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中医发展 > 新闻资讯

名老中医潘德孚:关于青蒿素之我见

医学上的诺奖发给中国人,可以说是居心不善。首先,拿医学与医疗这两个概念来讲,它在诺奖中还没有分清楚,那么是医学奖,还是医疗奖?医学,指的是维护生命与健康的研究;医疗,将医学的研究用来指导于社会的实践。依这些年来所发的诺奖,都是医疗实践上用着的,所以,使用医学奖有点名不符实。

青蒿素获诺奖,能值得我们如此高兴吗?

青蒿素发明获诺贝尔医学奖,全国一片轰动,正在傍徨无主的中西医结合大队人马,吃了可特因一样,就像一个穷光蛋拾着了金元宝,精神振奋,欢欣鼓舞。为什么没有人去想:这外面包着金光闪闪的诺奖里面装的是什么货?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对中医复兴来说,这是糖衣裹着的核弹——别咬。

原创中医的兴起,对中西医结合这支庞大的队伍来说,威胁太大了。作为垄断中国医疗市场的西方药业巨头,很害怕断了中西医结合的这条有力的大腿,诺奖获得者屠呦呦女士是中医科学院的研究员,就自然而然地给抬出来了。青蒿素得诺奖不是证明中西医结合的成功吗?中药就是这样地走向科学化、现代化!中医科学院只有这样的“化”,才能得诺奖。

青蒿素是治疟疾病的。在青蒿素之前治疟疾的专项发明已有金鸡钠霜(即奎宁),而且,曾被科普为灵丹妙药,伟大的发明,许多人还买来当补药吃。抗菌素和激素出来后,而作为补品的葡萄输液瓶,又奠补了它的补品作用,它就渐渐淡出市场了。所以,就治疗疟疾而言,青蒿素只是个二手货,如果不出于特殊原因诺奖评委会能如此好心吗?

实际上,现代医疗从头到脚就像一台大机器,不管医院多大,它只相当于一个药物器械的销售部;从医学家到医生、护士、护工,现在还要加上保安,只是这个机器的一些零部件。医学家根据需要制造疾病、创作治疗的理由、制药专家根据对抗原理,研制和生产药物。例如最近获诺奖的青蒿素,现在吹得很闹,这里的目的很明显,是想借此压一压国内的中医热。因为中医倡导生命的自我养护,不主张多用药。而且,还认为是药三分毒,少用,慎用,最好是不用。这些主张都与医学目的背道而驰的。所以,现代医疗一掌了权,就实施消灭中医的政策。我在2008年,曾在原创中医论坛上讲过,现在的医学叫做市场医学。市场医学是个怪物。因为,医学是要命不要钱的,市场是要钱不要命的。如今的医疗,既要了你的钱,又要了你的命,这不是个怪物还是什么?

我们一定要知道,西方制药公司已经控制了诺奖的授予权。否则,一个人都没治好的白血病治疗的干细胞移植的发明人,为什么会获诺奖?医学上的诺奖发给中国人,可以说是居心不善。首先,拿医学与医疗这两个概念来讲,它在诺奖中还没有分清楚,那么是医学奖,还是医疗奖?医学,指的是维护生命与健康的研究;医疗,将医学的研究用来指导于社会的实践。依这些年来所发的诺奖,都是医疗实践上用着的,所以,使用医学奖有点名不符实。

所以,诺奖应改名为诺贝尔医疗奖。现代医疗已经统治全世界,这是不容讳言的事实。因此,诺奖只代表现代医疗的利益。对它有利就给奖,不利就不给。这就是它给奖的目的。现代医疗的真正话语权操在谁的手中?自然是西方的大制药业利益集团,千万别以为它能发什么善心。

1901年算起,几乎每年都有诺贝尔医学奖的得主给评出来,那么算到现在,也就有100多位了。但是,诺奖发得越多,医院也就越造越大,老百姓的疾病也就越来越多。因此,人们不禁要问:“诺贝尔医学奖的目的是为了什么?”答案是:为了使我们多生病。现在西方已经有很多人觉悟了,东方还在沉睡。否则,为什么美国人发热不退热了,而我国还在热火朝天,医院的医生还告诉你,不退热会烧坏脑子的。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的输液,会比全世界的平均数高8倍!我们的医生不考虑患者利益,而是想方设法挖空医保经费和患者钱包。

