断方》中治法的内容和一半以上的方药,学术思想上则向前又推进了一步。例如该书载录了《理伤续断方》中仅见方名,无药物组成的方药“风流散”。元·危亦林所撰《世医得效方》中也有不少方药出自蔺氏。然而,释家伤科方药,因寺院规矩为"技击家所密",历代医家受儒风影响,对伤科不屑一顾,其著述难登大雅之堂,故世人鲜闻,研探亦稀,即使有专著,每言简意赅,重实效而理论较差。

一、少林伤科学派产生的根源与开山鼻祖异远真人

中国释家骨伤流派(亦即武术伤科流派)的形成并成为中国骨伤科主要流派之一是明清时期――少林伤科学派的诞生(为何此时期产生少林伤科学派原因可参考后面广义上的少林伤科)。异远真人经过多年的民间搜集结合自己的临床经验整理出《跌损妙方》一书,少林伤科的真传方为世人所知,填补了跌打穴伤在伤科学上的空白,也为后世穴伤诊治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因此异远真人被奉为少林伤科的始祖,从此后来众多伤科学家皆宗其说,从而逐步形成少林伤科学派,成为中国骨伤众多流派中最有特色的流派之一。

少林伤科流派传承如下:积累期:唐·蔺道人及其传人彭叟等;宋代福居;元代石岩、宗发;形成期:明·异远真人;发展期:清·江考卿、赵廷海、洪龙源、王瑞柏等,智正、智淳;清·湛举、湛化;清末·淳济、寝勤、贞俊、恒林、贞绪;现代德根、德禅、行真、德虔等。

少林伤科学派渊源于南齐,唐朝,形成于明代,发展于清朝,现代。经过历代传人的不断积累,总结,提高,成为中国骨伤科最具特色的流派。

明朝异远真人《跌损妙方》问世,实为中国骨伤界之大幸,从此少林伤科学派之真传秘宝为世人所共知。其后的众多伤科学家皆宗其说。明末清初胡廷光家传的《陈氏秘传》所载录的少林寺僧治伤秘方与异远真人方相似。赵廷海《救伤秘旨》中所载《王瑞伯损伤用药论》多为少林寺伤科方,江考卿《江氏伤科方书》所载方药亦宗异远真人之学,用药大同小异,但也有其经验创新。而赵廷海《救伤秘旨》中拳击伤和骨折整治方药,“十二时气血流注歌”,36大穴的图说和救治方药。其以经络学说、子午流注为依据,按穴治伤、按穴位加减用药的治疗方法以及方药的平和行气活血化瘀,与异远真人一脉相承而独具一家,自成体系,在中国骨伤界独树一帜,举足轻重。《救伤秘旨》用药精炼,仅载方6首和“少林寺内外损伤方”,后有《救伤秘旨续刻》和“跌打损伤辨生死诀”、“破伤总论”和“整骨接骨夹缚手法”,介绍了损伤重症的鉴别诊断,开放性创伤处理和近20个部位骨折的整复固定和方药14首,其中“轻重损伤按穴治法”,记录34大穴伤损的治疗方药,用药与36大穴相似。该书高度概括了少林寺伤科治疗经验。从中可领略少林伤科学派的风格。

