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培训中心 > 学员风采

以病识医 爱上中医 感恩--35期普及班学员GLP

我与中医班之间似乎有着注定的缘,曾经擦肩而过,却又再次相逢。不过是以一种我从没有料到的方式相逢。一旦相逢,便爱上中医。

【青青老师的话】上课的时候,G姐姐是我这组的学员,她腰椎间盘突出比较重,上课时坐不了多久,总得站起来缓解腰部的压力。对于她来说,学习比较辛苦,她说在这个学习过程中,与很多朋友交流也增强了自己的信心,能够坚持下来,本身就是一种胜利。她还说过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几年前她的同学就推荐她来参加中医普及班的学习,但她一直抽不出时间,到了今年,终于抽出了时间来“生病了”。所以既有遗憾也有幸运。其实有什么不如有一个好身体,身体是基础,很多话朴实,但却是真理,比如: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而作为我们的工作,也因此有了朴实但厚重的意义---普及中医,让更多的人认识自己的身体,建立正确的健康理念,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正文分割线---------------------------------------------

     我与中医班之间似乎有着注定的缘,曾经擦肩而过,却又再次相逢。不过是以一种我从没有料到的方式相逢。一旦相逢,便爱上中医。

一、擦肩而过    

     早在5年前,第一期的中医班学员就曾推荐我上中医班。当时的我,困于工作与家庭的忙碌之间,因为刚刚接触新的工作而压力重重,孩子时常生病,有时一个月要上三次医院,自己的健康状况也不佳,即使周末也不能保证能有时间。因此婉言谢绝了同学的推荐。现在我才知道,我谢绝的是多么好的机缘,当时的我是多么需要上中医班,而我,居然谢绝了!其实后来想想,更深层的原因还是对中医缺乏了解和信任。今年突如其来的一场病,让我重新体验了中医与西医的不同,并迫不及待地要走进中医班。

二、不测风云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今年一月的一天早晨,我忽然发现自己起不了床,开始是坐不下去,后来就连路也走不了了。到医院拍片检查,诊断为腰椎间盘突出,伴一侧下肢神经受损,脊柱骨性关节炎,腰椎侧弯。当天住院,说是要做微创手术,在医院一周,打针,做各种检查。一周后情况缓解很多,能够缓慢走路,因此我拒绝了手术,办理了出院。当时我天真地以为,歇一个月就能好,没想到一个月去复查,换了个医生,没有做任何检查,看了片子之后说,微创手术也不会好,这种情况要做开放手术,并说了开放手术的方案,如果不做手术只能忍着,将来还可能瘫痪。我本来状况比出院时好了很多,仅仅换了一个医生,就给出一个完全不同的说法。记得办理出院手续时的那个医生说,我还比较年轻,如果注意得好,并加强锻炼,以后可能不会再犯。歇了一个月,反倒更严重了吗?这种巨大的反差,我一时无法接受。而老公则被吓坏了,催促我手术。

    我从网上找了一堆资料,购买了有关的图书,越看我越觉得,我们身体的结构是多么精妙,尤其是脊柱,这样精妙的结构一旦被破坏,想恢复几乎是不可能,任何人工的东西跟它相比都要逊色得多。因此,我很迟疑要不要手术。既害怕错过了最佳手术期而影响后期手术的效果,又害怕手术带来的种种负面结果。于是更加大量地查资料,在好大夫网上看各种相关病例,既有手术多年又重犯病的,也有说手术之后效果不错的,我感到更加纠结。这样犹豫不定的日子简直是一种折磨,我的身体越来越差,睡觉也不好。

    后来,辗转托朋友找到一个网评较好的医生,他让我至少保守治疗半年再考虑手术。这简直如同死刑转为死缓。我抓紧打听各种中医疗法。听说针灸不错,我就去中医院做针灸,却有些失望,大夫一上午要看几十号人,看片子,问病情都由助手来做,一个病人看病扎针只有几分钟。也许是等待时间过长,腰太累,也许是没有对症,扎完针之后,我感到腰部更加沉重。于是只扎了两次就放弃了。和当初推荐我上中医班的同学诉说了我的经历,她立刻联系了聂老师。由此,中医的神奇世界在我面前打开了一扇窗。