我们认真看看诺奖授予的这个年表,看看的得奖者是为什么得奖的?因为她发现了一种治疟疾的青蒿素。在百度上讲她发现了一种治疟疾的新疗法。但是,疟疾是怎么生起来的,我们的科普知识是认为疟原虫的感染。但,如果从现代生态学的角度来看,再根据“科克前提”,我们还应对疟疾的病因进行新的探讨。因为,过去的科普已经骗了我们不少次了。例如,说肺结核是结核菌感染的。现在却发现每个人的肺里都有几百万的结核菌。那么,肺结核病不应该讲是“感染”生起来的,而是微生态不平衡才发生的。人们并不知道,那时候西方药械公司生产了很多的X光机,为制造市场,他们才制造“感染”谎言。这才是全世界为什么建造结核病防治院所的真正原因。为了防止再次被骗,我们应根据生态学原理,要求对所有微生物所造成的疾病,进行重新审查,要求疾病的发明人拿出证明,证明他所说的致病微生物,人体里本就不存在。以便我们分清是这些微生物感染,还是体内的某种原因引起的生态不平衡。这两种原因一分清,以中医治疗,还是以西医治疗就可一清二楚了。


 

青蒿素救了多少疟疾病人性命之说新解

青蒿是柴胡方剂中的一味对潮热的药物,被屠呦呦选中提纯成为退疟疾热之药,是经过辛苦钻研的。花了很多时间,并且也很辛苦,获得诺贝尔奖得一大笔钱并没有不应该。我们应该为她高兴。但是,作为一种退热药物,在医疗中能起到多大作用还很难说。因为,被西方制药公司看中,他们可能会出大力去宣传,而且跟着会以青蒿素的ABCDE等各种新名称,又能治疗各种不同的疑难病流行一段时间,到它最后什么病都能治,直到可以当补药吃了才停止。最后什么都治不好了,才静悄悄地淡出市场。这种方法,西方屡用不爽。中国的许多保健品,无不使用这种方法,例如三株口服液,不止是能治各种疑难病,还是一种大补品。但是,他们无钱无权,买不通何祚庥

现在世界上,疟疾的发病率并不高,死亡的威胁也不大。现在说青蒿素每年能救很多人的性命,纯是一种说法。因为,说青蒿素能救命必须是疟疾被认定生病后必定要死的,什么办法都无效(包括病人的自身能力),只有杀死疟原虫一条路可走。这才能谈它能救几多人的性命。因为,有人证明小柴胡汤也可以治疟疾,过有人认为《伤寒论》中的各种柴胡汤都可利用来治疟疾,而且比奎宁、青蒿素等专用药更有效。道理就在于名之于疟疾,因人体表现的不同而会产生不同的症状,因此,施用不同的柴胡剂疗效就会更好。

中医的这种方症对应的用药方法,就是《伤寒论》的方法,它已被日本医学家的实践所证实,这才是被立法取缔了一个世纪的中医在日本重新兴起的根本原因。现代的医疗大趋势就是医疗个体化。《伤寒论》的方证对应实质就是个体化治疗,它是中国人在公元150年左右就创造出来的。现在的西医医学家正在追求这个目标呢!现在不比古代,这些话可靠不可靠如果我们有心去研究,马上就能判断是真是假。

疟疾病所产生的是一种发热的症状,会不会死人谁都不能下结论。因为要看治疗的结果,而且,治疗后即使死人,既可认为是生病死的,也可认为是治疗错误死的,所以,也还不可以以死了多少人作为疟疾的死亡数。因为医生的本领有差异,好医生把坏病救活,差医生把易治的病治坏,所以,说疟疾发病的有多少,死亡的有多少,都不足以说明疾病的问题。

还可以利用它来进行中西医谁优谁劣的比较,让治病增加透明度,再不要以专家说了算。说发疟疾就会死人之说,是不能得到证明的。既然不会死,治愈只不过是退了热,怎能说是救命?

