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中医疗法 > 小儿推拿

拒绝输液、坚持中医的惊险七天——一段中医治疗小女发烧的后记

(从2010年“十一”长假参加家庭中医二期班始至今年“十一”,我三岁女儿发烧40.2度,最终由聂老师治愈止,我先后参加了百家合符组织的潘德孚抗癌班和聂老师

 (从2010年“十一”长假参加家庭中医二期班始至今年“十一”,我三岁女儿发烧40.2度,最终由聂老师治愈止,我先后参加了百家合符组织的潘德孚抗癌班和聂老师的中医小儿保健班。一年当中时断时续、磕磕绊绊的看了些中医类的书籍,也只存些印象,并未入门。因此,其后所写尽管包括小女的病愈过程描述,但内容充满个人臆断,所以充量只算个人感悟,绝不可作为案例对照实施。所述不当和臆想之处,还望各位学友、学长和师长们海涵和斧正,也同样希望仍然拒信中医笃信西医的网友们能给与有力的批驳。)

 

一年来的浅学与浅践,深感中医即需具天生悟性、也需能躬身实践,且需有大慈大悲之心、万劫不返之志、名师提悟之幸才能真正做到应付自如、手到病除。其真实疗效深受行医者自身的医术和德行所限,因此百战不殆的名医极少。绝大部分中医师需要患者的良好配合和自律,才能在良好的沟通下渐序地理出病因、排定缓急、消除病灶。如此,患者还需依养生准则加强自我身心的调养,才能在一定时间后逐步产生良效。否则,估计是短期显效的和短期症重的几率各半,带有博彩性了。由此,对中医整体不能进行矮化但绝不能神化,神化往往是巫化妖化鬼化以致边缘化的第一步。

 

言归正传,小女,三岁整,2011年9月开学入得幼儿园,才只一星期未到,便发热,此前在家中从未有过。

 

2011年9月25日,星期日下午,突然发现发热,用表一量,38.4,家人带去看中医,开方(药熬好后未喝,此方寒热兼顾,开始并不觉得,事后觉得很妥,渐觉开此方的大夫算是个中医了,后面有述)。当时耳痛。至晚间8点多钟,按摩天门、坎宫、太阳、天河水。至夜间温度降至37.3度。

 

星期一晨,体温为36.8度(但为哭闹后测得,每次哭闹均伴有大量出汗,因此不确定降温由按摩所致),上午10点多钟仍去户外活动,打滑梯,玩了半个多小时。上午曾依星期日的方法按摩两次。中午体温为38度,下午3~4点钟体温较高38.8度,夜间38.4度。

 

星期二晨,体温37度,下午1点半体温升至39.2度,2点半服用小儿感冒口服液5ml(风热感冒用),按摩(加推天河水),至4点钟体温逐渐下降,至晚7点降为38.4后,加服小儿感冒口服液7ml,并用热水泡脚。夜间为37.4。(此次发热头一次发现了手脚冰凉现象,不想此一现象为我们日后得出了一个大胆的假设)。

 

星期三晨,体温37度,服用小儿感冒口服液10ml,10点钟体温升至37.7度,中午38度,服用感冒胶囊半粒(风寒感冒用),后发汗两次(此回发汗有高热,浑身暗红,剧烈哭闹)、按摩一次,至下午2点半,体温升至39.5度,按摩(加推天河水、六腑),服用小儿感冒口服液10ml,4点钟39.8度,无奈,少商放血(一个拇指),体温随后下降且伴有大量出汗,至晚9点体温降至36.5度(此次发热手脚凉)。至此,以为拐点已经来临,赞叹中医神奇的同时还有隐隐的不安,果然明天成了此次病程最惊险的一天。

 

