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谈中医与武术的关系

作者:中国中医  发布时间:2013-07-27  文章来源:中国中医

祖国医学,博大精深;中华武术,源远流长。二者融会贯通,互补互促,交相辉映,联系密切。中医与武术在理论和实践上有很多交融的地方。比如,武术家在修炼武功的过程中,他运输精气神的路径,实质上就是中医的经络体系,大周天就是十二正经的循行,小周天就是任督二脉的循行,而作为武术“三宝”的精气神,根本上就是中医名词。下面小编详细地阐述一下中医与武术之间的联系。

一、大医学家往往也是大武术家

大医学家往往也是大武术家,医武兼修之人,最早可上溯到东汉名医华佗。众所周知,华佗发明了中华武术的鼻祖“五禽戏”。唐代孙思邈,民间盛传其亦精通武术,曾运功以一指点穴法治愈大将尉迟敬德的肩痹风。到了南宋末年,更有全真教全真七子,其中又以丹阳子马钰与长春子丘处机最为突出,针灸学上著名的“马丹阳天星十二穴主治杂病歌”即为丹阳子马钰所撰;长春子丘处机后来还担任成吉思汗的医疗健康顾问。武侠文学大师金庸先生还根据这段史料写出经典名著《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在这两部小说中,他们的武功与医术更是相得益彰,出神入化。到了清朝时期,更是涌现出了一大批既是大医学家又是大武术家的人物。随园老人袁枚的《小仓山房诗文集》与《随园诗话》中,就记载了两位这样的人物:徐灵胎与薛生白,但对他们的武术事迹记载得比较简略,仅仅是叙述到“以至舞刀夺槊,勾卒赢越之法,靡不宣究”。倒是有一本叫做《虞初广志》的书,对薛生白的武术事迹记载得倒颇为详尽。而这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明末清初的大医学家兼大武术家傅山先生。据史料记载,先生精技技,擅剑术,尤长于醉拳,著有《傅氏拳谱》。梁羽生对傅山先生更是推崇备至,在他的《七剑下天山》、《江湖三女侠》等小说中,都将傅山浓墨重彩,极尽渲染,民间还流传有“傅青主飞笔点太原”的典故。

二、中医伤科、针灸与武术关系最大

在整个中医学的范畴中,中医伤科、中医针灸与武术关系最大,联系也最为紧密。为了说明这个命题,笔者举黄飞鸿与黄石屏二位大师为例。

大家认识黄飞鸿,是从香港电影《黄飞鸿》系列开始,事实上,黄飞鸿确有其人。黄飞鸿从小就随其父采药行医,习武练功,成年后接管其父“宝芝林”药铺。因为大多数武术家所练拳法都为外家拳,刚猛强劲,极易受伤,故而,武术家在练武交手的实战中,也总结出了一整套中医骨伤科学的治疗与诊疗方法,二者互为因果,互为促进。一方面,武术活动中的受伤,为中医骨伤科学的发展创新制造了大量的临床契机,比如金创药、续命丹、接骨膏等等一系列伤科药品的发明;另一方面,中医药的一些保健治疗方法,也为武术家日常的锻炼和受伤后肌体的恢复提供了保障,比如练功后的药浴与针灸,就可以舒经活血,解除疲劳,消除炎症,从而增加功力等等。黄飞鸿的医术武功,尽出于福建九莲山南少林寺,而少林伤科,更是天下闻名;现今在浙江绍兴地区广为盛行的“三六九”伤科,原系“下方寺西里房伤科”,也是身出寺僧,源于少林,医术武功并蓄,针灸推拿并用,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武术与中医伤科的关系最大。