青蒿素表面道理就它救了非洲几百万疟疾患者。据说,全球有2亿人患疟疾,每年有250万人死于疟疾。这数字说明,青蒿素能救的人并不多。这样的死亡率,还达不到自然死亡的平均数。如果没有疟疾,他们难道可以长生不老?所以,现代统计学对疾病的死亡数表达,忘记了除去自然死亡数。是不是想借此宣传疟疾的恐怖。所以,有病不等于死亡。那么,青蒿素是干什么的?唯一的解释是:它能退疟疾造成的发热。也就是说,它只是一种退热的药物。

如上所说,疟疾会造成发热,不会造成死亡。因此,疟疾被治愈,不等于是青蒿救了病人的性命。现在说的青蒿素救了多少人的性命,那是夸大之词,不足信也。既然不足信之词,竟然被搞得如此热闹,这是市场的杰作,不是想救人性命,而是想谋财害命。

再拿生态学的观点来看,得疟疾的患者,确实血液中会发现疟原虫。但至今没有人证明过,人体里原本就没有疟原虫的?只有能得到这个证明,才能确定疟疾病是疟原虫感染导致的。因为,人与疝原虫相处几亿年了,生命能相互适应已被生态学所证明。谁能证明得疟疾的患者血中的疟原虫是本来就没有的?现在许多过去认为是感染性疾病的,几乎都给生态学说推翻了。曾经被渲染过的白喉、脑炎等疾病的细菌,现在普通人的咽喉中都有发现,那么这些人为什么不发病?被细菌学创始人赖特诊断出皮肤生疖子的原因:葡萄球菌感染,现在人们却认为葡萄球菌在我们皮肤上,是为了形成了一层保护层,维护皮肤生态的。

现代医疗创造出来的病名已经很多,几乎达数十万种,只为一种病的某种药物的生产就发给诺奖,似乎说明这奖也太不值钱了。因为,一种病有可能多种药会有效,而且,是否都要发奖?例如奎宁也是治疟疾很有效的;阿的平也是有效的。屠女士又不是第一个治疟疾病的药物发明者,青蒿素又没有经过比较,唯此所有效!凭什么她独得奖?我认为,这是一种阴谋。自我国正在大力发展原创中医。诺奖的授予,是对中医损害特重的中西医结合,正在受到关注并四面楚歌时打强心剂。青蒿素是鼓吹中西医结合“巨大成果”。而中西医结合正是中国的西方制药公司代理人消灭中医的最好措施。


“二手”抗疟药青蒿素为什么会在此时出笼?

现在大家都知道,所有的西药都没有几年的寿命就退出市场。道理何在?就在于人体喜欢大自然的产品,而不喜欢人工化学的合成物。尽管研制者做了很大的努力,试验也做得很艰苦,老天爷却不买账,在全面展开使用的过程中总会发现一些人受害了。于是,药业老板们不得不让它下架。不过,有的国家下架很快,有的国家却很慢。例如,氨基比林在美国使用,1938年就被认为是非法的了;在我国,用到现在还合法。这说明,中国的西方药业代理人的后台最硬。所以,这些跨国的大老板们特喜欢中国,因为,中国是他们最大的市场,而且,还有着保护他们利益的一个铁杆精英集团。这才是青蒿素能受到诺奖的幕后原因。

据说,青蒿素是当时的中越之战时很多战士得了疟疾,于是,国家组织了一个研究小组研究青蒿素,是真是假都不要紧,因为,西医治疟疾已经有奎宁的发明在前,作为“二手”治疟原虫的青蒿素竟然获诺奖,这不是对诺奖抹黑吗?至于这些老药的药效降低,就应把奖给青蒿素于理不合!是真是假中国人不能过于相信这诺奖评委会的真诚,还得深入研究才是。

我记得小时候的奎宁丸很出名,后来被宣传到比什么药都好的地步,凡是发热都吃奎宁丸,人们还给了它一个好名称叫“百补丸”。顾名思义:它是一种比人参还好的补品。我的父亲有个同行胡先生,家在永嘉农村,我小时候常住他家里。大家都称夫人胡师妈,常说自己累了,就吃两粒百补丸。可见,奎宁丸就像此前的输液,农民们觉得累了,就去挂一瓶,说是打补的。60年代那时候,我在厂里当厂医,厂是地方国营,有规定:工人看病报销百分之百,病休全工资。工人很多没文化,也把挂液当打补针,经常说自己累了要求挂一瓶的。现在,虽然很多人还用输液,自从央视讲了输液对人体有害,现在热闹的情况才慢慢在改变。再如维生素C,也曾经走红一段时间,无论什么病都要用上它。感冒发热要用,据说是因为发热会使维生素C消耗快;失眠也要用上它,这是血液不好,又把它叫做抗坏血酸;说它会抗癌,甚至器官移植也用上了它,而且,移植后要把血中的维生素C定个检测指标,说明它的重要。但芬兰政府做了一个实验,对这实验的结论中有这么一些话:“此时美国的食品药物管理署(FDA)就出来做解释,Dr.Victor Herbert 他说:当一个维他命含在一个橘子里时,我们称它为一个抗氧化剂(antioxidant),可以防止心脏病,防止癌症,对我们的身体是有好处的,但是当此维他命C离开这个橘子以后,这个维他命C它就称为prooxidant,也就会制造上亿以上的自由基,此会造成心脏病、癌症,对我们的身体是有害的

