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中医发展 > 新闻资讯

倪海清冤案是扔向中医界的一颗核弹!

浙江省金华市法院和法官出名了。出名的原因是它们制造了震撼全国中医界和新闻界的倪海清假药案。一个救了几百个晚期癌症病人的无行医资格的草药郎中。现在金华法院以卖假药罪判他坐牢十年,这叫做从重量刑。为什么从重?因为,他用假药救的人太多了,影响了旁边的金华艾克医院的生意,因此,被艾克医院检举。检察院根据检举起诉,着公安部门不仅去抓人,还查封所有药物。于是,有一些得不到药物治疗的重症病人死了。

浙江省金华市法院和法官出名了。出名的原因是它们制造了震撼全国中医界和新闻界的倪海清假药案。一个救了几百个晚期癌症病人的无行医资格的草药郎中。现在金华法院以卖假药罪判他坐牢十年,这叫做从重量刑。为什么从重?因为,他用假药救的人太多了,影响了旁边的金华艾克医院的生意,因此,被艾克医院检举。检察院根据检举起诉,着公安部门不仅去抓人,还查封所有药物。于是,有一些得不到药物治疗的重症病人死了。

金华检察院、公安局、法院,联合作战,被现代医学牵着鼻子,以查处假药为名,搞成倪海清冤案,实际是扔向中医学界的一枚核弹,目的是消灭整个中医学界。因为,按此案对假药的定义,连累了所有的老中医,他们无不都是卖假药的。因此,他们随时都可能以卖假的名义被抓判刑,只要法院的法官们觉得有需要。

无论哪个老中医,都因为看病时间久了,经验积累丰富了,都可能拥有一些单方验方的。现在社会上谋生困难,为了下代谋生,因此,给下一代出些主意,想些方法,使之生活有路。这些主意、方法,无不都是单方验方之类的。它们可以提供谋生,但不能发财。因此,就有许多老中医不愿意给社会做“贡献”,使自己的后代断了生活出路。

无论谁都会承认这样一个真实生活的写照:“一味单方,气死名医”。这样的事在我国,是经常发生的。一些病,找过多少有名的医生,就是看不好,但经常会有偶然,遇到了一位道士、和尚、尼姑甚至乞丐,厄运就到头了。他得到了某个单方、验方,疾病就霍然了。自以为是的名医不就气死了?民间中医的历史中,少不了单方、验方的地位。但是,这些单方、验方,不可能由政府批准而产生。因此,按金华法院的定义,中医的单方、验方,也就是假药,谁用它,谁就是卖假药,谁就得坐牢十年。这不是想存心挖掉中医的根吗?

一、病、药、医,哪个不是真的?

人们去医院求医,是为了治好病。于是医生给你开了检查单。你拿着单子去给仪器检查后,拿单子回来,医生看单子开药方叫你去买药。这里有个奇怪的现象:看病不是医生看的,而是仪器看的。药却这这个不会看病的医生开给你的。如果你问医生:“我的病给你治疗,需要多少时间会好?”医生却告诉你:“这个病是治不好的,你必须一辈子吃药。”这时候,为什么就没有人会想:这是个不会看病的医生!如果没有仪器,他该怎么办?但这医生,自己也不知道不会看病,是怎么做起医生来的?医生也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不是为看病,而只是为卖药。所以我说,医学院是洗脑的机构,不是教学生做医生的。

既然,你求医是为治好病,而医生不会看病却会给开药方,给了药,还说这病治不好,必须长期吃药,要吃到死。这话,就没有人想。你求医治病是想治好病,而医生却明白告诉你:此病治不好!那么,为什么你会在这里求医呢?推敲起来不是让人笑痛肚皮吗?此现象,有这么几个问题值得思考:

1.这个病不是病,所以治不好;

2.这个药不是治好病的药,所以治不好;