星期四晨,体温37度,9点半体温37.5度,随后手脚冰凉,至11点,体温已至39.5度,打破了往日午后才热的惯例,第一次打了个措手不及,马上按摩和少商放血,但均不奏效,体温数天来第一次窜升至40。2度,只好物理降温,但高烧依旧,下午2点钟被迫服用美林(西药),3点半体温38.5度。家里岳父母对此已忍受到极限,脸色越来越难看,话越来越难听,在邻居眼里我们如此治疗已近似邪教。无法,但还是坚持看了中医,碰到了个从医德上算得医生,可枉担了中医之名的医者。文中提到的美林就是她开的,遇到小女居然成手足无措状,且大谈中医难以退烧,建议送到西医去化验,最好用抗生素。岳父母在旁更是得了天喻一般,呜呼,偏见与自卑合流作践中医至此。(稍稍悲愤,大环境如此,过分言语举动无意)想起列宁的名言:善意往往把人引向地狱(大致意思)。(但兼听则明,更何况人民内部矛盾要和风细雨,不要暴风骤雨)在逼迫下去了附近的西医院,验血之后,医生说:扁脁体发炎,但肺部没有炎症,口服药不行了,只能输液,且该医院不具备给幼儿输液的能力,最好去儿童医院或北医三院(跟我之前推定的一样,呵呵,也许是蒙的;如此也可使岳父母稍安,毕竟肺炎是大家最担心的)。呵呵好,我在前一天小女发高热时就对我爱人种过疫苗了:“如果高烧(40.2度)再反复,岳父母必然发急,后果是必去医院检查,但结果是必然输液。那时你怎么办?”最后那一天我们达成一致,如果到了那一步,我就去找聂老师,聂老师如果也治不了,那我就重新认识中医(未雨绸缪,做事跟空谈不同,要兼顾大环境,不可偏执)。所以,下午5点钟西医院给了治疗建议,我们就按照之前跟我爱人商量的办,一致说服父母,暂时搁置争议(团结中间力量,且不可一意孤行,不能伤人心,天下父母心,隔辈最相疼)。即刻便给聂老师打电话,说孩子烧到40.2度(更高的温度都没敢再量,因为量也没用了,只能物理降温让她别抽筋)。聂老师说她还在外面,一时回不去,所以我就说等晚上过去。没想聂老师5点半就又给我回信,说是已经回来了(名医的做派,急病人所急)。当时很感动,觉得有门了,和我爱人晚8点钟到聂老师住所(原准备全家都去)。聂老师觉得很平常(在我们看来),神情自若,问了我们给孩子推六腑和天河水没有。答:有。聂老师便端了碗凉开水,用手指蘸水快速(大于200次/分)给孩子摩后背督脉(大致),2~3钟后,孩子肚子后背就已经慢慢凉了下来。随后知道孩子扁桃体已发炎,聂老师又又针刺了两侧的合谷和曲池穴。给了贴肚脐与脚底的膏药。回家路上我爱人信心满满,还很兴奋,算是得窥中医的真正境界。后来一家还算欢喜,毕竟孩子还好。

 

贴药,小女不让贴肚脐,说痒,只贴了涌泉。这夜也不消停,小女温度缓缓上升,至11点多已达39.8度,我跟爱人说,别量体温了,老量孩子也睡不实,聂老师看过了,必然无事,话落我就睡熟了。我爱人却一夜无眠,看了《育儿百科》,被该书作者——日本已故老医生对流行性感冒发病的过程及处理方式所启发,在对中国医界动辄施用抗生素作法愤愤不平的同时,当晚仔细观察了女儿发热的全部过程。发现小女在高热发起之前,先是手脚冰凉,然后是四肢,最后热量集中在背部和咽喉前胸。退热时则相反,依次是四肢温热,最后手脚温热,如此则全身温度一致后,体温也随之降下。我爱人依据以前中医知识留下的残存印象和模糊的中医思路,判断可能是在病毒最为猖獗之时,机体为了与病毒(外邪)抗衡,集中了全身的精血与患处——扁脁腺附近,由此导致了先手脚后四肢渐次冰凉的现象。当集中全身力量暂时遏制住病毒势头之时,又将全身气血撤回原处,所以又产生了退烧之前四肢手脚渐次恢复温热的过程。这一解释使我大为惊奇和赞同,印正了从星期二开始,每次高烧前便会出现手脚冰凉的现象,且从星期二发现手脚微凉开始到昨晚,手脚是一天比一天凉,而且发热也一天比一天甚。

 

星期五晨,最不可思议的一天来了,这一天中遍历四季、遍尝五味、遍换七情。从早晨始,就对小女进行密切观察,也不知是盼发烧还是盼不烧。一上午体温正常,甚至初测的时候,还不足36度,但一直忐忑,也没敢给聂老师回信,因为还没定论。好容易挨到下午2点,女儿体温并无上升迹象,依往日经验,应是好转之象。由此才敢回聂老师信,在信中提到了日本老医生的育儿书,因此下午出去办事时还接到了小刘老师的电话。电话中倍感轻松,觉得聂老师真是救命菩萨,证明了中医的非凡价值,不仅慢症调养,即使急症也可不用药,真为手到病除。和爱人回家已是傍晚5点,依然无事,换膏药,全家合乐。呵呵,握握手。心头悚然一惊!又凉了,摸错了,再摸,确实很凉,而且顺着手臂开始凉。又来了,而且极为迅猛,迅猛到来不及按摩和降温,此刻晚上7点半。到8点已经直逼40度了(双方效率真高,一流的病毒碰到了一流的免疫系统,都不想给对手留时间,以此为题材可以拍好莱坞大片,应该能有票房),给女儿用的电子表,平时试表向来从容,当时可顾不得斯文,两双眼睛死盯着表上的屏幕,就想让显示数字停下来,幻想着早点听那个让人松心的表示试表结束的嘟嘟声。 可是除了数字的飚升,什么都听不到,揪心呢。按摩——学聂老师的样子,推后背,用水,快,气喘,再快,手麻,坚持快,浑身麻,维持快,眼前发黑了,停。试表,一看体温回到39.8度,倒,眼前更黑了。刚停,继续升温,体温表在读数到40.2度(平上次记录)时,仍未有止步的意思,拔出表,学鸵鸟,让你涨,不量了。找聂老师,此刻是晚9点半了(此番举动夫妻二人皆衔枚进行,以手语相通,生怕二老闻风,否则前功尽弃,女儿将交予抗生素和激素矣,大环境如此,本来家合万事兴,此刻也成制肘之患,不可不防哦。其实岳父已经数次进言岳母,让其以不慈之罪收其女掌家之权,亲临指挥。因岳母与岳父因日常家务时时有隙,所以威加两居,人心动摇,但终未成事)。

