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中医发展 > 新闻资讯

有机人艰辛路,一位母亲的自救之路

吴璐銮,重庆人,大家都叫她吴姐!在我们遇到她之前,她正和丈夫孩子在风景秀丽的北京延庆县经营着一个口碑很不错但条件很一般的家庭式生态小农场。经过一段时间的深入交往,我们双方逐渐地建立起了良好的认同与互信,基于共同的梦想与信念,最后我们决定携手联营,共同组建起了“安和生态农场”,希望能在她多年积淀的基础上,通过聚集更多社会有识之士的共同参与,逐渐在当地建设起一个更为丰满可以联合众多市民家庭的CSA原生态农庄,同时尽可能地带动周边村民一起走上有机种植的道路。

 

吴姐,走上艰辛的有机路有着一段令人心酸也发人深省的与众不同的人生经历。

2001年刚当上妈妈的吴姐,本该幸福地哺育孩子长大,但是就在孩子四个月大的时候,孩子出现了严重的抽筋;后在日本诊断出来是酰羟丙氨酸血症,不能进食一种特定的蛋白质,并且被告知终身无法根治。这犹如晴天霹雳,将这位新妈妈打入了无尽的悲痛深渊之中。医院给开了进口的抗癫痫药,这药吃后孩子烦躁不安、神情恍惚、消化紊乱,所以只好停了(还好停了),只好吃稀饭和泡菜,直到2003年春。这期间孩子如同非州的饥儿,瘦弱不堪,每个月必感冒、发烧、咳嗽!弄得全家人苦不堪言,都要崩溃了。

后来,吴姐发现,她的孩子不能喝超市长时间储存的奶粉和酸奶,若喝了后眼白就会由蓝变黑蓝,就开始抽筋!不管是羊奶、牛奶,都不能喝。但是喝鲜奶就没事。于是,这让她特别地开始去关注食物之间的区别了。她发现了这里的问题所在,那些工业食物制品当中投放了大量的添加剂。之后,特爱吃海鱼她又非常敏感地从厨房里的鱼身上嗅出了浸泡尸体用的福尔马林。想到十里八乡先富起来能胡吃海塞的亲戚们多得上了各种怪病或癌症,她强烈地意识到了,自己吃的食物已经出问题了。

为了让虚弱敏感的孩子更快的康复起来,吃上新鲜自然的食物,吴姐带着孩子跑到了长江边租房。看谁钓到了江里的鲜鱼就弄来给孩子吃,从只吃两三口,到最后能吃两、三条……真的就这样奇迹出现了!孩子吃了那么多的蛋白质,但一直没见抽筋。之后再试着给孩子吃鸡蛋、猪肉,也没见抽筋,没抽筋!!!就这样,压在全家人心头那么多年的巨大石头砰地落地了!此后孩子越长越大,不仅不傻不愣,而且还非常健康,学习也相当不错。在历经长年痛苦的煎熬与永不放弃的努力之后,吴姐终于用干净自然的新鲜食物治好了身患绝症的女儿。

在吴姐的身上,我们再次见证了,母爱的伟大!

在前后对比痛定思痛之后,吴姐道出了自己孩子的患病的根源:病从口入,要管住母亲和孩子两张嘴。她真心呼告所有的妈妈们:幼小的宝贝们真的只能吃天然的食物,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化学添加剂。还有未孕、正孕以及哺乳期的妈妈们也要特别注意。

后来吴姐的母亲得了肺癌去逝了,她说罪魁祸首就是自家承包的那个池塘,池塘里的水被人们用洗衣粉污染成乳白色,而她母亲特别喜欢吃鱼并且长年吃着这里面养的鱼!

 

经历了这两件刻骨铭心的大事之后,吴姐说她对吃的东西就走到另一个极端,严防娄大哥给孩子吃零食,就跟防敌人一样!

但这些才只是前奏。2008年,吴姐自己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和代谢病,血糖高到20多个点,差点要了她的命。有半年时间就光吃菜,盐都不能吃,一吃就腰疼,全身象罩了一层不透气的薄膜,脱皮,流出去的泪咸得都扎脸上的肉!除了油没断以外什么调料都不敢放……买农贸市场的菜,吃着跟嚼腊似的……

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从孩子到母亲,现在终于轮到她自己了。

为了让自己能活得好受点,尽快能走出这种生不如死的境遇,她不得不自己种菜了,因为实在是买不到能让自己吃得下的菜!就这样,经过了六年的不懈探索与努力,在极其简陋艰难的条件下,她种出了不用化肥,不用农药,连国家有机标准允许使用的生物农药都不用的原生态蔬菜!

刚开始时,吴姐常向当地老农请教不打农药的种菜方法,他们听说不打农药种菜就各种鄙视的态度,当着背着说她闹着玩、不正经、没事找事做。那些年,周围的农民一提起她就直撇嘴,当着面就说她是败家的娘们。到现在了他们也还不能理解她。这些都还好说,最伤心的是爱人的坚决反对:全家都跟着干这又脏又累的活,图个啥?这犹如千斤巨石一直压在她的心头。娄大哥从小也体弱多病,当时经常吃药,很是痛苦。吴姐为了转化爱人,就由此入手求着他看每一集的《养生堂》节目,希望他能逐渐明白她为什么要自己种菜。后来娄大哥迷上了中医中药养生,09年后就开始边上班边和她一起种地了,早上四五点起床,晚上十点以后回家,也自己做饭了,即使在外面吃饭,都是白水煮菜!