3.这个医生不是医生,所以治不好。

三者必居其一;或三者必有其二;或三者皆有。

这病如果是病,求医是为了治好病。病人不知道自己生什么病,才听医生的话花钱买单去检查。检查单上告诉你得的是什么病,医生却告诉你此病治不好。实际是检查使你花了钱,却没有达到目的。因为,得病去检查的目的,不是为知道是什么病,而是为治好病。检查的结果能说得出是什么病,却是治不好的病,那就失去了检查的意义。很多失去检查意义之事,在医院里无不到处都是,于是,有些人就开始独立思考了。有本书叫《疾病发明者》,是说制药公司雇了医学家去发明病的名称,然后就给它们制订病的标准,继而通过医保把药卖给病人。原来这些标准统统都在糊人。例如1990年德国规定的高血压标准是160-100mmHg,但到1994年,德国的对抗高血压联盟却宣布改为140-190mmHg。而这个组织是医生和药厂员工共同成立的利益团体。既然高血压的标准可以随卖药的利益团体的需要而修改,此病怎么能算个病呢?故笔者发表了《高血压高血糖不是病》(载于《西医病理百年反思》(东方文化出版社2011年8月),读者可查阅该文,看其中的说理对不对。

既然不是病,医生当然就治不好,病人才需长期吃药。如果此药相当于粮食,长期吃能补充能量,那也未为不可。但是,它却没有我们所想的那么简单。所谓“逢药三分毒”,长期吃是会吃出病来的。这种病,叫做“并发症”,是药物长期使用造成的结果。因此,可以说医生在卖药,也同时把戏“并发症”一起卖掉。在医院里死亡的病人,大多数死于并发症。所以,我们就得小心,不能见医生开药就去买来吃,这种用药吃出来的病,要比医生所说的病厉害多了。

假病、假药、假医生,三者之中必有一假;或有二假;或三者全是假。真假孙悟空打了起来,都说:“你是假的!”到底谁是谁非?医学的宏大,很少有人讲得清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因此,是真是假,实践可以判别是非。

二、倪海清假药定案量刑标准

邓小平执政初期,人们记忆犹新,全国曾经进行了一场“实践是否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大讨论,由此开始了改革开放。金华出了个假药案,实践还是不能成为判别是非的标准。药物是治病的,它的真假本来是以能不能治好病为标准的;但是,在金华法院里,却被认为是以有没有批准为标准了。尽管,这是不能怪法官,因为,法官是以法律为准绳的。卖假药者叫倪海清,用他发明的“假药”,治愈了几百例晚期癌症病人。他的药被金华法院判为假药,要坐牢10年。而现在用真药治死病人累累者,天天拿奖金,拿回扣,生活很富裕。

法院法官,不以治病的好坏结果做真假判别,而以有无政府批准,来作真假的判别标准,真是奇了,怪了!想不到古代有糊涂官判糊涂案,竟然落实到现代的金华法院里!按这个标准,笔者查遍天下所有药物,古今中外,竟然没有一种是真的。所有中药,都是没有经过批准的,就都在用了;单方秘方,有哪一种是经过批准而后用的?所有我国的老中医,无不都有一些个人秘方,自制一些没有政府批准的药物,因此,按金华法官所识,皆得坐牢不误。所有不愿坐牢的老中医,千万不要搞什么个人的单方秘方。对一个十五亿人口的民族来说,它也一定是一个“生产”和珍藏单方秘方的宝库,还有许许多多人,珍藏或“生产”着许许多多的单方秘方。珍藏者和“生产”者一定要以金华法院的判决为鉴,从此之后,不要再动“生产”和珍藏的念头,否则,便有坐牢的危险了。

有普通常识的人都知道,然而,这法院的法官却不知道:所有西药,皆是化学药品,无不都是批准之前,要先使用一段时间,当然还要一定的使用范围,只有被认为使用之后有真正疗效的,经过鉴定,才可申请批准上市。可见药物需要批准的目的,并不针对小范围试用,而是针对上市做大批量买卖的。不过,西药出在西方,自有西方的管理条例在管着,也不需要劳烦中国人制订中国法去管理了。如果按金华法官的标准,国外那些研制药品者,免不了个个应该坐牢。不过,西方的法院决不会像金华一样出这样的糊涂官;如果真的出了,还会有如此众多的化学药品来中国吗?