所以,维他命本身有此两种型态。

橘子是神造的,维他命C是人造的。人造的比不上神造的。

身为一个科学家,是绝对无法走进实验创造出一个橘子,一粒蕃茄的。

在一个橘子,一个蕃茄里面,含有很多种的营养素,如今,我们连这一万多种营养素,是那些营养素都不清楚,我们哪来的智慧与权利来告诉人民群众,其中最重要的营养素是维他命呢?

我们还没有这样一个智慧与权利。

一个完整的食物才是真正的营养。

维他命-芬兰政府实验报告发表日期:2011-3-28

来源:中国猎课网(www.51lieke.com)

原文地址:http://www.51lieke.com/article/11726.html

一种化学药品,被宣传到成为补品了成为常识,是很糟糕的。虽然能使市场实现最大化,但是却会有很多人受害,最后只能消声匿迹,重起炉灶。在美国是不允许出现对医疗或药物过多的宣传。过分的宣传会引来很多非议,并导致很重的罚款。不过我国却缺乏这样的机制,同时存在着一个对发展中西医结合和彻底消灭中医深有研究的“爱药”精英集团。

西方在奎宁丸逐步在市场上淡出后,才有抗菌素、激素的兴起。随着这两种药的宣传展开,又有各种不同的抗菌素和激素被发明出来,因为化学药品的一大特点就是按化学的分子式结构产生的,这种结构式改一点就是一种新的发明,所以,只要青蒿素宣传出去了,不久之后,药物学界又会引起一系列的发明了。这一系列的发明又可以被用于治疗某种专业疑难病了。最近我就在百度上看到某种青蒿素的衍生药物可以治疗类风湿的广告。将来的青蒿素衍生的药物就将铺天盖地而来不得而知。

 

青蒿素与抗菌素和激素是一路货色

发热这个症状的现代医疗市场,在西方也走下坡路了,在我国却却长盛不衰。道理何在?我国的现代医疗界算是西方药业最忠心的铁杆保皇派,也是功勋卓著的臣子,也因推广市场医疗而获益最肥厚的,而且是能把我国建成他们的最大的市场。在美国广大群众已经知道发热的真正道理了:是生命维护生存健康的一种自我维护方法了,美国的医疗界也有很多人不听指挥了,逢发热人们不再吃药打针了——发热的医疗市场走向萧条。

但是,制药利益集团总是不想放弃退热这种疗法,尽管它在美国的市场已经很小了,但在广大的第三世界,医生们仍在竭力贩卖这种疗法。所以,它们在积极寻找取代激素和抗菌素的药物以便重砌“炉灶”。因此,我认为青蒿素将成为奎宁、激素和抗菌素的新“炉灶”!

我们应该知道,现代医疗使用诺奖来砌造化学药品的新“炉灶”,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他们给发现螺旋杆菌的胃溃疡病因的细菌学家发奖,其目的就是给抗螺旋杆菌药做推销的准备。但到现在为止,抗螺旋杆菌的药品发明不少,但究竟治好了几个胃溃疡病人?答案是:一个也没有。因为,螺旋杆菌只是胃溃疡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他们根本无法证明人的身体里本就没有螺旋杆菌,至今没有一个微生物学家能拿得出这个证明。因为,根据生态学原理,自然界的微生物,都有可能存在于人体里。因此,当我们需要杀灭某种微生物时,首先应证明人的身体里本就没有它。如果身体里本就存在着螺旋杆菌的,也就证明人与它们本就是共生的。杂螺旋杆菌治不好胃溃疡的原因就在这里。抗螺旋菌的药生产出来除了损害体内的生态平衡,再无其他什么意义了。同样,我们现在认为疟原虫导致身体发热,产生疟疾的症状,要使用青蒿素来杀灭疟原虫,首先应证明人的身体里本就不存在这种微生物。但是迄今为止,现代医疗界拿不出这个证明。