三、神奇中医

    据同学讲,聂老师很忙,我联系的时候她正在上海讲课。聂老师一回来就告诉我到她家里去治。聂老师家的简朴出乎我的意料,更出乎意料的是接下来的一切。聂老师给我号了脉,问我是不是睡不好觉,时常感到疲惫,手脚发凉,而且这样的情况已有很久了。我很惊讶,我是来看腰的,她怎么问这个呢?而且这样的状况确实有一年多了,她怎么会知道呢?后来她才解释说,肾主骨,我的身体严重透支,肾阳虚,要治腰,先调理身体。她又说,病要自己治,我更加惊讶:我来找您治病,您怎么让我自己治呢?她给我介绍了艾灸的方法,并耐心教给我讲怎么用。

    接下来,聂老师用滚法(以前在治疗腰椎间盘的书上看过)按摩我的肩颈部,接着给我艾灸大椎、印堂和太阳,边灸边告诉我穴位的名称和作用。我既意外,又感激。没想到聂老师治病还教病人。没等这几个穴位灸完,我很多天以来昏昏沉沉的脑袋一下清醒了,这也太神奇了吧!后来就是按摩背部,结果是手碰到哪里哪里疼,整个脊柱都很僵,聂老师说,这样再发展下去会得强直性脊柱炎,幸亏治得及时。怪不得我躺着抬头都很难受呢。扎针比我原来在医院时的疼痛要轻一些,与医院不同的是,扎完针聂老师还在我腰部放了艾灸盒,足三里的针上还加了艾条,告诉我这样比吃老母鸡还补。第一次治疗结束以后,我就感觉精神好了很多,腰部轻松了一些。当时我就认定,找对了医生,我所需要的正是这种综合性的治疗。三次治疗以后,我走了一站路,以后我又走进了家附近的超市,近三个月以来第一次尝到了重获自由的感觉,即使只在超市里呆了一小会儿。

四、医者仁心

    在治疗的过程中,我不仅感受到了聂老师医术的精湛,更深深被聂老师的医德所感动。第一次治疗结束付诊费的时候,聂老师就说,如果没有收入,就不用付诊费了,我连忙解释有收入。后来才知道,聂老师给一些农民工或低收入的人治病都不收诊费。不仅如此,她还免费为四川地震灾区和藏区的人看病,为他们捐款、捐物,说到他们的处境,有时禁不住落泪。有一次去看病,聂老师刚刚送走一位外地患者,自己连早饭都没顾上吃。聂老师说,外地患者来看病不容易。在治病的时候,聂老师的电话不时响起。这些电话多半是患者求助或咨询的,聂老师抽空就回电话帮助他们。聂老师说,这不算什么,有时候半夜三更打电话,往往情况紧急,要赶快去。我半开玩笑地说,聂老师,您简直就是传说中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对待病人,聂老师那种女性特有的细心和关切,让人感觉非常温暖。我非常怕冷,尽管已是春夏之交,我穿着薄毛衣,还是冷,聂老师几乎调动了所有的小被子、毛巾等东西盖在我的身上,尤其是脚部,小毯子掖了又掖。后来又教我拿旧袜子剪了小洞,特意用作针灸。因为腰部不便,一开始我穿脱衣服都困难,聂老师有时也要帮我。我在家里艾灸,遇到家人的不理解,心情烦闷,聂老师耐心的开导我。到了后来,我感觉聂老师像自己的妈妈一样,边治病边和她交流,心情好了很多。有一次,我问聂老师,中医有有没有简明易记的歌谣,她说有啊,随口就背了起来,我被其中一句学医先做人所打动,聂老师无疑是这句话的身体力行者。对于家远的病人,聂老师就教给他们艾灸的方法,有一次我看到聂老师教病人用葫芦灸,直到看病人完全掌握,才放心让他们离去。聂老师就是这样处处为患者着想,才会有这样精湛的医术吧。