西医药物使用是世界性的。西方国家对药物批准确实很慎重,如没有多少万人的试用,没有取得相当的疗效,国家是不会批准的。即使已经批准了的,也会因它的使用,造成生命或健康的伤害,而被撤消批准。这说明,西方国家对此权力的使用,并不在乎有无批准,而在于它的使用面的大小。即任何药物,只要是小面积的试用,不能以有无批准作为真假的判别标准。此刑法的修改者若不是因修改而获得大利益的,是不会下此狠手的。可见我国的刑法修改,已经掺入了西药利益集团的黑手。

倪海清的秘方,已经治好几百个晚期癌症病人,对社会来说,也相当于救了几百条人命,其功劳可谓大矣,却被判刑10年。金华法院的法官,胸脯拍得红红的,似乎有法可依。据说,乃是依据《刑法修正案(八)》之规定。但此法原规定的“对生产销售假药罪”,本来判别真假的条件是:“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现在被删除了,而改为“国家对药品管理制度”了。这改动虽然可给法官执法做依据,但让人生疑。因为,这个改动,把结果改成行为,本身就不合法。法院对犯罪人,怎么可依据其行为而不依据其结果呢?倪先生报了一个草药研究所是为了用实践验证他的草药秘方治癌的有效性,不给治怎么知道有效无效呢?癌症治疗研究的个大课题,不是三两个病人就能解决的。倪先生的研究不仅没有死人事件发生,相反地给社会带来了利益,法官凭什么认为需要判刑?

三、倪海清假药案的最终目的完全彻底地毁灭中医

我国法制正在建设阶段,不完善之处必然存在,这才需要修正。修正,说明法律的不完善性与它的动态性,不能死板套用,尤其是有关医疗、医药的问题。更要考虑我国的基本法的规定:“中西医并重”。中医中药与西医西药是两个不同的体系。既然是并重,就得分别考虑,根据实际情况规定,而不能套用西医西药的方法和条例。现在这个修正条例,不仅没有并重,而实际是用来消灭中医的。

中医中药的单方秘方,都基于生命的特异性原理,是因人而异的;中医中药,因辨证论治,能关照个体生命的特异性。生命不仅有有其特异性,而且是动态的,因此,方药必须可以随时变化,随证变化,就不可能造成“足以严重危害健康”的现象。这就使得想毁灭中医的集团无计可施了。我想,这才是“足以严重危害健康”被删除的原因。而“国家对药品的管理制度”这说法,目的很明显,就是可用它来彻底扳倒中医,毁掉中医。

修正,靠的是法官的智慧,而法官判案,首先要懂得国家的基本法,用它来慎重推敲修正的对不对,不能死搬硬套。现在将“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删除,而改为“国家对药品管理制度”,说明这修正的指导思想出了问题,已经被国际制药财团操纵,朝着消灭中医学的方向走了。它的修正者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法,因此,必须追究责任。法官借此错误之法来判案,也必须追究其糊涂断案的责任。

我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叫《天下无癌论》,现代靠癌症发财者全国不是少数,尽管如此利益悠关,却无人敢出面驳斥。当然,这些因别人生癌症而他们发了财,不是他们拥有治癌的本事,而是靠推销手术、化疗、放疗这三把杀人刀获得病人的财产使自己发财的。其推销手段,无不都是恐吓和欺骗,包括像强奸幼女的孙尚见先生,都在使用这种手段。美国有个加州大学的琼斯教授,用了十多年时间,研究了很多癌症病的治疗结果,得到了一个结论:“拒绝化疗和放疗的癌症病人,包括乳腺癌患者,实际上存活的时间比接受治疗者多了4倍。”(《癌症不是病》中南传媒出版集团、湖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5月)

当然,倪海清不是天上来的神仙,他所谓的晚期癌症病人,只是西医学意义上的晚期,即被西医认为难以治愈或不治的患者,而不是真正晚期而必死无疑的患者。他们之所以被倪海清治好,是因为患者的生命自组织能力未被所谓的癌症摧毁,而倪先生的药物有维护他们的生命自组织能力的作用,于是,这些人痊愈了,或有效地活下来了。倪海清这么做,显然地是侵犯了这个利益集团的利益了,当然,也包括了像孙尚见先生这样因治癌症而发了大财的,无怪乎他要检举揭发倪海清卖假药。从法律上说,倪先生卖假药应该处以刑罚;从道德上说,倪先生救了无数病人的生命应该给予奖励。倪先生被判刑是我国法律的悲哀,因为,法律被一个以杀人发财的利益集团操纵了。这也是我国中医学的悲哀,它面临被完全毁灭的危险!

