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中医发展 > 发展战略

人民日报:给民间中医一片天(图文)

《执业医师法》像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制约着民间中医的发展,让民间中医处于“无证行医”的地下状态。《执业医师法》规定: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或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考试的人,首先必须具有医学专业本科、专科或中专学历。这些民间中医,虽然具有某一领域的专长,但由于年龄偏大、文化程度低,不要说考取执业医师证,连报考的资格都没有了。

诊脉.jpg

倘若不能从源头上解决民间中医的合法从业、生存和传承问题,民间中医就失去了发展空间和活力

春节前夕,名老中医李可去世了。他曾创造出许多起死回生的奇迹,彻底改变了外界对中医“慢郎中”的看法。面对濒临死亡的病人,他大量使用有“回阳救逆第一品”之称的中药——附子,经常开出数百克的剂量。他一生用去附子5吨,救治了数以千计的垂危病人。

像李可这样源自民间的中医,从草根变成名家,属于凤毛麟角。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调查,在农村边远地区依然生存着至少15万名民间中医,他们长期处在有用、有益却“非法”的状态。

《执业医师法》像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制约着民间中医的发展,让民间中医处于“无证行医”的地下状态。《执业医师法》规定: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或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考试的人,首先必须具有医学专业本科、专科或中专学历。这些民间中医,虽然具有某一领域的专长,但由于年龄偏大、文化程度低,不要说考取执业医师证,连报考的资格都没有了。

近年来,卫生部门虽表态支持“师带徒”中医药传承方法,但规定为师者至少必须同时具备“执业医师资格”以及“副主任医师以上专业技术职务或从事临床工作15年以上”两项条件。按照现行师带徒规定,没有学历的民间中医,哪怕就是带了徒弟,徒弟也不能考执业资格,这样就几乎断了民间中医传承的路。

古人说:“医无三世,不服其药”。《易经》云:“无妄之药,不可试也”。中医方往往是几代人倾尽心力、甚至搭上性命的结晶,如六神丸、云南白药、跌打损伤丸、接骨丹等国家保密处方,都是来自民间。现代中医教育,起初完全是政府从民间遴选中医作为教师。首批30位国医大师,全部有民间中医经历,80%为师承或家传。国医大师陆广莘说:“我是民间医生,也是乡村医生。”不可否认,民间中医队伍鱼龙混杂,但在传承中医精髓、保存中医特色、保障农村基层人民健康方面,民间中医发挥着不可代替的作用。

专家认为,保护和改善民间中医的生存环境,比挖掘、整理民间医药资源更加重要和紧迫。倘若不能从源头上解决民间中医的合法从业、生存和传承问题,民间中医就失去了生存空间和发展活力。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医绝技正在慢慢流失。再不抢救,再不重视,可能就无法挽回了。正如卫生部副部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所说:“我们这些穿了皮鞋、坐了办公室的人,不要忘了民间。”

1954年,毛泽东指出:“中药应当很好地保护与发展。我国的中药有几千年历史,是祖国极宝贵的财产,如果任其衰落下去,将是我们的罪过。” 《中医药创新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提出:“对民族、民间医药传统知识和技术逐步开展系统的继承、整理和挖掘研究。”目前,《中医药法》已列入立法计划。人们希望《中医药法》能还民间中医一片天,将民间中医纳入依法行医的轨道,让他们名正言顺地行医问诊、救治众生。

民间中医是传承中医的重要力量。只有为他们提供宽松有序的发展环境,才能使更多的中医绝技薪火相传,促进中医药事业的繁荣与可持续发展。

关键字:民间中医,传承,李可,执业医师资格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百家合符

网友评论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的心情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