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中医发展 > 发展战略

汪昌莲:给“祖传秘方”一个合法济世的机会

不是每一位江湖郎中都是江湖骗子,他们中间不乏真正的“神医大师”,也许这名江湖郎中就是其中一位,只是他没有取得合法的行医问药资格罢了。但即便是法律“误伤”了这名江湖郎中,也不是法律的尴尬,更不是执法者的过错,而是现行的医疗、药品管理体制僵化、滞后,一方面,给一些江湖骗子留下了可趁之机;另一方面,却剥夺了一些民间郎中和祖传秘方救治病人的权利。

倪海清是浙江一名江湖郎中,出身农民没有行医资格。十多年前偶然获得了别人的祖传秘方,研制出了一种治疗晚期癌症的中草药秘方,救治了数百晚期癌症病人。目前为止,官方也无法证明其无效。4月8日,倪海清因生产、销售假药罪一审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5月21日中国经济周刊)

这名江湖郎中既无行医资格,又无生产、销售药品的行政许可,判其违法犯罪,理所应当。问题是,其用这个“非法”的祖传秘方,先后救治了数百名晚期癌症病人。特别是,法院非但无法证明祖传秘方无效,反而亲自见证了江湖郎中从癌症患者到“健康犯人”的神奇疗效。如此“反常”的结果,让执法者很困惑,更让江湖郎中很受伤。

不可否认,当今社会整个食品、药品行业处于扭曲和失信的困境,吸着被污染的空气,吃着被添加的“瘦肉精”,喝着没有“标准”的国产奶,人们渴望回归自然,过上健康生活。这时候,一些急功近利的江湖骗子,看准了时机,想出了生财之道,期望一夜暴富,所以才会冒出那么多所谓的“神医大师”。一些市民迷信“神医大师”有着深层次的社会因素,其中,“看病贵”也是“神医大师”大行其道的社会基础。因此,社会“病”了,老百姓吃“药”,这就是“神医大师”现象产生的根源。

“神医大师”的横空出世,不仅破坏了医疗、药品行业秩序,也损害了公众的身体健康和经济利益。如此背景下,2011年2月25日,《刑法修正案(八)》对生产、销售假药罪作出了修改,将“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删去,侵犯的犯罪客体从“人的身体健康权利”变成了“国家对药品的管理制度”,该罪因此从结果犯变成了行为犯,即只要实施了该行为,即使没有严重危害健康也构成犯罪。重典之下,这名江湖郎中自然成为又一个以身试法的“神医大师”。

然而,不是每一位江湖郎中都是江湖骗子,他们中间不乏真正的“神医大师”,也许这名江湖郎中就是其中一位,只是他没有取得合法的行医问药资格罢了。但即便是法律“误伤”了这名江湖郎中,也不是法律的尴尬,更不是执法者的过错,而是现行的医疗、药品管理体制僵化、滞后,一方面,给一些江湖骗子留下了可趁之机;另一方面,却剥夺了一些民间郎中和祖传秘方救治病人的权利。

因此,对民间郎中不能一棍子打死,应给祖传秘方一个合法济世的机会。这就要求医疗、药品主管部门,要改良行医资格准入制度,通过资质考试和考核,向民间郎中敞开大门,让他们合法行医。特别是,应组织权威机构,对一些初见成效的祖传秘方进行科学检测和论证,并进行临床试验,如果是疗效显著的良药,应准许生产销售,用于治病救人。要知道,医疗、药品管理制度,是规范行医问药行为的前置条件,而相关法律,则是打击非法行医、维护公众利益的最后一道防线。

精彩推荐:

关注“倪海清假药案”专题

国人必看:《跪羊图》感人MV

课程推荐:

【深圳】家庭中医保健普及班-第30期

《道解伤寒论》系列课程-集中班

关键字:秘方,倪海清,假药,冤案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百家合符

网友评论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的心情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