三、武术大师黄石屏金针度人

说到武术与针灸,就不能不说到一代宗师黄石屏先生。大家也许还记得,20世纪80年代曾经有一部轰动全球的介绍中国针灸的电影《魔针》,里面的主人公就是黄石屏。既然号称“魔针”,那他究竟“魔”在何处呢?电影里,“窃国大盗”袁世凯苦患头风,诸医束手,得清状元、实业家张謇引荐,金针黄石屏往诊,至则先索银元两万方为诊治,袁虽怒却无策,只得应承。只见一针甫下,头痛立止。袁大喜过望,题以“一指回春”匾额相赠,又奉银元四万谢为诊金,而石屏将此钱悉数赠与张謇用于创办实业,振兴民族,亦足显名医风范仁爱也!此案在黄石屏弟子合肥方慎庵所著《金针秘传》中有所记载。而张謇之体,亦为病疾苦扰多年(一说阳痿,一说风瘫,一说腿痹,虽莫衷一是,但神奇皆然),也是得黄石屏金针度治,方为痊愈。此外,黄石屏还用金针治愈了德国妇女黛利丝腰间碗大的赘疣,更有甚者,还说其治愈过慈禧太后的腰病。黄公之平生事迹,民间流传甚广,文献记载亦丰,恐绝非妄语虚言也。那黄公针术,缘何如此神奇?秘密就在于,黄公之身,除针灸学家以外,同时还是一个大武术家、大气功师,将武术、气功结合运用于针灸之中,自然就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黄公名灿,江西樟树市人。其祖父、父亲皆为武林高手,石屏从小即随祖父习武,关于习练的方法,石屏的侄孙黄岁松在其所撰《黄氏家传针灸》一书手稿中有着详尽的记载:“先于烈日或月亮之下,脱去衣服,倒提两脚乱抖,轰松全身骨节,然后摸擦周身皮肉,并用药水洗澡,以健肤体。稍长,教以内外少林气功,继而授以十八般武器,直至擎千斤于一指,捻砖石而成泥。”又令其练习投掷鸡毛,十岁时便可投掷一丈开外;又练指功,以手击墙,墙砖成洞。黄公之父黄良楷,中道光武举,与御医聂厚生交善,而聂尤专针灸,遂由聂授予石屏针灸之术。

而黄石屏的针灸医术能够突飞猛进,更上层楼,得以质的提升飞跃,并最终能够做到针灸与武术气功的结合运用,成就为一代针灸武术大家,全在于他遇上了一位绝世异人——高僧圆觉。此事在已故著名针灸学家叶心清的生平传略和平江不肖生的小说传奇中都有叙述与记载。平江不肖生与黄石屏是同乡,又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叶心清的老师是魏庭南(承淡安氏谓魏廷兰,当为一人),而魏庭南的老师就是黄石屏,据此二言,足可实证此点毋庸置疑了。而平江不肖生则对金针修炼的法门记述得比较详细:“黄石屏受艺于山东蓬莱县千佛寺的圆觉大师,先习内家功夫,以增强体力;三年后,圆觉才用银朱在墙壁上画出无数红圈,教黄石屏拿竹签向红圈正中戳去,每日戳若干次——到每戳必中之后,便将红圈渐渐缩小,又如前一般地戳了若干日;再将红圈改为芝麻般小点,竹签改为钢针。仍能每戳必中。最后方拿出一张铜人图来,每一穴道上有一个绣花针孔大小的红点……待黄石屏能用钢针随手即戳中红点之后,便改用质地极软的金针,依法勤习不辍。经过如此这般的训练,黄石屏的目力大进,认穴奇准;运气于腕、指,可将金针刺进一寸多深的粉墙而针却不曲不断。至此,针法初成,方开始学习用针治病之术。”

除此之外,承淡安先生的一段话亦可作为佐证:“神针黄石屏衣钵弟子魏廷兰与我神交多年。他的弟子叶心清在重庆,曾一针治愈某人的胃病,名噪一时。1938年,我在成都,以患背脊痛请叶君来针,欣闻其师即为魏廷兰君。承叶君告以魏君每天练拳术与气功,及以针钻捻泥壁,历久不断,修练相当艰苦,成效也很巨大。”

据黄岁松《黄氏家传针灸》一书介绍,石屏针法的特点之一,就是必须精通少林拳术和内外气功,才能将全身精、气、神三宝运于二指之上,施于患者患处,而有不可思议之妙。他在回忆黄石屏治病时的情景说:“必先临证切脉,沉吟良久,立眉目,生杀气,将左右两手握拳运力,只闻手指骨喇喇作晌。然后操针在手,擦磨数次,将针缠于手指上,复将伸直者数次,衔于口内,手如握虎,势如擒龙,聚精会神,先以左手大指在患者身上按穴,右手持针在按定穴位处于点数处,将针慢慢以阴劲送入肌肉内,病者有觉痛苦,直达病所,而疾霍然。”可见,黄石屏正是做到了针灸与武术气功的结合运用,才针神效奇,名震四海,成为中国针灸学的一代大家与一代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