四、毁灭中医,就是毁灭中华民族

其实,中医学不仅是医学,是一种济世救人的医学;而且是文化,是中华民族文化中最为成熟、完整、完善、精粹的文化。什么叫文化?这是一个复杂的大概念,它有许多不同的定义。人某个方面来看,我认为,文化是前人留给后人的一种精神和物质的财富。物质财富是指我们现在所享有的一切物质;精神财富是指前人留给后人一切成功或失败的经验,存在着的历史的记录。

医学是人类构建社会的三个基础结构之一,所以它是社会存在的不可或缺的基础。它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不断成熟、完整、完善而又精粹化。中医医学之所以成熟、完整、完善、精粹,是因为它的实践方法能够针对个体的人,而不是把人当做一个群体。这也是是中医与会西医的区别。

人是动物,人与动物却又不同,不同就在于人是智慧的动物,各人的智慧又各不相同。这才会构成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各人的智慧不同,不仅是人与动物区别的标志,也是人与人区别的标志。把人当做统一的群体进行医疗,实际也就是把人当做动物一样,统一使用一种药物或治疗方法。禽流感被宣传起来,为了防止传染给人,养鸡场的鸡,养鸭场里的鸭,被统一宰杀,这就是做动物的命运。现代医学把一种统一的病名施加于人的群体,进行统一的治疗,也等于把人当成了动物。

例如说癌症,医生把一群人都划为癌症病人,并告诉病人得了这病是会死的。然后,给手术、放化疗治死了,病人家属无话可说,是因为医学已经说明这病生起来就会死的,与治疗无关。然而,根据上述琼斯教授的结论,既然不治疗者存活的希望比治疗者高4倍,那么,4/5的患者不是因患癌症而死亡的,而是因治疗的错误而死亡的。这就值得我们反思了:假设一年中有200万癌症患者死亡,其中就有160万人因误治而死亡。这数字是如何惊人!这么多人为什么如飞蛾扑火,自觉自愿?是因为社会舆论导向、科普教育、医保制度、法律法规等等一系列问题,造成了几百万人在一年中痛苦死亡。

是人,当然生下来就是会死的。生命只不过是一段时间,时间过去了就要死的。但是,因手术、放化疗而死亡却是一种不正常的死亡,死者在痛苦中死亡的。医生赚了钱不算,还让死者在痛苦中死亡,这是违背良心的行为。如果你没经过洗脑,你是不愿意做医生的。所以,美国医生的自杀率很高,是因为干久了,干多了,忍不下去了。有的则像门德尔松一样,变成了医学异教徒,从事揭露现代医学的战斗了。

应该存活的却被治死了的癌症患者,当然都是因治疗的错误。治疗错误如此严重,这说明不是治疗的问题,而完全是医学的问题了。治疗是医学的实践行为,如今这种实践不仅不能救生病的人,而且会弄死人,为什么还会有人如此积极?这说明不仅只是医学的问题,而是社会的问题了。这里的社会问题险情科学普及、医学教育和舆论导向等等之外,又涉及了法律的制订和修正,说明问题严重了。西方利益集团之黑手,已经抓个中华文化的命根子了。如果中国人还轻易对待,我们的文化灭亡就不远了。习近平先生认为中医学是开启中华文化宝库宝库的钥匙,但掌握它的命根,却是西方的医药利益财团!

中国人如不迅速觉醒,迅速对有关的法律法规:《药物法》、《医师法》、《传染病法》等进行一次严格的审查,凡不利中医中药发展应用的,立即撤消;并迅速建立有利中医中药发展的《药物法》、《医师法》、《传染病法》等。

现代社会的这种形势,西方已由于他们的医学不成熟,靠着政医一体的体制和吸世界人民(包括本国人民)的健康维持生存。但是,这种政医一体的体制,已给西方世界带来了根本无法摆脱的医疗经济危机。由于西方人民的权力体制不同,他们已逐渐把这种危机转嫁给我们了。这才是西方人民把输液看成与手术等同的恐怖,而我们却把输液用于任何疾病,超过了世界平均数的8倍的原因。我们民族正在用生命和健康填补着西方国家的经济漏洞。

习近平先生的民族复兴梦,不能靠经济、武力跟西方血拼,做先进技术之梦;却可以医学比拼,医道比拼,使我国民族迅速复兴。中国只有发挥自己之所长,才能真正地实现民族复兴,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精彩推荐:

关注“倪海清假药案”专题

国人必看:《跪羊图》感人MV

课程推荐:

【深圳】家庭中医保健普及班-第30期

《道解伤寒论》系列课程-集中班

关键字:倪海清,中医冤案,假药案,毁灭中医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百家合符

网友评论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的心情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