现在又有人说,因为青蒿素能在体外杀死疟原虫,这不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吗?这也错了。因为,疟原虫能在体内这样的环境生存,在体外没有这样的环境,你不杀它也同样会死的,酸、碱、干、湿、气体、阳光都可能影响它的生存;如果说青蒿素是影响它的体内生存,这里就涉及到病人本身对药物的运用能力。人的生命如果没能力使用药物了,即使是最好的药物,它在身体里有什么用呢?这就是中医与西医的不同。

据有关的研究,疟疾患者使用小柴胡汤也能治愈,而现代医疗的微观研究却没有发现小柴胡汤对疟原虫有杀灭的作用。于是,只能猜测它提高了人的免疫能力,使疟原虫受到抑制。那么这里就可以产生了另一种说法:研究的结果说明,小柴胡汤提高治疗疟疾的能力,比奎宁或青蒿素不知道要高多少倍,它可以不用杀灭的方法,而是提高自身能力,避免了自身的生态受到损害。杀灭疟原虫的方法当然要损害自身生态,治疗的效力自然好得多。那么人们为什么不去追求好得多的方法,而相反地追求差的?而且,小柴胡汤是不需要人一辈子去研究,只需要俯拾即得。难道医学家都闲得没事干了?都是利益在作鬼。

上个世纪初,现代医疗界因为治不好咳嗽和痨症,后来发现了结核菌,于是就把肺结核病宣传成就与现在的癌症一样非常可怕的疾病。于是,就着令世界各国建造结核病防治所、疗养院等。后来又制造了卡介苗,并且立法规定让我们的孩子一出生就要种上它。于是,我们所有刚出生的孩子,只要你上医院里生孩子的,统统都被种上了卡介苗。

现代医疗这样用背离天道的治病方法,自然会使病人越来越多。现在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就打卡介苗,不仅没有使结核病减少,反而增多了。这说明卡介苗不仅无效,而且有害,这些有害的证据很多,西方都已经收集了,本文不细谈。单讲生态学家已经发现,每个人的肺里都存在着几百万的结核菌,我们就可以知道,为什么每个孩子一出生就打卡介苗会带来什么灾害?这才是不但防治不了结核病而反而会增多的道理,因为,卡介苗损害了体内的结核菌生态。

我的父亲是个西医,我的母亲36岁得肺结核,哥哥16岁得肺结核,都被父亲用疗养的方法一年就治死了。这种方法就是长期卧床,不能活动,吃好营养。我自己在29岁患肺结核,那时候父亲己故,生活困难,无钱吃药,天天还要干活。后来就自己痊愈了。有本书是写列宁的妻子勒柏辛斯卡娅,她30多岁得肺结核,后来活到90多岁。她是个革命家,30多岁生命都很危险,哪能卧床休息还吃营养?肺结核患者之所以死亡,是因为治疗方法背离天道。

西方的现代医疗,为什么治不了结核病,其背离天道的表现在它的治疗叫对抗。结核病的患者主要症状是日晡潮热,咳嗽,痰难咯。它用的退热药只适用于高热身体壮实的患者,但结核病患者的发热是低潮热,大多数人是阴虚发热,不宜使用退高热的药物。咳嗽的症型也是阴虚的产物,故有痰黏喉难咯出。而现代医疗只知道止咳,不知道如何化阴虚之痰。它把治不好都归罪于结核菌,采用杀菌的方法,不仅治不好病,还给治坏了,这才是死亡的原因。中医采用百合固金汤,滋肾清肺养阴,这才能治好肺结核,旧名肺痨。

 