 

本来不想打扰,谁让聂老师是名医,去了,晚上车少,10点到了。聂老师认为是扁脁腺肿大,所以给小女推六腑、分手阴阳、摩背部肺腧和前胸檀中穴、推了七节骨。两大拇指均少商放血,出的均是黑血(因我星期四给小女放血后,见血色鲜红,且退热无效,以后便没有再施行,事后觉得可能放血的手法也有问题,因为星期四少商放血时,岳父矗立怒视加鄙视,冷气森森,实在不好下手,现在家里用中医方法确是不得人心)。此次处理的时间长,上次不到10分钟,这次用了将近半个小时,但退热效果不如上次明显。回家之后,小女体温便迅速回升到40度附近,虽较聂老师医治之前慢,但是较上次医治后快多了。而且孩子不时啼哭,岳父则在门外监视,无奈将门关上,但也低骂有时。唉,想想何苦如此,一个简单的病证,不过是内热外感而已,就弄得心力交瘁,神形俱疲。如果当时就交予岳父母,无非上最好医院,用最好的药,即便孩子受罪,也受了最好的罪,乐得家人欢喜,四邻认同。何至让家人觉得是拿亲生骨肉做实验,为证明自己观点不惜怠害亲女。如非心冷手狠,禽兽不如之徒,则必为愚生腐儒。更置花甲老人于火山之上,日日时时担心外孙女的安危,实为大逆不道,灭绝人伦。 想想中医课上大家兴致勃勃,不觉淡笑(革命信仰高于天,躬身践行能几人)。难、难、难,罢,罢,罢。撑到明天再说, 但如果明天还是不行,我估计我岳父母报警都可能了(演义了,但亲戚邻居是动员过了的),到那时,即便德行如聂老师,医术如聂老师,也就救不得我女儿了,输液是必然的了。

 

在胡思乱想间似睡非睡,这一夜小女病情居然完全按照我爱人早上给我描述的发展。唉,爱人果然是值得敬爱之人,名医救得一时,救不得一世,关键时候还是“夫妻同心,其力断金”(此时心渐渐定了,即便这次送去输液,此次经历也为下次病程的应对做了充分的准备,必保女儿下次不输液也是胜利,只是胜利向后推迟了一次。毕竟家庭和睦也是极其重要的,不能治愈了小女的小环境,却破坏了她生活的大环境)。继续坚持,次日一早,即星期六。

 

星期六晨,又带小女来到聂老师住所,此次聂老师将小儿推拿的基本手法和步骤,在我女儿身上演示了一遍,我和爱人深感要想取得疗效,还需勤学苦练,非一日之功和一时兴起所能为。将近一小时的按摩,累得聂老师身上汗起,心中顿觉夜间所想真是荒诞消极,愧对聂老师一番辛苦。从聂老师住所出来后,就回家坐等女儿发烧了,虽隐隐觉得不会再烧,但数天的经历历历在目,等到晚7点钟撑不住了,这时虽然岳父母不在身侧(被爱人劝到真命天女——大姨子那里去了),但是也觉得今天是最后一天,如果还烧,是必须依从岳父母的了。为防万一,跟我父亲通了个电话,父亲说:用板兰根煮水喝吧。遂用了30克(是药材,非成药)熬水给女儿喝,女儿哭叫拒喝。遂烦:烦人精,小孽畜,前世的债主,有压迫就有反抗,老子不还债了,还打。平生第一次打她,债主挺硬,不服。唉,欠债的心疼了,承认债权继续有效,检讨,认错,灌药,继续检讨,认错,哄睡觉。晚上10点了,战战兢兢摸摸脚,温的,好。11点了,战战兢兢摸摸脚,还是温的,哦,好,好怪。然后就到了星期日的早晨了,又一个星期,天哪,摸摸,正常,再摸摸,很正常。急问爱人,慢答:没。。。。烧。唉。。。,此次病程总算以爱人又一夜难眠而告一段落了。今天是国庆日啊,托祖国的福,托祖国医学的福,托祖国亲人聂老师的福。

