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培训中心 > 成长案例

针灸治疗老爸的脑梗塞

从第一天放血,到后面连续扎针四天,让老爸由一个神智不清的昏迷病人,完全康复了。医生护士们都惊讶老爸好得如此神速,原本以为我们会在医院度过这个春节。

我是中医外治班第五期,针刺班第二期的学员。元月20号中午,妈妈给我打电话说爸爸昨晚还是好好的,今天突然就昏迷不醒了,人已送去医院。我爸爸六十多岁,身体一直很好,除了有个嗜酒的习惯,没有什么病。我立刻拿起一根采血针——这是我参加针刺班培训后的经验,就直奔医院了。

病房里,我看到爸爸张着嘴打呼噜,像是睡熟的样子,可是怎么喊就是不醒。医生告诉我已做了许多检查,但是病因还不能确定,反复询问我们他醒前的生活状况,最后初步确定说可能是酒精中毒。因为我爸爸每顿都要喝几两酒,除此并无异样,并通知我们说“病情很重,要有心理准备”。我一下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我一时不知怎么办好,虽然老师讲过放血治疗血压高、中风、脑溢血之类的病症,但我爸爸没有高血压心脏病,我一时无法确定是否管用。看着昏睡不醒的爸爸,想到医生的话,我急忙拔通了聂老师的电话。聂老师询问我爸爸当时的情况,当得知掐他还能有反应时,聂老师安慰我说不要紧,一定能救醒。当即教我在耳尖,十宣放血,在神阙、关元艾灸。我当时没有艾条,拿起我带着的采血针就给爸爸耳尖和十指放血。医生问我干什么,我说可以试试放血疗法。他们几个会诊医生竟然哈哈笑起来,说“我们从来没听说过”,并劝我治疗是医生的事,叫我不管。我急了,气愤的说:“你们不也是试的么?我也要试试。”我拼命在那儿挤血,可是手指上竟挤不出多少血来。我于是又用针扎,再挤,再按揉合谷、内关和涌泉,一直到送上救护车转往高一级的医院。爸爸没有醒来。

可是就在那天半夜,妹妹告诉我说爸爸突然就在那所医院里醒来了。等我第二天赶往医院,看到身上插着许多管子的爸爸时,他已经能认出我来了。妹妹说医院准备将爸爸转往重症监护室,看到他醒了才作罢。我去拿了他做的脑核磁共振和CT检查的结果。半路上我再次给聂老师打电话告诉她情况,结果显示他脑干多发性梗塞。聂老师教我扎百会、合谷、内关、神庭、足三里,在涌泉刺激下就可以了。我立刻充满了信心,跑到医院旁边的药店买了一盒针。医生拿到这个结果却表示出质疑,说来时那么危重的症状跟结果不相符,说这点梗塞不足以导致他昏迷,要他再做一次加强脑核振。我说他本来就是早上醒来后才去做的检查,表示他的症状已经好转了,检查结果应该没有错。可是医生不信,还是要求再做。我们只好又去做了加强脑核振。

这所医院不像我们当地的小医院,这里管理严格,不能容许我干扰他们的治疗,我只得等到半夜护士查房走了,才悄悄给他在聂老师说的那些穴位上扎上针,留针半小时。第三天,爸爸不仅说话清楚了,还能自己端碗拿筷子喝稀饭,打破了护士交待我们“脑梗病人一周内不能抬头超过30度”的护理要求。可是第二天医生找到我说他们会诊考虑我老爸有脑炎,因为加强核振的结果依然跟他进院时的症状不符,要求给他再做腰椎穿刺检查。我听到两次脑核振的结果都没事,心里有数了,坚决拒绝做腰穿。第四天下午,我趁护士不在,要爸爸站起来走两步试试。因为身上的许多管子,他不能走远,只在床边挪了几步,但我知道,爸爸已经没问题了。第五天一早我要求医生拔掉他身上全部的管子,经医生检查同意了,但还是要求我们做腰穿,他们依然怀疑是脑炎引起的昏迷,拿出科学精神一定要弄个清楚。为了尽快让医生确诊之后我们好早点出院,我于是同意了。下午我带爸爸出去转了一圈,爸爸感觉精神很好,他说自己完全好了,没有什么不舒服。于是第六天早上,我问清楚腰穿的结果没有问题之后,就提出想要出院的要求。医生笑着说还没过观察期呢,但是屡次检查结果显示都还好,于是同意我们出院了。

从第一天放血,到后面连续扎针四天,让老爸由一个神智不清的昏迷病人,完全康复了。医生护士们都惊讶老爸好得如此神速,原本以为我们会在医院度过这个春节。

我为我们伟大而神奇的祖国医学感到深深的自豪!我从内心深深的感谢我的那位无私奉献,把“为人民服务”当作自己理想的针炙老师——聂老师!

关键字:学员实践,针灸,脑梗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百家合符

网友评论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的心情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