    近三个月的针灸调理,让我的身体好转起来。一次我冒险参加同学聚会,遇到那个一期的同学,她说: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生病的样子,精神状态比生病前还要好,该不会是受聂老师影响吧。这么长的时间,与聂老师这样充满正能量的人在一起,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聂老师常常告诉我,病不可怕,要有信心。聂老师的大胆在感染着我。有一次我看到她给病人刺血拔罐,罐里有好多血,我觉得很害怕,她非常镇定,并说,淤血出来病才好得快。我也用了这一办法,感觉腰疼好了很多。还有一次,我看到网上火疗的图片,和聂老师说起来,感觉挺危险。聂老师说,你也可以用这种方法,这种方法去湿去寒非常好。过了不久,北京连绵阴雨,我觉得浑身难受,似乎病情也有反复,聂老师说是湿气太重,给我用火疗。我又紧张,又期待,后来发现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做完了还很舒服。聂老师不仅是用语言,用技术,也用自己的行动来增强病人的信心。

五、家庭救星

    就在我治病期间,儿子又开始咳嗽了。以往遇到这种情况总是要到医院,指尖采血化验,听诊,吃消炎药,甚至挂吊瓶。因为老公陪我看过几次病,大致知道聂老师的治病方法,所以当老公提出带孩子去看病的时候,我提出去聂老师那里看看。当时有点晚了,应该是吃饭时间了。虽然打扰聂老师于心不忍,但是后来想到孩子可能要遭的罪,还是硬着头皮打电话给聂老师。聂老师让我们一会儿就过去。聂老师看了孩子的舌苔,就在他后背上刮痧(现在知道是肺俞附近),又在他胳膊到拇指指尖间按摩,再在少商穴上针刺,挤出一些暗红的血。在背部和前胸都做了艾灸。又给了我两个贴,让我晚上用蒜片贴他的涌泉。还给我一些鱼腥草让给他煮水喝。聂老师忙完这些都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当晚,孩子咳嗽得有些厉害,但是吐出了很多痰,我知道这是在排痰。第二天,我又按照聂老师的方法给孩子做了艾灸,等到孩子放学回来的时候,咳嗽明显减轻了,又过了两天,居然好了。我非常兴奋,因为这几乎是儿子第一次没有用抗生素就治好了咳嗽,而且是这么厉害的咳嗽,大大增强了我们中医治病的信心。过了些天,儿子又拉肚子,主动要求我给他艾灸,我去治病的时候,聂老师又给他灸了大椎,吃了老母鸡,儿子的拉肚子也好了。

    就在我的病还没有好利索的时候,老公又出状况了,手脚发抖,血小板非常低,身上起了一些红点,人很疲乏,一睡一上午或一下午,有时连正常的班都上不完。做了各种检查,脑CT,脊椎CT,骨髓穿刺,血液检查等等做了很多,查不出原因,吃了开的药还是不见效果。而且他的口渴更加严重,睡前喝很多水,肚子里都能听见水声,还是口渴。到了体检的时候,体检中心打电话说他的血小板指标太低,要给他单位报大病了。老公的情绪极为低落。这把我们给吓傻了。真是祸不单行啊。老公可是家里的顶梁柱,出了问题可怎么办呢?

    我想起来聂老师曾经看过白血病病人,血小板减少应该也能看,就劝老公去聂老师那里试试,聂老师给老公拔了罐,做了针灸,开了一点中药。吃药之后,老公的口渴症状缓解了很多,也没有那么疲乏了,回家不是躺床上,而是看电视,正常时间睡眠。老公的脾气也好多了,不再发无名火了。一周之后,老公迫不及待地去医院检查,发现血小板有上升,血糖有下降,短短一周就有效果,真是太好了。我在家辅助给老公做一些艾灸,公公婆婆对艾灸也不再那么反感了。根据聂老师的建议,我们在饮食上也做了调整。

    虽然我和老公的病都还要继续治,但在聂老师的帮助下,我们不再那么恐慌了,聂老师真是我们家庭的救星啊。

六、再次相逢

    聂老师为了我不中断治疗,在中医班开班期间抽空让我去治疗。去了才知道,中医班离我家也就一站路,我却一直不知道身边有这么好的医疗资源。课间休息的时候,学员们都非常兴奋地讨论着。我旁边治疗的是一个学员的妈妈,她得了严重的风湿病,不能走路,在我去治疗的时候,她已经可以下地了。我更加感受到中医的魅力。我想等下次在北京开班的时候我也要来学。