 

总结如下

 

所失:

此次未按星期日所看中医的药方喝药,如按,病期虽并不能短(中医以七天为界),但发热程度必然减缓。此方确实很对小女症候。这一发现是在这一周内结合小女病情发展和手头资料吸收的结果。也为一周后小女再次发热,喝此药当日即退,并未反复所证实。现在思之,后续发热应是内热依存的缘故。

 

此次风寒感冒胶囊(虽然极少)和生姜给得极为不当,此药热性太大,起到泼油助火的作用,以后一定慎用药物。

 

因为小女长期爱吃糕点饼干,拒食蔬菜,因此体虚却内热很大,发病期间,为缓解其情绪,饮食基本以糕点(一种近于零食的糕点)为主,使内热始终得有援军。

 

按摩手法极差,实在不足以达到降服病症的地步,自己开始盲目施治确实有很大风险。

 

所得:

今后推拿完体温返高不要怕,也不要认为推拿没起作用,个人认为起了大作用了!实际上聂老师每次推拿完体温虽然返高,浑身滚烫,两颊及脖颈处最热,但额头确实不是很烫,发现这个现象,在后一次的晚间我们便不是很惊慌。

 

扁脁腺肿大容易导致高烧,但不必担心,只要肺部没有明显炎症,注意饮食清淡的话,高烧时靠按摩降温和少商放血(急症一般都为实证,所以放血是有明显效果的)。不用药且没有后续感染的话七天内也可自愈(注意适当保暖、室内通风、不去公共场所)。

 

发烧是自我机体的应激反应,所以不应服用退烧药物(育儿百科也是这样讲的),那样会降低人的机体反应能力,使其缺乏应有的锻炼,不利幼儿正常成长。在发热过程中应注意观察,保证额头温度不过高即可(40度以下,具体温度因人而异)。

 

断绝幼儿的零食,11月23日晚间,小女又开始发热,前几日有些咳嗽。但因有前次经验且近期已经限制了零食的摄入,而且小女有了前次的锻炼,因此这次料定她不会象上次高热。事实也确如此,此次发热还是手脚先凉,但是较前次程度轻的多,微微的凉。给她只按摩了后背(用凉开水,快速推),喝了点板蓝根(大家都上班,这次岳父母也没在,实在没精力,所以还是内服了中药,还是活学活用的好,纯而又纯的按摩确实难以做到)。次日上午正常,晚间微热,11月25日正常,只是还有些咳嗽,但不频,且可吐痰,痰色芯部微黄(之前是清痰)。

 

推七节骨对小女排便很有好处。清热凉血的板蓝根也可软化大便利于排便。但板蓝根为清热药,因此要少用。两个月内,也只服过六次(主要是因为偷懒,按摩坚持不了),且用量极少,虽说30克药材(非成药)熬水,但一次小女能喝1/3就不错了(小袋装的冲剂有1/4就该够了)。

 

采用中医按摩方法,总会带有放着专业医生不看,大医院不去,拿着亲生孩子做实验的嫌疑。所以应心态平和,循序渐进,功夫下在病前。同时,千万注意家庭成员间的和睦,理解各方家长的心情。

 

以上纯属个人杂感,供大家笑谈吧。

 

 

 


跟着百家合符学中医,

做自己及家人健康的主人!

 

学习人体经络、腧穴的知识,掌握艾灸、拔罐、刮痧、推拿等中医外治方法,学习小儿推拿,中医脉诊、辨证论治等知识,为您和家人的健康保驾护航!

【北京小儿班】7月4、5、11日两天半,费用1280

报名联系:黄老师13811771751 微信号:hdm13811771751

【上海脉诊班】7月11—14日,四天,费用1280

报名联系:刘老师18910178380 微信号:lll18910178380

【北京辨证论治班】7月25—29日,五天,费用1980

报名联系:李老师15811037694 微信号:bjhf_lzl

【广州】普及班:7月23—26日,四天,费用1680;小儿班:7月28、29日两天,费用1280

报名联系:黄老师13811771751 微信号:hdm13811771751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课程详情

 

 

百家合符

微信号:bajiahefu

 

长按图片 [识别图中的二维码] 快速关注

微信平台个人号:bjhf_lzl

 

 

绿色健康新生活: anhesiji


关键字: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百家合符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的心情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