 

虽然他俩都农村长大,但从小都没翻过地,刚开始连用铁锹翻地都不会!第一次播种的是香菜。他俩一人种一垄,春天发芽效太高,密密麻麻的小苗,好茂盛!看得满心欢喜……但邻居到地里一看说:赶快间苗,太密会长不大,再大点会闷死苗的。那年他俩学会了做人间的美味:香菜馅饺子、香菜馅包子、香菜馅混饨,香菜肉丝……

第一年时种了黄瓜、西红柿、小油菜、四川儿菜、川香菜、南瓜、胖丝瓜、空心菜、东北油豆和茄子。夏天蚜虫和青虫特多,请了教种地的大叔,听说不打农药,从此后就不搭理他们了。迫于无奈,只好买书自己学,书就买了好大一书架。看书上说草木灰管用就试草木灰;又说烟叶、大蒜水、辣椒水、苦蒿水、醋水等好使也都用了一遍,就是不懂温度和湿度!

当时用这些生物药时,蚜虫是没了,但过几天却又回来了。想想蚜虫都杀死了,这生物药的毒肯定还是有的,是药三分毒嘛!更何况同一块地反复的用,这地也不就有毒了吗?想到这些,吴姐就不再想任何办法去杀虫子了。

 

后来认识了天敌研究所王教授,经他建议买了七星瓢虫和赤眼蜂,当时还送了他们好多粘虫黄板。但第二年七星瓢虫就变紧俏了,直到现在都很难买到。也就在第二年,吴姐还遇上em菌(就是现在有机界才刚流行起来的高效菌肥),用它防虫和浇地、熟粪,不管是产量和口感上都有了很大的改进。但蚜虫和青虫直到现在还只能是不管它。

后来心态变平和了,有没有收获和虫害,就不太计较 了,没办法防控的更是随他去了,虫儿们爱咋咋的,反正一片地也不会全部吃光光,多少也还能留点!于是乎,许多虫子喜爱光顾的菜,多年来就经常吃不到!

后来种多了吃不完,就拿到市场上去卖,结果因为卖相太难看,价格还卖不过那些普通菜。后来,北师大的一些老师发现了吴姐,她们同吴姐沟通了好几个月,才终于让吴姐鼓足勇气给师大老教授种菜供菜;没有提菜点,就放到一个老师家。后来在天秀、三元桥也搞起了卖菜点,于是就必须按规律经常往城里跑。没车运菜,就只能坐公交……无论冬夏,长年累月的往返于延庆与市区,只为了能生存下来。12年延庆两次受灾,吴姐家菜园损失非常惨重,只剩了两棚菜!那时正是隆冬,家人考虑到吴姐的身体情况,极力反对再给大家种菜,于是真的准备放弃了!但最后还是有很多铁杆就是不愿退,这时一位曾一直帮助吴姐的好朋友把自己在延庆荒废了多年的棚送给了她让她种。为了不辜负这么多人对她的认同与支持,她决定再重新起步一定要坚持下去!那年天秀市场摊位费每月吴好还都缴着费用,没有菜只能空着摊位,也没到别家拿一棵菜给大家!到第二年六月份左右才陆续开始送菜!那半年的煎熬感动了大家,也一直感动着吴姐自己!也许,这就是命运给她专门安排的考验吧,而她交上了合格答卷。

只有真心诚实并能恪守良知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有机人,人品才是真正的有机认证!

 

就这样,吴姐以其坚韧不拔的毅力与执着,在家人和众多朋友的长年支持帮助下,历经了大大小小常人不能想象的困难,一路走了下来,着实令人感佩!

这么多年干着干着,吴姐自己的抑郁症不知不觉就好了,不吃药血糖也正常了,整个人都精神了。娄大哥现在身体倍棒、脸色红润、精神充沛,去年辞了工专职在农场了。孩子也在延庆快乐健康地上着小学。

做有机虽然很艰难,但对吴姐来说却也是幸运和幸福的!

有机,改变了吴姐一家人的命运!相比较其他有着类似境遇的家庭来说,她是幸运的幸福的,因为她最终找到也走出了一条自救的路!

 

吴姐说:一日三餐,每口都那么重要!吃进去如果排不出来,就是毒害。在当今的中国,能去做有机生态食材的种植者,比做医生要来得更重要。因为,不生病才是王道!

亲戚劝吴姐说:你能改变中国什么?

吴姐从容地回答:我是非常的微小,但是我做到了让食用我们农场食材的每个家庭,对他们每个人都是无害的,都是有益的!如果能不赔钱,还能挣到钱,那么就可能带动周围的农民一起来这样的种植和养殖。那不就也改变了社会了吗?

吴姐是这样的真诚、朴实和坚韧!她的故事感动了我们,她的人格征服了我们,所以,我们愿意也希望更多的有善心正念的朋友们能加入我们,用大爱的包容真心的价格长期的消费,一起和吴姐在延庆康西草原畔逐渐建设起那个梦中不远的原生态农庄,那个我们心中共同的理想家园!

您不仅仅是在买菜或是投资,您也是在帮助真正需要帮助也值得帮助的有机种植者——生态环境的改良者,您更是在为我们这片土地上的子子孙孙贡献青山绿水!来吧,朋友,让我们一起努力!

对于愿意参与到我们安和生态农场共建的会员谷东和股东朋友们,我们还有这样的一个重要说明:

我们安和生态农场的菜没有市场上的大,也没有市场上的好看,但是营养绝对比市场上的高出很多倍!还有,这些菜都凝聚着我们农场人的一份心血,希望大家一定不要放工业调料,比如:味精、鸡精、工业酱油、工业醋等,既毁了这些来之不易的好菜,还伤了家人的身体!

最后,祝愿越来越多的家庭健康幸福,四季安和!

 

关键字:有机,添加剂,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百家合符

网友评论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的心情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