青蒿素不能提高西医的内科医疗能力

在本世纪之初,居利士·瓦格纳·焦内格的工作取得了人类发热价值最重要的证据。他注意到,有些梅毒患者在患疟疾之后感情有所好转,根据梅毒在疟疾高发地区比较少见的事实,作为一种治疗手段,便有意使上千名梅毒患者感染疟疾。在那个年代里,梅毒的自然缓解率不到百分之一,他的这种发热治疗达到了百分之三十的缓解率。这一重大成果,使他获得了1927年的生理医学诺贝尔奖。那个时候,认识发热价值的人要比现在多。”(R.M.尼斯等著:《我们为什么生病》第28页,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年8月

现在的医院医生治发热,都是抗菌素与激素一起使用,或再加上退热药,什么病都被说成是炎症,什么病都用上它们,后果都不好。现在反映出来的情况是不仅治不好原来的病,而且,因用药而产生的病比原发病更难治。治疗用药的负作用远超正作用,由于这两种药害人太多了,于是它被各国政府逐渐限制使用。也就是说,靠抗菌素和激素支撑的现代医疗,人们对它的信仰已在逐渐降低。眼见再过一段时间它就会走入低谷,被人们所抛弃。

当此之时,他们必须找个替代产品,这才有青蒿素的诺奖出现。在现在这个时代,我们应该学会综合分析复杂问题的方法,不能太简单。现代医疗体制是许多人和许多组织,许多功能聚合在一起的一个生命体,它具有强大的应变能力。我们许多中医或中医的粉丝们,都为青蒿素获诺奖而高兴不已,就好像是中医获了诺奖似的。我们的人竟然会如此无知,为它欢欣鼓舞,制药业的老板们正在那里笑痛肚皮呢!

这一点大家必须明白。青蒿素不是什么中药,只是一种化学药品。我们一定要想到,诺贝尔医学奖授予青蒿素发明人,只是某个新行动的开始程序。因为,天天有人在发明药物,选中屠呦呦女士是她的运气,就像天天有人买奖券,中奖仅一人而已。我们何必为此劳心费神?我认为青蒿素获诺奖不是西方医药利益集团的好心,更不是对中医药的肯定,而是一种浑水摸鱼的方法。早七八十年前,治疟疾的金鸡钠霜(奎宁),是从金鸡钠树皮里提出来的,用于治疟疾发热的,从来没有人说它是植物药。大概那时候化学是代表科学的;如今青蒿素却被许多人认为是中草药,是中西医结合的成果。科学的化学药吃不香了。中西医结合一个杂交品牌的本领是,能脚踩两只船的。于是,青蒿素拿诺奖自然就成了中西医结合正确的“成果证明”。

诺贝尔的许多奖项确实已经为社会进步做了很多贡献,对推动现代科学的研究和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它的医学奖迄今为止,不仅没有做出多少成绩,只是为现代医疗的对抗疗法推波助澜,阻止了向生命医学前进的道路。?因为,医学与现代科学医疗的根本不同是研究的方向:科学医疗研究的方向是非生命的(物质的)、微观的、单一的、局部的;医学研究的方向是生命的、宏观的、综合的、整体的。这两个不同的方向反映了两种不同的文化特征,很难调和或统一。

在现代科学各学科之上产生的现代医疗是市场经济的产物。它只是在出卖技术,不是在实行医道。而医学的目的是维护每个人的生命与健康,是道德的产物。而因道德而产生的同情、慈悲、怜悯,和对弱者的支持,这才是维护社会存在的强大内聚力。这种力量无法以经济计价。

然现代医疗技术除了外科手术上的贡献之外,内科疾病的治疗根本毫无收获。在这一点上,我想韩启德先生是比较看得清楚的。他在他那篇论中西医结合的文章里说到,中医比西医不知要高多少倍,而且,西医什么也没有。就是这个意思。中医为什么比西医不知道要高多少,而且为什么西医在内科方面会等于“什么也没有”呢?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医研究的是生命与天地之道,西医研究的是尸体结构。因此,基于内科治疗之上的现代医疗研究成果,几乎都是短暂的瞬时即谢的坛花。

结论:青蒿素不能提高西医的内科医疗能力!