    6月份,第35期中医班开班了,我终于踏进了中医班的课堂。开班前担心自己不能坚持上课,聂老师安慰我说,这次跟不上或学不会的话下期免费再学。上课前,我再次感受到了聂老师的细心和爱心,她特意为我换了一把有扶手的椅子,又告诉我坐不住的时候贴墙站一会儿。第一天结束的时候,我感到非常疲惫,腰酸疼酸疼的,下课以后,聂老师又给我做了针灸,感觉好了一些。傍晚回到家就躺在床上,连饭都不愿吃,真是太累了。自从得病以来,我还从来没有连续站或坐这么长的时间。第二天早上,感觉还没有歇过来,真有点不想去了,我一边泡脚,一边用随身灸在腰上灸,做完这些,感觉没那么疲惫了。于是我决定坚持。走进课堂,大家正在做312经络操,我也跟着做了起来,做完后居然感觉精力更充沛了。课间的时候,我在治疗室歇了歇,感觉这一天不像前一天那么漫长了。

    其实,对于一个健康的人来说,不会感到漫长,只会感到充实。中医班的课安排得非常紧凑,一天里满满的都是干货,要不是中间有五天工作日的休息,真是消化不了。这些满满的干货都是满满的诚意呀!

    虽然说久病成医,走进中医班以前,我也翻看了一些保健书,在聂老师给我治疗的过程中,也教给我一些穴位等知识,但是上了中医班才知道,久病只能增强学医的愿望,要成医还得靠学。我以前了解的那些都不系统,有些还似是而非。中医理论、腧穴、拔罐、刮痧、艾灸、推拿,这些曾经在我身上应用过的东西,学起来才知道并不那么容易。每次看到聂老师像变魔术似的拔罐,感觉好轻松,但自己操作起来就很紧张,尤其是面对做模特的学员,生怕有什么差池,不由就慌乱起来。以前所认的穴位也有一些不准确的地方。好在有助教耐心的指导,连我这么笨手笨脚的人居然都给教会了。

    上了中医班,我看到了讲台上聂老师的风采,也感受到了聂老师的辛苦。上课时,聂老师充满激情,满怀对中医的热爱,对大众的热爱,结合生动的案例和丰富的从医经验来讲解,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课间,她还要忙着回答同学的提问,并给同学或同学的家人治病。五点多钟下课,她往往七点多才回家。她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感召,课间治疗的效果就是中医力量的有力证明,好几个同学都表示要学好中医,做一个像聂老师这样心怀大爱的医者,服务身边的人。

七、病自己治

人是一个生命体,这是最简单不过的命题。既然是生命体,就是一个整体,就有自身的运行规律,就要与自然和谐共生。但是这样简单的道理却常常被忽略。不但我们自己常常忽略了生命的呼唤,使生命丧失活力,而且当我们的生命出问题的时候,西医也将我们当成身体或身体的某个器官,置放于流水线的某处。这样将自己的身体任人处置,真是很危险。

中医班让我明白了为什么病要自己治。通过中医理论的学习,才知道人本身具有强大的自我调整能力,人要与自然的节律相协调,而生病,是因为不会辨别身体的信号,没有听从身体的召唤,违背了自然的规律。病来如山倒,看似突然,实际上却是长久的积累,自以为战胜身体、笑傲自然的时候,疾病却在不远的前方等着。为了自认为重要的事情忙碌、焦虑,却没有取得身体这个最关键的合作伙伴的认可,当他给你颜色看的时候,往往难以承受。说到底,病是自己造的,当然要自己治。

    病要自己治,首先是要自己调整心态。情志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身体的状况,只有自己从内部转变,调整好心态,自己或医生的治疗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其次是要捕捉身体的信号,哪里不舒服,是怎样的一种不舒服,只有自己最清楚,语言的表达毕竟有局限,况且不同的听者可能有不同的理解。再次是要改变生活方式,病大多源于违背身体和自然规律的生活方式,自己的生活方式不改变,医生的治疗效果也会打折扣。这些事情都是要自己做才最好。