二、少林寺僧人与少林寺伤科

少林寺位于河南登封市(县级市)西北13公里少室山北麓的五乳峰下。北魏的孝文帝于太和十九年(495年)为天竺迦佛陀师而建。天竺僧人达摩曾来此凝修壁观,传授禅法,因此被奉为禅宗初祖,少林寺也被奉为禅宗祖庭。唐初,昙宗等人协助唐太宗平定王世充,有功者十三人,收封后得以养寺兵五百,这样便将马前兵法及多种兵器填充进少林武术。明代少林寺智正和尚,武艺超群,而且酷爱医学,博采众方,收集了明以前寺院武僧自救疗伤之秘验方,辑成《少林寺秘方》。墨本秘不外传。清代经湛举、淳智二位高僧进一步补充,日趋完善,编成《少林跌打损伤秘方》,制成木刻板,藏于法堂,惜后被火焚。民国年间的贞俊武师,善武,精医,善救治创伤,撰有《少林医秘真珠囊》。少林寺第三十六世住持德禅法师,自幼拜贞俊师父习武,学医,勤修苦读,博采众方,医德高尚,济世救人。将自己六、七十年的临床经验,总结的方药及寺院医僧的验方、秘方、单方融为一炉,传授皈依弟子德虔,历经三年时间整理,编写成《少林寺秘方集锦》。从中可窥见少林寺伤科的源流、发展。由德虔编写的《少林寺伤科秘方》集历代少林寺的手抄秘方于一书,其中方药与明·异远真人及其学术继承人所述大同小异,但也有进一步发挥,主治方药使用更加广泛。该书是历代少林医僧长期临床实践经验的结晶,从中可领略少林寺治伤的技术水平概况。此外,近代少林武术的代表人物德根大师不仅武术精湛,在伤科医学上也有独到的地方,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德根大师的关门弟子朱天喜(法号行真)不仅继承了其师正宗的少林武功,而且进一步对少林医学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成立禅武医相合的武校——郑州少林武术专修学院(正规民办高等院校),培养医武相兼的复合人才,开发出一系列少林伤科药物,例如少林药酒(外用),少林不老酒(内服),少林大膏药等。实为少林两大宝――武功与医学进一步发展的中流砥柱。

三、广义上的其他少林伤科

除前述少林伤科主要代表人物及其传人外,还有许多医武兼备之医家,或以师授,或以家传,自成一派,继承和弘扬少林伤科医疗体系,使少林伤科学派广为流传,经久不衰,为中华民族的繁荣昌盛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清朝吉林龙源洪氏伤科之洪龙源撰有《龙源洪氏家传跌打秘方》,书中载有跌打要诀及治伤创方。其中“龙源洪氏家传跌打秘方”源自少林“十三味总方”。尚有一些著者不详但冠以少林字样的伤科方书,如《少林寺军阵伤科跌打秘方》(手抄本)、《少林真传伤科秘方》、《伤科杂方》,《伤科杂录》等。

晚清以来,西方医学逐渐传入我国,传统医学由盛转入衰落,祖国伤科同样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为了使学派得以生存,并继承和发扬光大,必须有过硬的技术,绝技,同时具有高尚的医德,济世救人,在此其间,河南洛阳平乐郭祥泰;福建的林如高、章宝春;广东的李广海、何竹林、蔡荣;上海的王子平;黑龙江的夏静华;四川的杜子明、杨天鹏;北京的刘道信、刘寿山;河北的李墨林;江苏的施维智等医家,均为少林伤科学派的继承、弘扬、流传、发展作出了贡献。

显然这些伤科学派从狭义上不属于少林伤科学派,因为其中大部分人都不是少林僧人,但广义上属于少林伤科流派有以下几个原因:

1)、其中大部分人习练武术,例如上海的王子平曾任第一届武术协会副主席,原南京国术馆少林门门长;上海施家伤科的施镇昌曾师于少林拳师邓九皋;四川成都体院附属医院前院长郑怀贤,少跟北平魏金山、孙录堂习武兼医,1936年在柏林举行的第11届奥运会上代表中国作武术表演,建国后曾任中国武术协会主席,中国运动医学会委员;广东何竹林系少林至善禅师高足洪熙官(洪门少林)之徒;佛山李广海系金山寺僧人智明和尚所传;广东蔡荣亦属洪门少林;福建林如高的祖父系少林高僧铁珠之徒;福建许书亮少时曾随陈文世(少林伤科学派)习国术学骨伤;四川杜自明宗少林派武功;成都杨天鹏系少林武师吴云武之徒;河北李墨林受业于少林支派;哈尔滨夏静华之叔祖出家嵩山少林寺习武;江西的程定远早在1922年向汪之斋学习内功,1933年毕业于南京国术馆;北京刘道信师少林武师,曾以教武为生……正如已故中医研究院顾问杜自明老大夫在《中医正骨经验概论》中所阐述的那样:“过去的正骨医生,多擅长国术武功,而擅长国术武功者又多能正骨,究其原因,凡操练武功国术者,平素容易受伤,久之则熟悉救治方法,此其一;凡做正骨科医生,必须身强力壮,方能牵开错位,整复骨折,故平素多习武功国术,以图身强而胜任工作,此其二。两者互为因果,所以练功可以说是正骨医生的基础,是学者必须练习的功课。”