结论:人类的共识错误结苦果

发热是人表现生病的最多原因,但现代医疗并没有搞清它的原理,也不想搞清这个退热治疗的道理。因为,只要普通老百姓不知道这个道理,退热永远是他们可以用来骗钱的最好方法。西方医疗从古代的放血退热,到现代的药物退热,这种退热的方法就叫做对抗疗法。对抗(有人译文为压制),也就是病人出现什么症状,医生就用一种相反的方法来压制它。例如,发热的用退热;疼痛的用止痛;呕吐的用止呕;咳嗽的用止咳……确实能暂时解决一下,但以后却总是会发现出问题,而且,这后来所产生的问题比以前的更严重。例如最近我发现,70%的白血病人是退热以后检查出来的。发热去医院,被挂液(带抗菌素和退热药)注射后,退不了热的,就给验血,说他白细胞升高,含有多少幼稚白细胞,于是再抽骨髓,判为白血病。病人在生病期间被抽了骨髓,抗病的能力自然减弱,这不是想利用检查和确诊使疾病加重的措施吗?即使像这样判的白血病人,只要不打化疗,大多数人还会自然痊愈。但是,其中大多数人仍被威胁使用了化疗。化疗破坏了病人的造血功能和免疫能力,就很难痊愈了。白血病人就这样才会被认为是必死之症。我为什么会治好白血病?就是我不信这个邪!

医生对退热退不了的患者,就要你马上验血,很多人就被诊断为白血病,然后要你马上抽骨髓确诊,非要给你扣上个白血病帽子不行。扣上后就吓唬患者马上打化疗;有钱的更惨,千方百计诱导他做移植。弄得他们破家荡产,生离死别。一个好好的家庭,父母子女,就此阴阳两隔。我发现今年白血病特快增多,大多数是发热后挂液退不了热的。故借此之机呼吁大家自我珍重。医生要你检查验血,患者就应该想到,血液已经因注射化学药品而发生变化了,怎么能检验出致病的原因呢?

人类为什么会接受这种用了化学药品后的血液检查结果,是因为习惯成自然了。这叫做共识错误。这种错误共识,之所以能在全人类中公然招摇撞骗至今,乃是因为它戴着一个科学的高帽子,以科普的名义进行了普及。所以,美国先哲门德尔松说:“如果没有信仰,现代医学就不能生存。现代医学既非艺术家也非科学,它是一种宗教。”(《现代医疗批判》第138页)宗教是不允许你问东问西的,你只要相信就是。

古代西方认为发热是血中有毒素,应该放掉部分血液来减少毒素,这样才能退热。这个理论本来是不对的,但是,医生已经把它作为一种赚钱谋生的手段了,也就只能几千年地延续下去。到200多年前,化工工业时代初期,这个血中有毒导致发热的理论改为血中含铁过多,但放血的方法却没有改。因为,疗法作为谋生手段被许多医生所使用已形成习惯,没有新的方法替代,是无法改正的。那个时候,西方有个名叫路易斯的医生,对放血治疗做过实验,得出这种治疗方法就是错误的结论,后来使用的人就逐渐减少。“迟至1912年,当时最有影响的导师和路易斯的崇拜者,奥勒斯在他的内科教科书第八版上写道:‘如果病人年青而健壮’,他们患肺炎的早期,仍可推荐用静脉放血疗法。”这说明一种错误的疗法一旦流行于社会,想使它消失是很困难的。所以,奥勒斯说:“医师们首要任务之一,是教育群众不要依赖医药”。“必须教育很多医生,不要开没有必要的处方。”这个讲法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但是,这位近百多年前的医学家却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愿望只是真正的医学家的愿望,不是制药公司老板们的愿望。

现在则不同的是,医生不再是由医学家来教育,而是由制药公司来教育了。否则,制药公司的推销员来推销药品给医生们上课,听课医生可以加分。这些加分的分数,是医生升职称的条件之一。这个事实不是告诉我们医生只是个卖药的,职称越高,就是因为他药卖得多。所以,千万别相信什么大专家、大教授,如果你想治好病,最好的方法是先问清楚他究竟治好了几个人。而且还要自己亲自去核对一下。

美国的医药协会是医生与药厂职工共同的利益团体,他们工作的目标是保证医生的收入。不是保证病人能健康或痊愈,要是病人都不发病,那么制药公司从哪里赚钱?现代医疗自19世纪中期以后,医生与药业公司联合组成协会并掌握了立法权后,已经把医德丢弃在大门外了。既然如此,我们怎能相信西方制药公司的老板们会因为青蒿素救了很多人的性命才得到了诺贝尔医学奖的?

关键字:青蒿素,诺奖,医疗,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百家合符

网友评论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的心情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