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中医疗法 > 汤药方剂

袁长津:肝火头痛

“肝体阴而用阳”,肝体不足,肝用有余,风阳循经上扰清空,故头胀痛而眩;“气有余便是火”,肝气久郁化火,火性上炎,造成头部阴阳气血逆乱,则发生头痛筋掣,烦躁易怒。实际上,肝阳上亢和肝火上炎,临床上只是轻重的差别,并没有本质的不同,论治方药可以相通,故一并讨论之。

“肝体阴而用阳”,肝体不足,肝用有余,风阳循经上扰清空,故头胀痛而眩;“气有余便是火”,肝气久郁化火,火性上炎,造成头部阴阳气血逆乱,则发生头痛筋掣,烦躁易怒。实际上,肝阳上亢和肝火上炎,临床上只是轻重的差别,并没有本质的不同,论治方药可以相通,故一并讨论之。

辨治方药

临床表现:头痛而眩,或掣痛欲裂,以两侧或一侧为主,心烦易怒,面红目赤,口苦或干渴,血压往往偏高,舌红,苔黄,脉弦数。

治法:清肝泻火,息风潜阳。可选用龙胆泻肝汤加减治疗。

基本方药:柴胡、黄芩、栀子、龙胆草、天麻各10克,泽泻、钩藤、夏枯草各15克,生地、紫贝齿18克(打碎,先煎)。

方解:方中柴胡、黄芩、龙胆草、栀子、夏枯草清肝泻火为主,辅以天麻、钩藤,息风定眩止头痛,生地、泽泻滋阴利水,紫贝齿潜阳息风。

临床加减:头痛剧烈者,选加川芎、白僵蚕、苦丁茶、羌活、全蝎1~3味;大便秘结者,加大黄、草决明;失眠多梦者,加酸枣仁、珍珠母;嗳气、呃逆,甚或呕逆者,加代赭石、青皮;目赤胀痛明显者,加菊花、青葙子。

验案举隅

秦某,女,49岁,2012年9月25日诊。

患者主诉头痛、头晕反复发作2年,加重半月。

患者曾头痛2年之久,时轻时重,一般以两侧太阳穴胀痛为主,并有烦躁易怒,月经紊乱,血压偏高等症。刻诊:头两侧胀痛难受,剧时有胀痛欲裂、晕眩欲倒的感觉,伴有面红目赤,阵热汗出,烦躁不安,眠少多梦,口苦便干,舌红少津,苔黄而干,脉弦数;查血压:162/98㎜Hg。

辨证:肝火内盛,风阳上扰。

治法:清肝泻火,潜阳息风。

方药:柴胡、龙胆草、天麻、当归、川芎各10克,生栀子、黄芩、茯神、钩藤、青葙子、淫羊藿各15克,生地、夏枯草、酸枣仁各24克,紫贝齿、珍珠母各30克(均打碎,先煎);7剂,水煎日服1剂,分3次饭后1小时服。

服完7剂后,头胀痛消失,诸症均显著改善。续与原方稍事加减,再调治2周后,诸症痊愈,血压:140/86mmHg(未服用西药降压药)。

按:本例头痛患者辨证显属肝火头痛。故以治疗肝火头痛的基本方加减治疗。因头两侧胀痛剧烈,且目赤头晕,血压较高,故加川芎、当归,以增活血祛风止痛之效,加青葙子以增清利头目降血压之功;因肝火太旺,阴虚已显,故方中加重了栀子、夏枯草、生地的用量;患者失眠多梦,加酸枣仁、珍珠母、茯神,以安神宁心;患者正值更年期,并有明显的更年期症状,故在大队清热滋阴的方药中,加入适量的淫羊藿、当归,可以起到平衡阴阳,调节内分泌及改善临床症状的作用。

关键字:肝火,头痛,医案,辨证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百家合符

网友评论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的心情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