    中医班的学习,让我明白了病可以自己治。原来对自己治病的不理解,主要是觉得治病是非常专业的技术活,非普通人可以胜任。中医班让我明白,上天给了每个人一个天然大药库,身体有自身的信号,要认识这个大药库,用好这个大药库,明白身体的语言,再掌握一些简单的治病方法,我们可以治未病,也可以治一些已病。

    中医班还教给我怎么自己治病。艾灸、刮痧、拔罐、推拿,这些常见的方法原来有着神奇的效果,在这次中医班上,我亲眼看到了刮痧让一个烧得有些迷糊的孩子几分钟内退烧,比医院的退烧针还要快。中医班提供的那些图书,也提供了更多的治病办法,我拿着《求医不如求己》边看边推腹,居然当天下午就排出宿便,腹胀减轻,使舌苔的颜色也得到改善。这些简便实用的方法无疑提供了自己治病的工具。

八、弘扬中医

    上中医班最大的收获,还是观念的改变。和很多人一样,我以前生病了总是先看西医,西医治不好的时候才想到中医,尽管中医曾有效地治好了我和儿子的病,但是再次生病的时候还是会想到先找西医。而这次生病,让我体验了西医和中医在治疗方法、治疗思想、治疗效果上的不同。由病识医,由感受中医高尚医德和神奇疗效而决定学中医,终于对中医深深折服。

    细想一下,不相信中医,其实还是国人在文化上不自信的表现。中国这么悠久的历史,经历了多少战乱、瘟疫,如果没有中医,怎么会繁衍如此众多的人口?中医治病难道就真的没有西医高明吗?看了潘德孚老师的书,才明白,西医并不成熟,而且被市场所绑架,西医看的是人的病,而中医看的是生病的人,换句话说,中医是将人当作一个完整的生命体来看的。说到尊重人,尊重生命,中医是走在前面的。这难道不比西医高明吗?我们为什么会那么推崇西医呢?

    造成大家对中医不信任的另一个原因是存在许多杂音。庸医如ZWB者害人不浅,鱼龙混杂,使普通人对中医即使不排斥,也是半信半疑。鲁迅对中医的批判只是对庸医的批判,却被当作对整个中医的批判。同样,被庸医所误的人对中医的印象也只是对这些庸医的印象。社会需要宣传医德好、医术高明的中医,需要弘扬真正的中医文化,将中医知识普及到大众当中。百家合符中医班正是在做这样的事,功莫大焉!

    如果说我们对自带的药库不了解,是捧着金饭碗要饭吃,那么不了解中医就是身在宝山而不自知,因为我们没有寻宝图,没有鉴宝的工具,连手里的金饭碗也不认识。中医班给了我们寻宝图,给了我们鉴宝的工具,让我们认识自带的宝,认识宝山的宝,维护我们最宝贵的健康。

    在这次生病的过程中,我深深地体会到,一个人的健康状况,不仅仅是个人舒适与否,也直接关系着他的精神面貌,更是关系着家庭的幸福和单位的工作安排。推而广之,国民的健康状况,关系着社会的安定和国家的繁荣。我有时禁不住想,如果一百多年前,遍布中国大地的不是大烟,而是艾烟,国民的精神状况会如何?还会被冠以东亚病夫的辱称吗?国人还会处处表现出弱者的姿态吗?历史是否会是另一番景象?如果我们都能掌握一些中医保健知识,还会有那么多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人吗?还会有那些因为疾病绝望而做出极端事情的人吗?

    中医教人保持身心的和谐,保持人与自然的和谐,保持健康的体魄,中医教人尊重优秀的传统文化,增加文化自信。从这个角度讲,学习班将弘扬中医,振兴中华的口号化为了实实在在的行动,而学习中医本身也是这一行动的一部分。中医班虽然只有短短的五天,但是它带给大多数学员的收获应该会超过任何别的五天。因为这是关于生命的学习。这样的学习,我真是不应该这么晚才开始。万幸的是,我已经开始了,还有更多的人却没有开始。真心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走进中医班,更希望中医能够进入学校课堂,成为修身养性的必修课,早日惠及更多的人!

关键字: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百家合符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的心情

友荐云推荐