2)、一些传人虽然不再或很少习练武术,但其遣方用药仍遵循少林伤科学派特点,例如河南洛阳平乐郭祥泰等,故这些流派在大方向上仍属于少林伤科学派。

3)、中国武术在明清时期才真正开始理论化,系统化,这一些得益于文人在武术上的介入,这时开始出现大量武术专著,武术和其他学科的交流渗透,从理论层面上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例如理学与武术融合之后形成了三大内家拳术(太极拳、八卦掌、形意拳),武术与祖国传统医学的交融在这一时期也达到了一个顶峰,由于少林武术在中国武术发展中具有中流砥柱的作用,故武术医学也自然的以少林医学相冠名,从事骨伤科的医家,沿袭少林伤科治疗特色,即使其本人不是练习正统少林武术,也一样归属于少林伤科学派,少林寺历经多次浩劫,随着少林武术向民间传播,少林医学也像种子一样在民间生长繁衍,自北魏至明清,少林寺屡经敕建,遍布南北,数达10余座。明末清初,福建少林寺成为反清复明的秘密基地,屡遭清廷镇压,寺院被焚烧,佛教门徒四处逃散,从而分布大江南北,自立门户,广收徒弟,少林武术、伤科在民间发展。这时期,伤科秘方著述传抄甚多,其法多宗少林伤科,师承有异,有所发挥而分支。因此从广义上这些伤科学派都属于少林伤科学派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4)、五代以后,中国佛教在衰微中延续。少林武术之所以名扬天下,如俗语所说的:“天下武功出少林”,源于少林寺善于博取众长,五代十国时期,高僧福居特邀18家武术家到少林寺演练3年,互献绝技,切蹉武功,各取所长,而后加以归纳整理,汇集成《少林拳》。少林武术得以发展,自然也促进少林伤科发展。少林伤科的发展是植根于民间的,所以可以这样说少林伤科是中国武术医学的集大成者,是中国传统武术习练者对中医学的一大贡献

四、少林伤科学派的学术思想及显著的特色

少林伤科学派归属于祖国医学范畴,但具有其显著的特色,主要表现为内伤诊断、穴道论、伤科辨证等方面。

在诊断方面是富有特色的四望诊伤方法,即望眼、甲(爪)、脚底、阳物。四望中,以望眼、甲(爪)最具临床意义。望眼诊伤法最早文献见于《跌损妙方》,是伤科诊断一创新,其后在少林伤科和民间武术伤科应用。现代微循环学说的发展,已证明它具有一定的科学性。《伤科内伤诊治法》去粗存精,提出"报伤点"诊伤法。望眼诊伤法是以中医五脏与眼的关系为理论依据,以眼科五轮八廓为指导。临床还可以通过观察报伤点的变化来判定治疗的效果。望甲(爪)诊伤法其是以中医脏腑学说中肝与爪的关系和损伤恶血必归于肝的从肝论论治理论为依据。其方法与现代“毛细血管充盈时间”测定相似,具有一定的科学性,又有一定的临床实用性。此外,尚有望脚趾、足底等辨伤轻重的经验。

少林伤科倡导气血学说,以经络学说、子午流注为理论基础,创立了“血头行走穴位论”和“致命大穴论”。这种以经络气血传输为理论依据,以脏腑经络、穴道部位为辨伤基础,以独特的少林寺秘传内外损伤方、点穴疗法及正骨夹缚为治疗方法,从而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少林寺伤科治疗体系。少林伤科注重对穴道、脏腑、气血、部位、脉象、生死等辩证诊断。少林伤科认为气血循行经络中,穴道是内部组织器官之间互相输通的一些特定部位,全身共有108穴,大穴36,小穴72,血头在十二时辰行走十二穴道。伤患部位与脏腑密切相关,通过经络相互沟通,各部位的伤患反映特定脏腑的内伤。少林伤科注重脉学,以浮沉迟数滑涩六脉变化来判定伤势,推断预后,判别轻重,辨证施药。

少林伤科学派在长期的医疗实践中不断总结提高,形成一套以气血学说,经络学说为依据,按穴治伤,按穴加减用药的独特疗法。少林点穴治伤法是在经络学说,子午流注指导下,依据“血头行走穴道”的时辰、穴道,“就其穴而点之”以致敌伤残或疗伤治病的一种独特方法。点穴是以气血在经络运行的理论依据,以穴部为标志,按时辰点打封闭的。其致伤病机:点穴一法,其所以制人者,完全在限止人身气血之流行,被点者失去知觉,即考周天定时之理,合气血循行之道,知某时气达何宫,血注何穴,就其穴而点穴。其穴既闭,则气血因之壅积,不能流行。点穴疗法,也依相同原理,松解被封穴的穴道,使气血运行,达到治疗目的。“血头论”、 “12时辰气血流注12宫”、 “12时辰气血流注36穴”的点穴理论皆从经络学说为依据。血头论最早文献见于《跌损妙方》,“周身之血有一头”。伤科子午流注学说是在阴阳五行学说、脏腑学说和经络学说的基础上,根据自然界客观规律对人身的反应,运用人体气血流注经脉循行的时间规律,指导武术点穴,擒拿及伤科诊疗的理论。武术在明代兴起点打封闭,至清时盛行,明异远真人《跌损妙方》首提“血头论”。为伤科子午流注的肇基,其后清代《救伤秘旨》、《少林铜人薄秘方》、《五论图》皆发展完善其学说,因此伤科子午流注于明清形成。《救伤秘旨》十二时气血流注歌是针灸学上子午流注学说的理论依据,它和“十二经纳甲法”将五行与五脏六腑及十二经的五输穴进行归类,以明时穴的开阖,便于运用迎随补泻的针法,这是针灸学上的独特方法,在元、明盛行,伤科也自然受到其影响,经络学说特别是子午流注学说的理论来指导伤科临床诊疗的最早专著是《跌损妙方》,其中“穴头行走穴道歌”就是在子午流注的理论指导下,结合气功现象和伤科临床实际提出的。少林伤科在遣方用药方面独具特色,以异远真人“用药歌”为少林伤科治伤方药基础,歌诀中善用引经药,以使药达病所,这种以主方加引经药的配位方法,几百年来一直是少林伤科治创疗伤常用方法,至今仍指导临床用药。少林伤科的代表方主要有“少林寺秘传内外损伤主方”;及在此基础上化裁而来的“十三味总方”,少林内伤急救方药有“七厘散”“飞龙夺命丹”“地鳖紫金丹”等。方药精炼,用法独特,值得我们进一步去研究开发。

五、结束语

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同时又是一名少林弟子,对少林医学的发扬光大负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在几年暮修晨练中,我深深认识到少林武术的含义不仅仅包含者精湛的武艺,少林医学也是一块我们取之不尽的宝藏,在此借《武林》一角呼吁各位武林同仁,医学大儒,名人志士携起手来为少林医学的辉煌添一份光彩。

禅一(介绍略)

马颖 河南肿瘤医院情报研究所所长 450008

关键字:正骨,少林伤科,学派,历史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百家合符

网友评论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的心情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